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五十三章 老人出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五十三章 老人出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北往南来,再往北,

    一道金光,贯西北。

    西山有人去,北楼有人聚。

    聚满楼,登高楼,看经楼。

    北来的金光,托着尾巴,又一次消失在北边的云海中。

    罗诀匆匆地来,又匆匆地走了,留下一抹红绸,带走一段愤怒…

    他的来去就如一把熊熊烈火,驾着金鸾一路北飞,一路点火。

    最终,乱了,也火了…

    在金鸾离开问天后的片刻,整个岳阳城都乱了。

    先是无数的黑衣人,骑着黑马,尾随着金鸾,奔离了城西,入城北…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,无数的儒生、儒者、道士、道人,跟着黑马溅起的黄尘,涌出了问天大山。

    这些忽然暴动的人儿,好比夹杂在狂风中的瘟疫,迅速在三千岳阳城,甚至更远处蔓延…

    “快让大金爷来岳阳…”

    “和屠刀庄的人说下,让他们赶紧来…”

    “送信去襄阳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,上楼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我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疯乱如麻,

    一时间,整座城池的上空都被信鸟占据,万千飞禽由岳阳散出,疾掠八方天际。

    地上,万马奔腾于城内大街小巷。无数修道中人从自家院府走出,拉上三五好友,赶往最近的高耸楼阁,登高远眺。

    其中,岳阳楼便为最佳,聚的人也最多。从第三十层楼开始,一直到一百零八楼,几乎都挤满了西眺的人儿。

    而,

    这些人儿,都是眺望着同一个地方,岳阳城内最高的那座大山…

    “报!问天撤去一百八十尊丹炉…”

    “报!所有大儒、道长已全数撤离问天山…”

    “报!探子回信,城外方圆千里内发现三百余位邻城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!七位院长祭出七星剑阵封锁问天…”

    “报!问天阁主祭出经楼…”

    “报!问天智师踏出竹屋…”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信报,就如一把把铁锤,不断地敲击着每个人的脆弱心灵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岳阳城内,所有的修道中人似乎都能感受到,今日的问天不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,那道代表着天下文士的意志,在自藏二十年后。终于又一次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了。

    而他出现的目的,所有人都能猜到些端倪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些端倪,让得满城人儿,陷入几分惶恐不安中…

    城南,君子门,

    “看来,这次问天的天真的要变脸咯…”

    最高楼宇顶上,站着两位青年男女,和坐着一位打着古朴算盘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这片天地的天,本来就是皇天的天。现在,他们问天的天又能变到哪儿去呢…”青年男子不屑。

    老者边打着算盘,边看着西边大山,回道:“至少有一片庇佑那位少年的蓝天,至于他日后能走到哪一步。那就得看造化了…”

    “年逾十四都只是一个出窍境,纵然有逆天的血脉传承,若不能自用,那又能有何造化可言…”青年不屑更甚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

    老者枯手一推,规整了算盘,接着呵呵一笑:“你太小瞧他了…”

    “以我的谋略造诣,比那少年都差远了,更何况是他爷爷。既然鬼谋有把握能放他出来,就必然为他准备了无数后手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缓缓收起算盘,看着远处飞来的几只雄鹰,不再说话…

    一处语渐息,

    满城吵杂亦渐息,

    剩漫天鸟儿,惊。

    惊,雄鹰。

    雄鹰水上来,飞入问天山徘徊。

    问天山,

    静静的。

    山外的数千麻衣人儿,几乎都停闭了呼吸,眼中充满了压抑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因为,山上的老人,正在下山…

    老人,走得不缓不慢,脚起脚落间,仿佛行云流水与天地一色。一袭崭新的灰白麻衣,端整地着在他精瘦的身躯上。花白及腰的长发,随着他前行的脚步,自然晃荡。

    芍药小心地捧着艳红的九龙锦盒,紧紧跟在老人三步之后…

    柔柔地清风伴随着他们,拂过山腰……

    经楼前,广场上,

    七把通天剑影,分别镇守在广场边缘。曹阁主祭起“无语问天”矗立在下山道口前。

    原本的百十丹炉已被撤走,只剩下最中央的那尊三丈药鼎。

    李清风神色紧张地站在药鼎旁。在他方圆数百丈内,整整齐齐地放了一地的草药盒子,芬芳扑鼻…

    “那几年,跟着鬼谋学的东西都没丢吧?”

    老人缓步行入,停在药鼎五丈外,他郑重地看着李清风。

    “多年不敢忘,都仍在。”

    李清风似乎有些害怕这位老人家,语气显得没什么底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老人朝着身后挥挥手。

    会意的芍药,小心把锦盒放到药鼎旁后,便碎着小步,退回山道之上。

    “请前辈指教。”

    李清风恭敬地向着老人,微微屈伸,行一长者礼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老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”

    李清风也没再矫情,他掏出火石,点燃了鼎下的柴火…

    “沙沙沙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快速地从附近盒子中,随手拾起几样药材,逐一放入鼎中。

    “嚓~”每一样药材落鼎,就是一缕浓烟带着药香迸出。

    很快…

    李清风手中的草药,便全数投到了鼎中。但,他没有停顿,直接一个闪身,刹那间,在方圆数百丈内留下几道残影,就又出现在了药鼎旁边。只是,此时他的手中已然拿着数种药材了…

    但见,他两手随意一搓,药材立马如刀切般,寸断成了一样长短的十数节枝茎,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他继续两手一扬,百十枝茎被银芒包裹,再次准确地落入鼎中…

    百十银光,顿时闪烁,从鼎口迸发…

    “原来还留着了这一手啊…”

    当曹阁主看到这一幕,再也忍不住自语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没这手,那他和老八就白跟着隐师那几年了”

    离得曹阁主较近的陈随心,笑着扭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药鼎逐渐被猛火烧得通红…

    随着李清风投入的药物越来越多,飘散山间的药香愈发浓烈。

    而他炼药的速度也跟着快上了许多、许多。

    只见药鼎方圆数百丈内,无数残影急速轮换。药鼎之中,药材入水声,连响不止。药鼎的青烟不停往上冒,光芒轮番变色…

    李清风拾药、跨步、投鼎间,风驰电速,一气呵成,只留余影,没有一丝犹豫与思量。

    如果,不是纯阳观主的名头,实在太大。那么现在聚焦在问天的那些人儿,绝对会把他误以为是某位杏林中的隐世宗师。

    一缕缕青烟徐徐升上云天…

    几只雄鹰从飞掠过来,绕着青烟盘旋着,似探视。

    一朵乌云毫无征兆地在青烟更上的云端,渐渐形成…

    地上药鼎散出的药香,开始酝酿出了几丝灵气。

    周遭之前被夏寻体内红芒吞噬的山林,也逐渐有了些生机,一些还留有种子的杂草,正在破土…

    而李清风炼药的残影却已经看不到了。远处那些聚焦而来的目光,现在只能凭借,似在自动的药盒,以及周遭的旋风,隐隐感受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圣药!智师炼的是圣药!!”

    城北,铁扇门,楼府顶上。

    一位半百老妇,看着大山上逐渐变得灰黑的乌云,惊恐大呼。

    “要智师亲自出手的,也只能是圣药了…”老妇身旁,一位与她年纪相仿的老翁,则淡定多了。

    “炼制圣药的那些天材地宝,不是早在二十年前就用光了么?智师怎么可能还有剩余…”老妇大为疑惑。

    “江湖之上应该真的没了,但是朝堂之内就不好说咯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数千年的底蕴,留下点什么,也不是不可能…”

    老翁摇着扇子,寻思了好一会才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对话间,问天山顶的那片乌云已然聚合成了黑墨色,绵绵数里,如浪涛翻腾。

    黑云之中时有雷电闪动。一股极其恐怖的能量气息正在云内孕养,隐而不发…

    剧烈暴增…

    地下

    药鼎,急剧颤动。

    人影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被烧得通透的鼎身,七彩斑斓,各色明灭不定。周遭盒内的药物,已经炼化过半。

    浓浓的药香,充满了天地灵气,铺盖在大山上下。短短一炷香时间不到,整座大山便如出浴的姑娘着上了新装…

    一片绿意昂扬,

    小笋正在萌芽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岳阳城,都深深地被这样寂灭与生机同辉的奇景,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没经历过二十年前那段血腥历史的青年郎,他们又哪里见识过,这般大能手段呀…

    “扶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!

    经楼前的老人终于动了…

    他缓缓抬步,走向药鼎,淡淡的紫芒从他身上盛起…

    一座千百丈高大的巨影,携万丈紫芒,从他身后逐渐显现。

    影很大,共一千二百丈。

    百丈鸟嘴龙头,百丈虎爪象臂,

    一条蛇尾垂地甩,千丈龟壳盖背上。

    是玄武!

    玄武如山,完全覆盖了半座山腰,匍匐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祭鼎”老人沉声喝令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