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五十八章 吃空大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五十八章 吃空大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青鸟林中跃,

    彩蝶花间舞。

    弄清影,撩残阳。

    麻衣登顶辗转轮回。

    玉盘珍馐十里飘香。

    端佳肴入,清空盘出。

    一人饭食,半山忙碌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着急,吃慢点…我已经让食堂师傅们再做些了,管够的…”

    芍药看着风卷残云般肆虐菜肴的夏寻,幽幽说道。此时,她已经没了刚开始的尴尬,只有一抹带着丝丝担忧的微笑。

    夏寻也同样。只不过,他是被饿得忘记了尴尬…

    这饥饿,来得突然…

    在他刚醒过来时,还只感觉到自身血脉变得不一样了而已,除外并无异样。

    只是,等到他在后堂,把身上的汗迹洗漱完了之后…

    可怕的事情便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很突然…

    一股铺天盖地的饥饿感,瞬间铺天盖地地汹涌袭来,不给半分前兆。就像是一只饿了万年的饕餮凶兽,突然降世。看见任何东西,都想抓来撕咬一番…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绝对不是常人能想象的…

    只是,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当夏寻强忍着饥饿,草草洗漱完身子,冲出厅堂时…

    面对整整一桌子的丰盛佳肴,他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直接便化身成了一只真正的饕餮凶兽…

    什么尴尬、礼仪、羞愧、矜持,通通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。一个猛虎下山势,就飞扑到了桌旁。他碗不端,筷不拿,徒手抓起一把饭菜,看都不看就塞入口中,吞下…

    夏寻从来都是个重礼清冷的斯文人,而今日,他却大反常态地做出如此举动。可见,这突然而至的饥饿,是多么的让人绝望…

    一下子便投入到风卷残云当中的夏寻,算是是舒服了。可他却把周遭来往上菜的问天弟子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内情的人,还以为问天千辛万苦救回来的人儿,原来是个疯子…

    而知道内情的芍药,也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。虽然,昨日老人已经交代过,要给夏寻准备多些饭食。但老人却没说这个多,到底是多多少呀…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形看来…

    很显然,应该连老人都低估了夏寻的饥饿程度…

    “别急…吃慢点呀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咽着了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白绣,看楞了的同时,有些担忧。因为,夏寻现在吃的这桌子菜肴已经更换过十余轮了…

    她怎么都想不通,夏寻并不壮硕的身板,是怎么把这么多食物给装下的…

    “恩…额…”

    海吃中的夏寻,回答很简单,只有两个音符。让人分不起是咀嚼声还是会应声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几成饱呀?你看,我要不要让食堂师傅再做一些…”

    芍药看夏寻狼吞虎咽的速度不见有缓,便知道,自己刚刚安排垫后的七围饭菜,肯定是填不满他肚子的。

    “恩…恩恩…恩”

    这次夏寻终于有了些常人反应。他一手抓起把肉末塞到嘴里,吞下。喉咙在吞肉的同时发出应答声。一手举起一根油腻腻的食指示意…

    “一成呀…?”芍药担忧的脸上露出惊讶。

    “恩…恩恩…”

    夏寻收回手指,继续埋头海吃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那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可要吃慢点哦,不然食堂师傅的手艺,可跟不上你的速度咯…”

    芍药用纤手虚掩着嘴巴,遮挡着忍不住绽出的玩笑意。说着,便提起小脚,急急忙忙地踩着碎步,走出了竹屋…

    屋内人儿海吃,

    屋外人儿交织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登山人,

    掩掩合合的竹屋门。

    现在的半山景象,就好像回到了一月前那般,只是汤药换成了菜肴。

    一道倩影掠过竹荫,顺着石路流行到山腰。途经麻衣弟子,纷纷侧身让道…

    宁静的经楼随着倩影进入,泛起些喧哗。翻书的儒生相继停下捻纸的手,把目光投向直径走去食堂的少女背影。

    是崇拜也是惊奇…

    这位小师叔从小便跟着山顶老人修行。过去些年,也只有山里来了大人物时,她方才会下山代老人相迎一番。其余时间,她从来都只呆在山顶。

    而过去月来日子,她下山的频率比以往十数年加起都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个中缘由也实在让人费解…

    虽说那位少年的长辈和山顶老人颇有渊源,但到目前为止,问天为其付出的代价,显然已经超出常理太多了。

    芍药步履匆匆走入经楼外侧厨堂,沿着露天厨灶轻盈地扫视一周。最终在厨火喷溅的大灶前,找了那个胖硕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刀师傅,刀师傅。”

    芍药捏起麻衣裙摆,踩着地上油污脏水匆匆走到身影背后。

    “恩?”身影放下手中铲刀,转过身来,同时抓起围在腰间的抹布,就往脸上一抹。抹飞一把油腻腻的汗迹…

    “小芍药啊,你不是刚上山么,怎么又下来了?莫非是那小子,嫌弃洒家的手艺不合口味?”

    话者六旬上下,圆脸大肚,慈眉善目,咧笑的唇内露出一排大黄牙。头上长发被盘成小辫,身上的麻衣,被常年的油脂染成黄黑,不知多久没有洗过了。

    此人,姓刀名润,非问天授业大儒,身份却比授业大儒都要高上许多。由于他与当代阁主同为一个时代的问天门生,学智一脉的造诣不见得比一般大儒差上多少。所以,问天后辈,见者无不尊称一声“刀师傅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…”芍药慌忙摆摆小手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,麻烦您帮忙再安排多百席菜肴吧。因为他好像真的很饿的样子,现在安排的饭食,恐怕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再加百席!?”

    刀师傅横眉直竖,铜眼瞪圆,很是惊诧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是要吃空问天啊?之前吃光了咱家的药库仍不罢休,现在还要吃光咱家的厨堂。在这样下去,他不得吃人咯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…”芍药被说得更慌,小手不停摆动,腼腆解释道:“他饿了多好天了…”

    刀师傅撅起嘴脸,一副不信的样子:“你当他是只凶兽啊?常人吃这么多,早就撑死咯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贼眉鼠眼地缩着脖子瞧了瞧周遭,发现没什么人注意这边。便微微弯下腰,靠近芍药,细声说道:“小芍药啊,你老实告诉刀师傅。那小子遮天里头,到底藏着啥玩意哦?如果你说,那只是强横血脉,刀师傅是肯定不信的咯…”

    刀师傅顿了顿,咧嘴露出一排黄牙,笑说:“不会真是纯阳那把神兵的魂魄吧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芍药闻言乍地抖了抖身子,小手摆的更欢了:“不是的,不是的,真不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刀师傅也笑得更欢了;“那是啥呀?”

    芍药随之放下小手,转而抓着裙摆,嘟起小嘴,很是难为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…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

    刀师傅欢笑几声,曲起油腻腻的大食指,轻轻敲了下芍药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得,看你这小妮子被吓成啥样了…”

    他重新站直身子…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我不为难你了。你连我都不肯说,那便只能是智师他老人家的意思咯…”

    边说着,刀师傅边转回身子,掌起铲刀,对着大黑锅一顿猛炒。熊熊油火,顿时从锅里暴起…

    “加百席就加百席吧,撑死这小灾星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在这等了,一个女孩子家的,跑来跑去的成何体统啊。有事就让那些娃娃来传话就是了,怎么说你也是他们小师叔…”

    刀师傅背对着芍药,唠唠道。

    这时,芍药为难的神色才缓了下来。她微曲身子,行一小礼。

    “那劳烦您了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刀师傅半举起铲刀,向后摇了摇,示意。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芍药再次提起裙摆,碎步匆匆离去…

    倩影来去一回,佳肴换去一席。

    三千岳阳,闲来无事登高望远者,傻眼一阵。

    早在午时,第一席菜肴送上山顶那刻起,岳阳城内的各高层楼宇,便被闻讯而至的江湖中人占据。但,他们眺望多时,都没有看到那位醒来的少年走出山来。却看到了半山菜肴不断辗转轮回…

    傻眼了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用密探、不用通报,所有人都知道,那位少年已经醒来了。都知道,醒来的少年绝对是饿疯了…

    因为,问天的厨堂,自午起便向山顶塞去菜肴,塞了整整两个时辰…

    还在塞着…

    数千里外,高山凉亭内。

    “刚睡醒就吃这么多,真不怕撑死啊?”

    “吱吱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