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五十九章 山顶夜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五十九章 山顶夜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月亮光,照地堂。

    少年食量,让人抓狂。

    山间传菜,从早到晚,整整传了半日,方止。

    若按君子门独老的推算,这半日时间里,那少年可是整整吃了万人分量的饭食。

    虽说,没多少人亲眼看到这个事实,也很难想象这个万人量到底是多少…

    但,从那些端着一箩筐空盘子下山的问天弟子表情中,也是能了解个大概。那绝对是看见了洪荒巨兽进食情景的惊恐,那是心有余悸、毛骨悚然…

    在这期间,七星的诸位院长领着夏侯、墨闲匆忙赶来了。紧接后脚,岳阳楼的几位大鳄也都陆续闻讯赶至。

    但无一例外,一律被芍药挡在了竹屋外头。而挡住他们的理由,很简单粗暴,却让人无法抗拒…

    “先生吩咐,留夏寻再住一宿,方可离去。各位请回吧…”

    老人有令,岳阳城内又有谁敢违命?

    夜,已深。

    食,已尽。

    竹叶瑟瑟成铃,

    夜色沉沉安宁。

    竹屋厅堂已经打扫干净,只是竹桌上还有几抹油迹,一时难以洗去,正油亮亮地反映着月色。

    “莎莎”水声,从后堂的澡堂内传出。

    几缕叟去的饭菜余味,混着姜花香气,泛起丝丝不浓不淡的怪味。

    芍药捧着一袭青衫,从厅堂缓步走来,脸上泛着一分红晕和一分顽皮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咄咄…”两根纤指,敲响澡堂的房门。

    这次房门是锁着的,但仍是提醒之意。因为,少女没打算进去…

    “莎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透过橙黄色的窗纱,可以隐约看到,澡堂里浴桶内的人影轮廓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衣服我放在门沿,稍后你开门伸手便可取着。”芍药说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”

    “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澡堂内的声色仍颇为尴尬…

    “嘻。”

    突然又一次回想起,先前少年饭后的狼狈样子。芍药忍不住笑出一声,急忙用手掌虚掩着嘴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室内无动静,室外无声音。

    一人光着身子,被尴尬憋红了脸,躺在竹筒内泡着。

    一人在门外头,被笑意憋红了脸,掩着嘴巴,愣愣站着。

    一道薄薄的竹门,分隔着两个红脸傻愣人儿。

    一时静…

    “恩哼…”

    隔了好一会,芍药才强行缓下笑意,轻咳一声,装着正色道:“先生在屋后乘凉,你洗漱完后就赶紧过去吧。莫让人久等咯。”

    “额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芍药点点头,轻轻地把青衫挨着门沿放下,便迈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月亮在深幽的竹林边缘徘徊着,后堂的积水不时地向上泛着银光,没有一丝风息,树梢却微微摆动。橙色的烛光透过窗纱,送走一道长长地倩影…

    “诶卡”

    感受到外头的人儿已经走远,竹门打开了。顺着门缝,一只湿漉漉的伸出,取走地上青衫。

    虽然此间已无他人,但这位洗澡的人儿,仍是满脸通红,尴尬非常。

    回想起先前的一幕幕,回想起之前自己风卷残云的狼狈吃相。回想起饭饱吃足后的沾满残羹烂菜的模样。回想起那一屋子的忍禁不禁…

    实在是让人无地自容,恨不得就地挖个土坑把自己的头给埋了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草草穿上新衣,抓起麻布手巾像是泄愤一般,大力擦干湿漉的头发。边擦着,就边大跨步沿着芍药离去的路,走去…

    竹屋后院,

    今夜,月明星稀,时有乌云闭月。

    真算不上一个赏月的好夜色,但偏偏今夜的老人,却偏偏聊发起了赏月的心。

    三张弧形竹椅,摇摇晃晃地并排安在后院门外不远处。

    老人居中躺着,摇着竹扇子,惬意地闭目享受着清凉。芍药居右端坐着,双手重叠扶膝,一只大雄鸡挨着她的脚踝睡着了…

    或许,这样的情景,在过去那些年月里,已经上演许多次了。两人一禽,就那么静静躺着坐着睡着,恰似融入了竹林夜色当中,那般自然。

    “诶卡”

    后门被打开,少年夏寻从门后走出。还未干透的发丝,随着脚步走动,洒落几点水滴…

    显得急促。

    正如芍药所言,老人在等着,他作为客人又作为晚辈,便不能让人家等得太久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安康。”夏寻来到老人家身后,双手抱拳,恭敬地鞠下一躬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不语,无声。

    椅子摇晃,扇子摇摆,拂出几缕微风吹扬着老人的白发。可以看出,老人并未睡着,只是不知何故久久不见他回应一声,就像没有听见一般。

    夏寻鞠着腰,被晾在原地,不敢有所妄动。

    芍药很快便发现了场间气氛的异常,她轻盈地转着眼珠子,看看老人,又看看夏寻。只是,来回几次后,仍看不出哪里有些不对的地方…

    香燃半柱,

    竹扇暂缓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称我为老人家也就罢了,这次还不改口。你不觉得这很无礼么?”老人仍闭着眼睛,淡淡说道,不见喜怒。

    老人言罢,身旁的两位少年男女几乎同时眼睛一眨,顿悟。

    这一语虽不长,但其中含义却非常明了与直接。以两人学智,一点便明白其中真意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”三字,本是尊称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不能用于眼前这位老人,缘由他和夏寻的爷爷是同辈至交。而且,现在老人又出手救了夏寻一命。从那盘棋局的角度上说,这便代表着,老人已经选择了站到夏寻的一边。

    同时,也意味着老人把天下文士的意志押注到了鬼谋这条孤舟上。

    若不论往事得失,这便是大恩…

    大恩在前,夏寻若再称“老人家”,那就显得太过冒失和无礼了。

    夏寻寻思片刻,腰子鞠得更低了些…

    “智爷爷,安康。”

    这时停摆的竹扇才重新摆起,老人的白发再次随着微风轻扬。

    “坐吧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淡淡两字,让得夏寻如蒙大赦。

    方敢直起腰杆,走到左边桌椅,学着芍药的模样端坐下。

    正襟危坐…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奇怪,为什么在仁轩破局之后,我还要把重注押到你的身上?”

    老人声息缓沉,如春风拂人,驱走夏寻心中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而,老人问题的答案,夏寻或许猜到一些,但他不敢回答。因为,他的答案很无礼,所以他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小心思又怎能瞒得过老人的慧心呢?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在还老隐的人情债吧…”

    夏寻没有解释,仍沉默,这便表示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算错了…

    仅凭老隐的人情,还不足以让我拿问天的千年基业来下注。否则当年我也不会选择出局…”。

    老人徐徐睁开眼睛,看着夏寻的脸庞:“但,你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…

    这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夏寻同样看着老人的眼睛,亦无喜怒。

    “难道,当年爷爷他们就没有希望吗?那时七星身后那位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就止住了。

    但,这话已经说得很出格了,甚至是自信得有些嚣张。

    因为,他没有问老人从他身上看到了什么希望,而是把问题直接跳到了老一辈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果然很像…”

    老人露出了今晚的第一抹微笑,没头没尾地说了四个字,便又把话题绕了回去…

    “当年,老隐的谋配上奉仙的剑,确实可以称得上天下无敌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现在那位已经消失二十年了…”夏寻无礼断话,显得略为着急。

    老人的笑容多出一丝玩味:“天下无敌终究也只是天下无敌而已。天上的却漫天皆敌,如若他不消失,那便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…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又能有几分希望呢…”夏寻脸呈苦涩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夏寻低头看着自己胸膛:“遮天之下…”

    老人摇摇头:“那只是其一…”

    闻言,夏寻惊诧。老人话意似乎暗喻着,他知道这天之下的东西是什么。夏寻正要开口追问…

    老人顿了顿扇子,止住话到嘴边的夏寻:“莫问,问了我也不会说,说不得。你得自寻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寻苦涩更重,但也只能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老人继续自顾自地说着:“我还从你身上看到了,当年老隐和奉仙的影子…”

    “那日,你领着墨闲那小娃娃,在纯阳观里头,一人喝令,一人蒙眼舞剑,虽然打得稀烂,却是像足了当年的老隐和奉仙…”

    老人把目光投向了浩瀚夜空,轻摆着扇子,配上两旁静静聆听的少年男女,颇有一副爷孙月下讲往事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想当年,他两也是你们一样。一人喝令一人舞剑,从仙行山一直打上纯阳宫的太极广场,足足战了百万里路。那时候,他们面对的敌人,可比你多多咯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老人有了些梗塞。缓了缓喉咙,才继续说:“只是,你们比他们当年,也年轻多多咯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希望了…”

    几点言语被断断续续地说出,让人根本听不出个所以然来,也让两位准备听故事的男女,深感无味…

    “您能给我说说,当年爷爷他们的事情么?”夏寻恳切问道。

    老人怪异地看着夏寻:“老隐没给你讲过?”

    夏寻摇头。

    夏隐确实从来没有给他讲过自己的往事。现在夏寻所知道的,也只是在过去十四年里,从村里长辈闲聊的只言片语中,又或也古籍文献礼,拼凑起来的而已。

    “也难怪…”

    “再辉煌的往事,没有一个好的结果。那也只能是件憾事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