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五十六章 余波小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五十六章 余波小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冬去春来,

    灜河喧嚣,岳阳更喧嚣。

    今年南方的春天,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。

    大寒过去还没一月,岳阳的天气便已经回暖了。停泊在灜水渡口边的商船,明显比冬时多上许多。卸货上船,或下船的箱货堆积如山,汗流浃背的苦工们,忙碌得连汗水都空不出时间擦去。

    城内望。

    川流不息车马人流,讨价还价商贾买家,还有那些喧哗一条大街的小贩们。处处无不彰显着岳阳的繁华。一月前那场掀翻岳阳的风雨,显然没在这些人儿心中留下多少阴影。

    毕竟那只是江湖事,而江湖,又离这些普通百姓太远了。他们在乎的,其实只是能不能把日子过好罢了…

    所以,有关那场江湖风雨所带来的故事,也就只有身在江湖中的人儿,才会感兴趣些许。特别是那些没经历过二十年前那场大战的初入江湖人。

    “我师兄说了,弄不好还真得打起来了…”

    “打不成,我师傅告我,他们二十年前就打过了。最后虎头蛇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纯阳被打脸蛋了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关于那场风雨中的余波与传闻,其实,从未停息过。它止于百姓家,却在岳阳城内的酒楼食肆间,道中人的茶余饭后时,一直存在着。

    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,和随着这月里的两件小事情发生,越传越盛,越有滋味。

    第一件小事,发生在问天老人炼药后的第二天……

    那天北域仙行的道祖纯阳宫,急遣九位三代弟子携门令,乘仙鹤,南下岳阳。

    三日后,九人出北域入南城,抵达岳阳。

    在九人抵达岳阳后,他们第一时间便是气势汹汹地登上岳阳楼最顶层,昂首向东,亮出门令,高声宣读了纯阳宫掌门亲笔手谕。

    手谕中的所述繁杂非常,让人听得云里雾里的。但简而言之,就那么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纯阳分观,岳阳观观主,李清风。违抗门旨,勾结叛党,即日起逐出纯阳……”

    这道手谕的内容,并未出人意料。在李清风送药上问天的那一刻起,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这样一个结果。更别说他在问天老人炼药时,所扮演的角色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长长地手谕,被九人分别宣读完毕后。岳阳的江湖,并没有爆发多少震惊。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事情继续按着意料当中的轨迹发展。

    城东纯阳观,三千弟子,百众道长、教习,拖着家当集体出动。

    他们没去杀人,没去打架,而是连人带家当,一起搬入了不远的七星院…

    虽然都在意料当中。但是,当天的七星诸位院长,可都憋了一天绿脸。

    咆哮声,怒骂声,不时还夹杂着兵刃击打声,碎裂声,声声混杂,越演越烈。整整在七星院内回荡半日。若非,半日后问天阁阁主及时赶到,居中调和,恐怕这事情就得升级成了两院火拼的地步了…

    翌日,

    一件出乎意料的小事情终于发生了…

    响午,憋了一脸紫绿苦色的吕随风,百般无奈地被李清风架上了岳阳楼。

    站在昨日纯阳九人宣读手谕的同一个位置,装作一副严峻正色,宣读了一份所谓的“七星院掌门手谕”。

    而手谕的内容,比起昨日纯阳宫那份更加之繁琐。但简而言之,同样也就那么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遵掌门意旨,即日起,任命李清风为七星院,总副院长一职。掌西楼,统七星大小事务…”

    手谕宣完,众人傻眼…

    这怎么看,都像是一场小孩子的闹剧。七星院的撒气…

    缘由就是,这纸美其名曰“七星院掌门手谕”的手谕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,七星院的掌门,早已经在二十年前就失踪了。那现在又哪里突然冒出个掌门呀?

    所以,对于这份所谓的七星掌门手谕,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,是假的。但吕随风却真就脸皮都不要,这么个大义凌然,堂而皇之的,当着一城人儿的面前,宣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怎能不让人傻眼…

    且不说手谕的内容之奇葩,滑稽,就说李清风这个副总院长的头衔,也让人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总院长不在,那几个分掌七院的小院长,又何德何能能册封出一个顶头上司出来呢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麻…

    然而,这个笑话似乎并不好笑。

    真的不好笑…

    它只是让人笑了一个呼吸的时间,便停了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之后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是迷惑,差异,惊讶,震惊…

    因为,一个呼吸之后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今日和昨日的两道掌门手谕,联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想法,接踵而至…

    七星的掌门失踪了二十年,没错。

    手谕是假的,也没错。

    但,纯阳宫里头的掌门,又何曾不是二十年没出现在世人面前了呢?这和失踪又有何区别?

    既然,掌门都是失踪了。

    既然,七星的手谕是假的。那纯阳的掌门手谕,又真得了哪里去?

    如果说,七星院的诸位小院长是在挂羊头卖狗肉。那,现在在仙行山上代传掌门手谕的那位老人,又何曾不是盗名欺世呢?

    由此想来,今日七星院玩的这一出小孩子把戏,便不再是笑话了…

    而是一把名曰讽刺的阳谋利剑…

    讽,仙行山上那位越俎代庖的老人。

    刺,大唐境内万千纯阳分支的本心。

    光明正大地逼着天下冠修,把纯阳宫里的事情,往最坏一处想去…

    一场看似闹剧的闹剧,

    让得一片江湖水域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像是另一场风雨欲来的前戏…

    在此之后的一个月里,岳阳城内便再无大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件事嘛,原本也算不得什么事儿。只是关注的人多了,也就成事了。

    少年,还没醒…

    虽说,少年只是出窍境修为,弱如蝼蚁。但他却牵动着无数大能强者的心扉。

    只因,他现在的身份太特殊。

    鬼谋的孙子,七星的软肋,问天的宝贝。

    纯阳要杀他,朝堂要救他,天下人要看他。

    自从他出现在岳阳城后,岳阳发生的所有大事都离不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,就是这么个人儿,在问天老人和一颗死人生白骨的圣药医救下,依然还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一颗龙凤精血炼制的圣药,连将死的圣人都能从鬼门关救回来。那拿去给一个出窍小子服用,理应立马苏醒才对呀?

    可事实恰恰相反…

    一个月过去了,他仍未从问天山顶的竹屋走出来…

    这很匪夷所思,也值得让人深思。

    深思他那道遮天之下,藏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而遮天之所以叫遮天,是因为它是一种遮蔽天机的上古秘术。

    每当世间的豪门大族,诞生了拥有无双血脉传承的子嗣时。族中的长辈,便会施展遮天手段,把娃娃封印些年月。待其长成些许后,方才解去。

    这只是为了防止血脉过于强横,会损坏本体根基的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所以,一般娃娃被封印个两三年也就解了,再久些的,也很少会超过五个年头。因为,封印的时间过长,那便会耽搁了被封者的修行时间。若修行时间都没了,那再好的资质也都废了…

    而少年,将逾十五,遮天也跟了他快十五年了。但,他的长辈仍不敢为他解封…

    那便只能说明,他的血脉之恐怖,已经不属于强横的范畴了。

    这,只能说是一种病…

    很重的病…

    至于这病有多重,从月前的老人烧山和更前的七星锁西楼中,就能看出一二。

    遮天破,血脉则吞噬万物,生机寂灭…

    这是病入膏肓了…

    又或者说,他从出生开始,便已经病入膏肓了。

    若非他有一位圣人境界的爷爷,在他刚生下来时便结入遮天,镇压血脉。那他早就得死了…

    而现在,少年服下一颗堪比圣人一命的圣药,仍不能立刻醒来。那就更加证实了他病重的推论…

    所以说,现在江湖中最让人寻思的问题,不是纯阳的局势会如何…

    而是,鬼谋让自己孙子重归东土,到底是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如果,仅凭一位病重的出窍少年,就想扳回当年的败局…

    那才是真正的笑话了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