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六十五章 纸上谈兵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六十五章 纸上谈兵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别站着了,坐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棋道的造诣不错,来陪我下一局吧。这盘棋子,摆了这么多年,也该是时候把它给下完了。”

    空空荡荡,凄凄凉凉。

    冷冷清清,惨惨戚戚。

    卧虎低吟,少年遵迎。徐徐执子,却没落棋。

    烛光映着檀香缭绕,带着两道静坐的人影,在地上急躁地晃动着。

    夏寻,很平静,隐隐还藏着几缕敬佩。敬佩,是看到眼前这盘棋局后,才油然而生的。

    原本,夏寻就知道这位王爷并非像表面般简单。只是,看到棋局后才知道自己仍然太低估了。

    棋局,很大。

    光棋盘便长宽三四丈,远远分隔着两人。

    棋盘为红木雕刻,金石镶嵌,四边边缘处,上刻“东南西北”字样。而棋盘内刻画的并非棋线,而是极其精细地雕刻着一幅大唐战略图!

    地图之上,山河分明,城镇凸显,处处标有细字。晶莹玉石雕成无数颗指大小不一的棋子,分显黑白红三色,布落盘中。

    棋盘中白子最多,密密麻麻散落在地图各处,连成一片。其次是红子,也是散落地图各处,只比之白子就稀疏多了。

    最少的是黑子,只有白子十之一二。几乎全部布落在地图南域,主要集聚在江流,山林,湖泊间。还有数白子隐约藏在地图各处,一眼看去,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棋局,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这是以大唐八千万里山河为盘,怎能小?

    夏寻犹豫许久,最终放下了棋子,继续沉思。

    棋局,太大了。

    世人皆说,岳阳王庸碌无为,弃南域万万子民于水火而不顾。皆说他胆小怕事,懦弱不堪,助长南域千万山匪水贼鱼肉百姓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世人没来过这个宫殿,也没见过这盘棋局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位被世人说得不堪的岳阳王爷,居然是只卧在荒丘的猛虎,正在潜伏爪牙忍受…

    “这盘棋局,我布了二十年。你觉得,现在可有下法?”

    余音回荡在空旷的宫殿里。

    岳阳王端坐在夏寻四丈外,语声不大,却充满威严势,似要听者臣服般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响,打断了夏寻的思路,略带不喜,淡淡说道:“棋盘还是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夏寻的回答应该出乎岳阳王的意料,让他掀起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黑子落在南域的杀局太小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是这面布局的棋盘太小了。”夏寻淡淡到。

    岳阳王仍不解,眼中神光狐疑地审视着夏寻。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”

    夏寻没有即可回答,轻应一声。又一次陷入沉思中,好一会。

    无人打搅。

    檀香缭绕,烧去一小节。

    香灰送燃炭上落下,散开。

    这时,夏寻才低身拿起地上的细木长鞭,指着南边黑子,虚画一圈,平静道:

    “黑子势弱,而且潜伏在南域的杀子也并非精锐。虽说,已在深藏山林江湖练兵二十载,但真正的人血见得太少。”

    长鞭由南往北扫过。

    “如若,突袭北上,最多就只能一路破城至骊山,天策军力完全可以挡住起脚步,拖延半月。届时,西北沿城,援兵一到,必然陷入僵局。”

    长鞭点了点地图北边。

    “僵持一月,雄狮北下,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夏寻言罢,拧着长鞭凝视着岳阳王。

    岳阳王除了点点疑惑外,并无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他拿起一颗拳头般大小的黑子,放在脚下,也就是棋盘北边外围处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一颗最重的黑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岳阳王的动作,夏寻流露出了明显的微怒神色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夏寻的心思,岳阳王现起一分笑意,柔声解释道:“我们这几代的皇子皇孙,都是隐师一手带大的。如果你父母当年没死的话,那我现在还得喊他们一声师兄师姐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得喊我一声师伯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。”夏寻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我同出隐师一脉,现在又同为一船人,同下一局棋。”岳阳王,柔声再转威严:

    “我把你们视作杀子,你们又何成不是把我当作后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夏寻被说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因为,岳阳王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从目前种种迹象看来,这几月所发生的事情,都隐隐藏有自己爷爷布局的身影。

    为的就是逼出这位,一直潜伏着的卧山虎。

    “呼…”夏寻长长呼出一口气,平复了怒色。

    重新举起长鞭,指着北域最北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北莽关有位洪武大都督,在那已经布局二十年了。北边的人没一年半载是南下不了的。况且,还有当年的一纸誓约在牵制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非最后斩首阶段,北茫成不了重子。”

    “吕奉仙和剑魂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。”夏寻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岳阳王面色凝重了起来,手里两只黑子被他摩擦得咯吱作响。不难看出,他变得有些急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现在该怎么落子?”

    夏寻放下长鞭,捧起一盒黑色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白子十倍于黑子,红子又随时可以化出小半成白色。敌众我寡,现在打必死无疑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捧着棋盒,起步走到棋盘西边外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棋子不够,那就得…”

    “乓当!”

    “哗…”

    突然间,说着话的夏寻,猛地把棋盒往地上一摔。棋盒落地崩裂,无数黑子顷刻洒落一地,蹦跳于木床之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,落地棋子停蹦,夏寻接着道:“那就得学着京都那位当年的手法,玩一局驱狼吞虎了。”

    “敌人的敌人,便是自己人…”

    “恩…”

    岳阳王顿时眼睛一亮!不禁点头。凝重之色,褪去一丝,仍凝重:“西夏之流,国力孱弱,恐怕也破不了几城…”

    “无须破城…”

    夏寻抬腿走回原位,边走就边淡淡说道:“只需他们把北域西岭的兵力吸引一年半载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样的计谋是京都那位玩剩的,他必然早有防备。所以,西边的黑子,到时候能起到个牵制的作用,便不错了…”

    夏寻回到原处后,弯下腰解开红布包裹的绳结,从包裹中拿出夹在书页中的金叶子。

    放在棋盘南域岳阳位置…

    “他才是真正的重子…”

    “一叶金山?”

    看着金叶子,岳阳王缓缓眯上了虎眼,表情并未有太多变化。

    “呵,不愧的南域第一商,好敏锐的嗅觉啊。好大的赌注…不过,金子可杀不了人。”

    夏寻摇摇头,站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金子杀不了人,但可以买天下人心。得了天下人心,再去取天下,便就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意。”岳阳王道。

    “时候未到。”

    夏寻只说了四字敷衍带过,不予解释。

    接着,拿起长鞭,直指北域京都。

    “西军入境,心人溃乱,南人方可破竹北上。你在京都留了十二年的重子,也便可以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岳阳王眼睛越眯越深,他对夏寻敷衍的问题,并未追问。而是深沉地把问题指向重点。

    “奉仙不在,由谁屠龙?”

    夏寻随意丢下长鞭,淡淡地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您和爷爷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胜算呢?”

    “大人们的游戏,小娃娃胡言乱语又能有几分胜算?纸上谈兵,最多布出一个蕴含契机的可能性罢了。至于胜算,呐还得看您在京都埋下的后手有多重…”夏寻自嘲道。

    “恩…”岳阳王沉吟一声,把眯成黑线的虎眼投向棋盘,眼中那两道精光明灭极具威势。来回抻着步子,徘徊不定,宛如猛虎在思量,下山前一刻。

    檀香缭绕,再去一截。

    香灰送燃炭上落下,铺在旧灰上。

    精光从棋盘移至人身。

    “你是隐师的号角…”王爷沉吟虎嗷。

    夏寻不答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村子前,他的爷爷从未给他安排过任何事情。这是为了让他凭着本心,去追寻自己的道路…

    只不过,自入岳阳后…

    所有事情的发展方向,夏寻似乎总是在有意无意间,引向他爷爷的身影里。无论让人怎么看,隐约间,都离不开二十年前的干系…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一种爷孙的默契吧。

    但,从外人的角度说来,夏寻确实像一个号角…

    见夏寻不愿回答,岳阳王也没继续深究。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棋盘,徘徊着…

    灯火不定,人影摇晃。

    号角声起,不知何时息。

    岳阳荒府语间子落,万里河山悄然沉浮 。

    “当日铁骑南下,我本没打算出手的。凭我现在手中所握的棋子,还不到摊牌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还知道,是有人逼着我为你出手的?”

    “后来知道了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愿你是真的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入夜,

    岳阳王府亮起油灯,饭香飘出又散去。

    主人招待一席清宴后。

    蒙尘的木门开了又合了。

    少年独自从缝出,驱马归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