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四十五章 榕林的夜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四十五章 榕林的夜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夜,

    天上盈盈星点,

    地上冉冉火光。

    岳阳西三千里,是洛阳。

    洛阳再西八十里,是榕林。

    榕林很大,也很独特殊。林中只有参天大榕树,遮天蔽日,沿绵四万八千里路。

    却都是小路,没有官路…

    只因,林中常驻十万猛虎,名号一字曰“怨”。

    乃雄霸南域三十二城土山林的一支绿林匪帮。常年深藏于雄山峻岭,野外荒林间。杀人从来不问出处,不论官商老弱。只要是入林过路者,遇见了,则只杀不留…

    而大唐南域官府又向来懦弱。

    自绿林匪起,至今数十载,为官者从未对此过问一句,就更别提出兵围剿了。

    故此,上至官商,下至百姓数十年来少有入林过路,巡猎者。即便贪图捷径的修道高人,若要入林,那也是提前结伴,方敢前行…

    所以,既然没人走,那这片横跨半个南域三十二城的榕林,便无须再修官道了。

    也没人敢修…

    而此时,榕林南段,洛阳城外西走五百余里。

    一片漆黑的密林中,却燃起了点点火光,冒出几缕白烟。

    这儿有人…

    而且人数不少。

    横七竖八地整整躺了数亩地。

    在微弱的火光映照下,还能隐隐看到,流淌在碎石缝中还没干透的血迹…

    血迹上,荒草与新落的榕树枝叶间,一片由新鲜的肉末、内肠或脏器,混合而成的泥泞肉土。

    而,

    在血与土之上,铺着的才是真正的人儿。

    是死人儿…

    但又不完全是…

    因为,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他们或是没了人头,或没了手脚,又或没半个身子。总而言之,都是些残得不能再残的残尸了。

    外翻的血肉脂肪,粘结着破出的肚肠黄白,散出一股如粪血腥,直呛得闻者窒息。

    恐怖…

    放眼望去一片溶血尸林。

    不时林风吹摆,吹起阴风阵阵,偶尔吹落些挂在榕枝间的残骸,烂肉…

    这,

    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…

    火在烧,

    越来越旺…

    二十余量载满货物的马车停靠一旁。

    拉车的马,都显得有些慌张、有些急躁。瞪着大眼,恐惧地看着不远处,躺着的,数十具同伴尸体,和那些正举屠刀的人儿…

    它们的蹄子,不耐地来回跺着地上肉末。鼻子急促地喷着白气…

    奈何,

    结实的缰绳被牢牢绑在大榕树上,任它们百般挣扎,也只是徒劳…

    那些屠马的人儿,不多。

    加上正在烧火和休息的,一共就十四人。其中十三人穿青边白衣道袍,一人紧身黑衣劲装。

    皆有伤,都不轻。

    甚至有几位,已是残人。

    水沸了,

    淡淡白雾升腾。

    一位被绷带包扎了半张血脸,看不出真实面容的人儿,强忍着拉扯伤口的疼痛,抖擞地揭开锅盖子,往里头随意丢入几块切割好的马臀肉。

    “沙…”

    肉入沸水,白雾更浓三分。

    无需片刻,红肉皱白,飘出丝丝骚味…

    “南哥,有带椒盐么?”

    坐在火堆旁边,躺着另一位伤者,微微抬头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同样沾满污血,但仍遮不住内里嫩白娇细的皮子。破碎的衣领露出一绳红线,吊着半块镶金白玉,应该是位富家子弟…

    “牛子,你能有吃的,就不错了…李子,大花他们连味儿都闻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嫌淡…”

    话者,眼中有些阴郁,语气不忿,似乎是在指桑骂槐,另有所指。他艰难地翻过身子,做起来,举着被包裹成球状,只剩两根手指的手掌:

    “人家都说了,只为劫药,不为伤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给就是了!大不了等过些日子城里来药了,我让爹爹把全岳阳的新药都买下来,给院里送去…”

    他怨恨地把目光瞟向不远处,正在榕树底下闭目打坐的黑衣男子,继续不忿道:

    “他倒好,一声不吭说打就打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将近两千人啊,半个院子的人啊!我们才多少?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举起另外一只完好的手掌,竖起四根手指头,嘲讽道:

    “呵呵,四十”

    牛子拾起地上的长勺,随意地往身上抹了抹:

    “南哥,别说了。赢了总是好事…”

    接着他把长勺放入锅中,细细搅拌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威风哦!四十打两千,还给我们打赢了…”

    不忿话语紧接起,声音更大了三分。

    是怨怒…

    “呵呵,好威风哦!大师兄一剑当关斩千人,万夫莫敌咯。”

    声再大,是暴怒:“但我们呢?大花他们呢…四十位师兄弟,就死剩我们这点残余!”

    “就为了那个刚来七星院不到半年的小子!这半月来,我们死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啊?他算什么东西?他连洗髓都没到,连七星外门都没入。凭什么…”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一声出鞘起,一记寒光闪。一道人影从屠马人群中掠来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红绳断,镶金白玉坠。

    渐起几滴地上血泥…

    忿语息,

    一把银剑架在话者的脖跟上。

    “闭嘴”

    持剑者,二十出头,体格精壮。道袍染血,胸缠绷带,两道新疤划脸上。一看就知道是位粗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出语不忿的富家子弟,似乎不怎么害怕。

    只是狠狠地瞪着持剑粗汉,却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林中寒风,吹走断半红绳

    屠马的人儿,拿着分切好的马肉,陆续走回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很累了,好好歇着。明天还要赶路。”

    粗汉举剑半响,见那位富家子弟不在忿语。便柔声说道,同时缓缓收剑归鞘,随意就地坐下…

    富家子弟仍没搭理他,而是不忿地侧过身子去,背对粗汉。

    煮肉的锅水,又沸了,肉香逐渐盖过了骚味。

    长勺不再搅拌了…

    牛子翻开沾血的破烂包裹,利落地从中取出十四个大碗。

    分别装上满满的肉汤,逐一给瘫坐在火堆旁的人儿端去。

    大伙儿确实都很累了,从他们接碗时颤抖的手掌便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场恶战,他们打得,确实太辛苦了。

    四十对两千,敌人里三层外三层,整整包围了方圆半里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们的利剑被打钝无数把,他们夺剑再战。他们人儿受伤了,后者居上。受伤的人儿止血了,继续轮换…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从城门打到城外,从城外再入榕林,最后打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打了足足一日一夜,才退敌。

    任谁都要力竭。

    场间沉闷无语,唯呛鼻腥风,和稀碎的喝汤、嚼肉轻响。

    不多会,

    肉汤分完了。

    牛子吃痛地用衣袖抹去,半边外漏脸蛋上的汗迹。

    接着,他没有就此坐下,而是小心翼翼地捧起剩下的一碗肉汤。碎着小步,朝侧边那棵榕树下走去…

    或许是肉汤装得太满,不时溢出的沸水,烫得他十指泛红。

    也不由让他加快了些许脚步…

    “师兄,先吃点东西吧”

    牛子忍着疼痛,弯着腰,把肉汤缓缓递给眼前的这位黑衣劲装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是墨闲,

    他似乎并未受多少伤。只是黑衣破碎了些许,脸上多了几道细痕,古朴的重剑沾满黑血,竖插身后。

    他微微睁眼,接过肉汤。看着牛子通红的十指,隐隐惭愧:

    “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牛子慌忙地把十指往道袍里,擦了擦。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:“小事情了啦。”

    墨闲摇了摇头:“我是说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”

    牛子胡乱抓了抓顶上垢发,想了半响,才会意墨闲指的是今天这场恶战。

    牛子今年二十出头,已入御神多年,仍未破境,修行资质只能算是下品。

    所以,他在七星院里头,主要负责的是后勤事务。往常一般武斗的事情,是用不上他插手的。只是这一次的事态实在过于紧急,原本七星的人手便是不足,十日前又葬送了千余战备弟子。因此才不得不把,从未参战过的后勤弟子散出。

    而,今日的恶战,也确实是让牛子,吓破了牛胆。

    他敦厚地说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我相信你做的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墨闲罕见地泛起一丝玩味笑意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牛子又想了想,才说道:

    “我还在我娘肚子里的时候,我爹就死了。在我刚生下来没多久,几位院长便把我接回院子养大。

    自那天起,院子便就是我家了。而这二十年来,我也早就把几位院长和各位师兄弟,当作了我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家里人被欺负了,我们当然要为他们出手做些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牛子的声音不大,但在沉静的林子里头,却传得很远…

    这段话语,犹如寒冬暖火,渐渐融化了众人心中的冰冷。

    墨闲有些欣慰,他一口喝光了大碗中的汤水,抓起马肉,同时把碗递回给六子: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牛子憨笑着接过大碗。

    转身离去…

    突然,

    他好像想起了什么,停下脚步,转回身来。眼神中透出一缕坚韧的精光:

    “师兄,李子他们的仇,我们以后能报吗?”

    刚刚化去的冰霜,随着一语记出,似乎又开始凝结。

    从牛子的眼神可以看出,这个问题对他而言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或许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院子是家,院子里的人就是家人。家人的血债,总有一天要去讨回的…

    “能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,逐渐深去。

    火,加满了一夜的柴薪。

    人,或坐着、或躺着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在榕林中,火光和月光映照不到的黑暗处。

    百十双幽幽眼光,正遥望着,这片人间炼狱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现在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客人睡了,便不要打搅了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