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四十章 岳阳药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四十章 岳阳药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三千里岳阳,雪飘飘,满城血色半城哀。

    一夜大雪,没有洗净漫天腥臭,但也把地上的血迹烂肉掩盖了许多。

    昨夜里,没有渗人的惨叫与轰鸣,那便也没有了不止的孩啼。城里头的百姓这才舒心些许,总算能睡上一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”

    雄鸡鸣,天未亮…

    有些个早起的店家,裹上棉衣,便提着灯笼往街上巡去…

    晨曦的岳阳显得特别空荡。除了些同样是打着灯笼出来巡查的人儿,便只剩下不时从官道疾奔的信马。

    几日积雪没人清理,一脚下去就是一个没膝的坑洼,楼宇街道原本的轮廓都被银装素裹。这也让得经营街摊的小贩们,花了很大功夫,才从深雪中找回了前日慌逃时弃下的营生活计。

    幸好那些强人并非真正的山匪,否则这个小老百姓往后的日子就不好过咯…

    当店家们从自己铺子附近的大街小巷逛完一圈回来后,都终于大大地松了一口起。

    强人貌似走了…

    今天,总算能正常营业,赚上几个小钱,把苦日子过下去了。

    城里的屋舍间陆陆续续地有些人儿走出,挑着担子或推着车子就往城里各处市集赶去。灜水河岸的渔船逐渐靠岸,往日稍微繁华的街道,也已经开始有人壮着胆子大呼叫卖着。

    被两日肃杀挤压得近乎窒息的岳阳城,这时才显得有了些人气…

    城北岳阳楼

    从昨日入夜开始,此中来往进出的信马,忽然比往常多上了许多许多。几乎是前者刚踏上楼梯,后者便驱马而至,没有断续,忙忙碌碌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“报!纯阳观四千人马随天女圣辇离城北上…”

    “报!七星众院长下山至经楼…”

    “报!北地回信,探查无果。”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楼上最大的那间厢房,油灯一夜未息。里头随意坐着的七位男女豪商,他们也是整整一夜没有合眼。

    “掀翻整个东土都找不到他的人影。你连半点倚仗都没有,就敢压下我们身家筹码。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!”

    “这叫富贵险中求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叫险,叫寻死!当前皇策、神算联手把鬼谋逼入北邙,龟缩二十载。现在他孙子回来了,你就认为他们有机会翻盘了?你咋么不想想,他已经年逾十四了,修行路都没有踏上,他能翻起多大的风浪啊…”

    坐在靠窗位置,一位师爷打扮的中年男人面容憔悴,嘴巴忿忿不平地上下张合着。而怒火的对象,正是昨日为夏寻送去几页书信的肥硕男人。

    …金不换。

    他并未显露出太多惆怅,只是心不在焉地柔捏着怀中的两位姿色上好的坊中姑娘:“现在不下注,过些时间我们估计连小命都保不住了…”

    师爷眯着眼睛:“你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金不换微笑不语…

    妖娆美妇跷腿坐在圆桌边上,捻起一颗葡萄子,温柔追问道:“你知道那小子身上藏的是何物?”

    金不换把鼻子俯到怀中姑娘的香肩,长长一嗅:“估计也就是尊万古魔神一类的神魂血脉吧…他不觉醒,谁都猜不到那到底是什么”

    “即便真是头魔神转世,也不值得我们拿身家性命去下注啊。再退一步说,神仙打架,和我们这个小鬼何干?大不了我们到南边躲躲就是了…”师爷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击着窗台。

    金不换艰难地站起身子,轻轻摆手,示意怀中两位姑娘退下:“如果能躲得掉,我会趟这趟浑水么?”

    “刷”

    坐在角落的书生中年,有些不耐。他猛地擅开扇子:“死胖子!你有什么馄饨就赶紧吐出来,别吞吞吐吐的。听着让人心烦!”

    金不换鄙夷的咧了咧嘴巴:“纯阳那道剑魂很可能还在七星孕养着…而且七星身后那位,很可能已经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少妇狐疑转头道:“那只是江湖恩怨罢了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只是江湖恩怨,京都又何必插手?”金不换抓起一把葡萄,意味深长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恰如五雷轰顶,惊得屋内的其余六人不由身躯一震。霎时间,所有人脸上倦意全无,纷纷侧目疑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…”师爷声音有些颤抖,问道。

    金不换微微一笑,把葡萄一颗一颗摘下,同时目光穿出窗外投向南方。

    “打架的神仙就在岳阳,我们怎么躲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窗外落雪,比起夜间已经小去许多。

    随着城中走出的人儿越来越来,银装逐渐被掀去,岳阳仿佛恢复了往日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车水马龙的菜市集,川流不息的旺铺商街,以及驴马挤满了的瀛水码头。几乎到处都是被过去两日,憋坏了的人儿…

    城西,杏子街头。

    “让开!驾…”

    “驾”

    几位儒生急冲冲在街道上策马狂奔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“他们又来了…”

    突然闯入的几件灰袍黑马,顿时吓得街上的商贩以为又要开战了,随手抓起一把稍微贵重的卖品,就四处惊叫逃窜…

    “驾…”

    “让开…”

    几位儒生似乎很着急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狂奔,撞番数十摊位小铺,让不减速,直径驱向杏子街中最大的那间药房。

    “御…”

    跑在最前头的那位儒生,狠扯缰绳,强停快马。一个漂亮凌空翻跃,纵身下马。便大跨步走入药房内…

    “我要这些药材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儒生招呼没打,直接从怀中掏出一页黄纸,就往账台大力一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药房掌柜顿时被这位突然闯入的凶神吓得魂不附体。不止颤抖的双手,几乎提不起那一页轻飘黄纸,就更别说看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“这药…”

    掌柜惶恐地拿着黄纸抖了半天,口舌不清,一句话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儒生似乎也发现自己先前的唐突,连忙缓下凶容,拿过旁边的瓷杯递去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小生一时心急无礼,请切莫见怪。只是院中急需些药材救人,还请抓紧些时间是好…”

    掌柜颤抖地接过瓷杯…

    “咕噜…”

    “呼…”

    当一大杯清水全数灌下后,被吓傻了的掌柜,这才缓过一口气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这些小娃呀,天天拿着刀剑出来吓唬人…哎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重新拿起黄纸,细细看着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都安静这么多年了,好好的一个儒生圣地,老是忙活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干啥子哦…”

    这位掌柜一直唠叨个没完没了,不时拿起笔来写下几个字,再把字条递给旁边的小二拿去抓药。

    “这些药我们大部分都有,只是这几味主药不好办。太珍贵了,即便你跑遍整个岳阳城,恐怕也抓不全啊。而且这万年人参,那是皇宫里才有的东西,你就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啊…”不用多时,掌柜便把黄纸递回给儒生。

    儒生微微皱眉…

    对于这个回复他并不惊讶,因为这是他今日闯入的第十二家药房了。

    “打搅了…”

    他放下一锭银子,收起黄纸,提着打包好的药材便急忙离去。

    “驾…”

    儒生出门后没有废话,跃身上马,又是一路加鞭狂奔而去,再掀起一路狼藉…

    其实,

    此时此刻,类似这样的事情,在岳阳城内大小药铺都正有上演。

    而最终结果都很相似,都是无果…

    问天,

    大山顶上的那间小竹屋,隐隐散出些许红芒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山腰经楼前的广场上,十二个八尺丹炉被人环形置起,一尊三丈药鼎居中摆放。百十号儒者或扇火或入药,忙忙碌碌。还有更多的问天儒生,则捧着炼好的丹药往山顶那间竹屋,上上下下。

    “御…”

    问天山口,一匹黑马强停,一道人影翻下,疾速往山顶飞掠…

    来者速度极快,只见一缕青芒从山间风驰,不见有风。

    “买到主药了吗?”

    人影离山顶还有一小段距离,焦虑的白绣便忍不住大喊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影便已掠至屋前。只见他一头大汗淋漓,显然是之前奔波耗去了不少体力:“千年山参在今早就被我们买空了,药房调货还需要三日。万年以上的老参和灵芝城中没货,已经派出弟子外寻。至于龙血、百味花等稀世珍品,暂时还没有眉目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白绣顿时大急。

    “曹老头!怎么办?问天的人参灵药什么的,都没了吗?是不是你还有私藏!”她无措地看向身旁的曹阁主。

    曹阁主此时也是满脸苦涩:“小祖宗…我们为了吊住他那丝生机,我们早就烧光药库里的所有珍藏了。哪里还能有剩啊…”

    “那七星那边的药库呢?他们还有条龙脉,家底底肯定比你厚实的对吧!”白绣更急。

    “额…”

    曹阁主百般无奈苦笑:“七星的龙脉,在不久之前就被那小子啃剩骨头了,至于他们的药库…”

    “昨夜也烧光了…”

    白绣的神色霎时为之一萎:“那…那…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曹阁主怜惜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轻声安慰:“放心吧!先生和师妹在里面守着,一时半刻他是死不了的…”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站在白绣身后的罗诀抢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啧…”

    曹阁主咧了下嘴巴,没好气地看着罗诀:“你会说话不?”

    “说!”白绣猛地抬头,盯着曹阁主

    “额…”

    曹阁主似乎真的很害怕自己的小徒弟。随便投来一道阴狠的目光,便他吓得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“哎”

    “心脉尽断,生机已绝。其实他现在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。若再无神物炼丹,那等到这些凡药烧光之后,他就只能死翘翘了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山顶相连经楼的石栈小道,陆陆续续有人送药来去。

    每次药至时,那位芍药姑娘都会匆忙出来开门取药,又迅速地把门关上。这一开一合间,屋中的那些恐怖血气总会不止地往外逃窜出来,把此间天地染红片刻。

    寻思许久的白绣,似乎决定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她只是坚决地吐出一个字,便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身后的罗诀急忙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风萧萧,两道下山的背影也萧萧。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感觉…

    这时,山顶屋外便孤零零地剩下曹阁主了。

    他在似乎在寻思着一些事情,看着离去的两人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谋不会真算到了吧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