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三十九章 恐怖气血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十九章 恐怖气血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明剑歇,白瓷碎,暗剑即起。

    起的是把拂尘藏剑,悄然无声,一剑穿心夺命…

    惊

    惊得寒蝉凄切,不敢有声。

    今日,惊人心神的事情,确实有些太多了…

    而这把突袭夺命的拂尘藏剑,更是让人惊得毛骨悚然,心中一凉。

    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纯阳执剑护法,境至天启巅峰的大能。他居然在光天化日下,全然不顾江湖道义,以雷霆手段,对一位出窍小辈出手袭杀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厚颜无耻又或阴险下流可以形容得了的。

    异风起…

    一席青衫微颤渗血,飘扬。

    银剑插在夏寻胸前,一条生命正在消散…

    “疯…子…”夏寻勉强提着笑容,淡淡吐出两字,他的眼帘不止颤抖,鼻息越发细弱…

    长眉老道眼中忍不住的惊喜,残忍地微翘着嘴角:“果然是遮天,果然是被夏隐封印了…”

    “混蛋!!”

    墨闲忍不住疯怒吼道。

    但他没敢有所动作,因为他害怕那把插在夏寻心脉的银剑,会突然搅动。

    场间的风变得有点大,在向右殿人群刮去…

    嗜血的银剑微微颤抖…

    “剑魂呢…?”

    长眉老道的表情忽然显得迷惑。

    “一…群疯…子…”夏寻的声音细如蚊蝇,他的生气就要泄尽了,双脚无力下曲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不是…”长眉老道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风越来越大,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落雪也随风汇聚…

    银剑刺入的伤口,隐隐散出几缕红芒,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“遮天封的是什么…?”长眉老道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很显然,遮天之下的东西不是他要找的,而且他似乎也不认得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散出的红芒越来越多,它正在扩散…

    “许护法,有些不对劲…”一位站着稍微靠前的道人提醒说道。

    被惊呆的人儿,逐渐回过神来。也陆续发现,事情好像不太正常…

    因为夏寻周遭的积雪正在急速融化,随着红芒的扩散,附近的空气变得稀薄了许多。

    长眉老道有些踌躇,是惊讶是不解,看着散出的红芒:“到底是什么呢…”

    “腾腾…”

    在他思量之际,涌来的风雪迅猛暴涨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”

    银剑刺破的伤口,突然迸发出千百道诡异红芒,携千百道恐怖气息凶猛地向外蔓延…

    长眉老道顿时大惊,眼珠大瞪。似乎看到了一些嫉妒恐怖的画面…

    “快退!”

    他没再犹疑,大喝一声,直接猛地拔出银剑,向后暴退。

    “腾腾…”

    银剑拔出,夏寻倒地…

    万千红芒携无尽的恐怖气息,徒然从伤口迸发。顷刻间,夏寻周遭,就如万千猛虎出笼,狂暴地向四周奔涌夺食。气息所过一片诡异的深红笼罩,冰雪尽化白雾,天地生机瞬间被吞噬殆尽,就连铁剑兵刃也有锈去迹象…

    “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离得最近的几位纯阳弟子首先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来得及理解长眉老道话语之意。狂暴红芒便已经掠到,无尽的恐怖血气刹那蜂涌缠缚,疯狂地吞噬着他们的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“退!”“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霎时间数千纯阳弟子,齐齐暴退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没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。也没人听说过,在这世上居然还有能吞噬万物生机的血脉气息。虽然只是从一位出窍境的少年身上散出,但只要被这些气息缠上了,无论是花草树木,还是王者大能,凡是有一丝生机的活物,它都是吞噬无误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只被封印万万年的洪荒猛兽,一朝出笼便要吞天噬地…

    太诡异了…这样的事情,任谁遇到了,都唯有退避三舍,静观其变…

    但,

    墨闲没有离去…

    他只是寻思了片刻,便盛起全身气芒,强行抵御着周遭恐怖气息的吞噬,前去背起夏寻。

    在他碰触夏寻肌肤的那一刻,他便知道夏寻生机已绝。但他仍然是这样选择了。因为,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手段,便只有把夏寻带回去七星找吕随风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在生机被吞噬一空前,回到七星……

    “放下他…”

    恐怖的血气已经蔓延至方圆百丈,在这红芒覆盖范围之内,除了墨闲,便剩下那位曹阁主了。他也在强行盛起气芒抵御着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闲顿了顿,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耗死自己,也无法把他带回七星院。你只能相信我…”曹阁主继续道。

    墨闲有些犹豫,狐疑地转头看着曹阁主…

    他知道这位阁主说的是对的,以他的境界修为,恐怕不用了半炷香的时间,便会倒下。但他信不过这位阁主,毕竟他代表的是问天…

    “你是在浪费他的时间,你现在除了相信我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曹阁主身上的紫芒比起先前,已经弱下了一分。他见墨闲久久不动,开始变得有些着急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尽的恐怖血气在两人之间疯狂涌动、蚕食…

    “好吧…”

    墨闲神情凝重,他小心地把夏寻放在地上,往红芒外缓缓退去…

    短短几句对话,前后不过十来个呼吸。恐怖血气已经蔓延出了三百丈外。

    右殿那位少女,早已被人护送离开。殿内香火灭尽,漫入的红芒笼罩着中央的三清神像,显得极其诡异。那些先前战死弟子的躯体,不知何时已经化为灰粉飘散,只剩下些随身物件随意地散落在广场四处…

    红芒之外,数千银剑不安戒备,东北两殿的道人谨慎地注视着喷涌红芒的源头。那位长眉老道紧握着拂尘银剑,隐隐发出气芒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…

    随着墨闲远去,在这红芒覆盖的面积之内,除了那位阁主以外,便再也看不到一片落雪、半点生机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的命真的够硬…”

    曹阁主自语同时,徐徐举起手中墨玉竹简…

    “祭!”他大喝一声,竹简朝天竖举。

    简上紫芒突然暴盛,光芒刺眼,成一颗紫色小太阳。

    “经楼归位!”

    道令落,万千紫气由西向东,化虹奔涌!

    仅是数息,百丈高大的经楼虚影便由无尽紫芒凝聚而成,凌空悬挂,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“镇!”曹阁主竹简下指,再喝一声,同时刹那后退百丈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经楼虚影轰然砸下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”

    数百丈的经楼虚影,顷刻镇压此间尽数恐怖血气,同时向内浓缩。而被牢牢困住的凶猛气息,顿时如群魔乱舞,在经楼之内疯狂踹动,暴烈撞击紫芒壁障。

    “看来,问天那位那老人家已经做出选择了”左殿站在靠前的一位白发道人,细声诉道。

    长眉老道:“无碍,师祖早有打算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虚影内的空间越来越窄小,楼内血气被浓缩成了一盆如墨血水,变得不再狂暴,开始逐渐相互交融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!

    “瞬”曹阁主突然纵身跃起,高举着小太阳般的墨玉竹简,疾飞向夏寻。

    “封”沉吟一声,竹简凌空狠狠祭下。

    “沙…”竹简祭入经楼,激起万丈耀眼强光,整个纯阳道场霎时如一颗紫色宝石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“瞬”

    强光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只是数次闪烁,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夏寻,

    还是静静地躺在右殿之前,没有呼吸…

    他胸前青衫已被绞碎,心口处露出一道巴掌大的裂伤。紫色光芒包裹着粘稠的血红气息,在裂伤之内不断蠕动、挣扎。

    方圆数百丈了无生机,一片死寂

    许久许久……

    雪花,似乎都被刚先狂暴肆掠的血气吓得不敢落下,在高空悠悠晃荡。此间的空气没有一丝灵气,沉沉的死意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百十把毫无光泽的断剑碎在地上,以及一些破衣烂衫随风起伏。怎么看,这都是一片荒凉景象…

    “这小子身体里面的到底封印了什么东西啊?怎么会有如此恐怖血脉气息啊”

    “不像是恒古大能的血脉觉醒迹象,我感觉更像是一尊万古魔神藏在里头”

    “夏隐是怎么做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场外边缘,那些狼狈的道人们显然都被夏寻体内的恐怖气息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许护法,遮天封印的东西真不是剑魂?”一位中年道人问道。

    手持银拂的长眉老道也是心有余虑,夏寻体内的东西貌似非常出乎他的意料:“不是剑魂,是人魂。恐怕真的尊万古魔神,只比剑魂差几分…”

    “夏隐这只老狐狸,到底在想什么?花这么大力气封印起来,却随意让他出来乱闯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疑惑:“那剑魂会不会还在七星院…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在那位手上吧…”长眉老道看向夏寻的躯体,眯着眼睛,把手中拂尘缓缓下垂:“又或者在这小子身体的更里头…”

    “噌…”

    墨闲猛地提起重剑,相隔三百丈,剑指东西。

    “蓬蓬…”

    南面数百金光盛起,百数竹简祭出。

    一位精壮金甲人,右手执刀,左手指着长眉老道:“好说歹说你们也是个名门正派,咋净做些偷袭摸狗的下流事呢?要打就打,别老糊弄些阴损手段。丢不丢人啊?…”

    长眉老道阴沉着脸,看向说话的金甲人:“我们只是要讨回一件,当年被贼人窃取的门中重宝而已,何来阴损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”

    曹阁主无奈一叹息:“他说的对,仙行山上疯子多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剑魂真在他身上,七星又怎么可能放他出来呢?要发疯又何必找这么勉强的借口呢…”

    “曹仁轩!”

    长眉老道被说中的痛点,不由恼羞成怒,大喝:“事关纯阳盛衰,你若在得寸进尺!小心给问天带来灭门之祸!”

    曹阁主依然和前几次一样没看长眉老道一眼。

    他拦腰提起夏寻,看向右殿大门继续道:“清风兄…问天只是个教化育人的地方,江湖朝堂间的大事从来都与我们无关。况且,这又是你们纯阳的内事,我本不应该多言。但夏寻这一剑,迟早都会有人上仙行替他讨回的,所以你们好自为之吧…”

    话说得很婉转,但也非常直接地表明了问天立场,同时暗含威胁之意…

    问天乃东土育人圣地,桃李天下。虽然武力上不及纯阳道统十之一二,但若真的撩起战火,便得面对天下儒生的声讨笔伐。而这样的后果,任谁都要掂量一下…

    站正殿居中的老道,往前两步摆摆手掌,惭愧说道:“你们走吧…今日之事,改日在岳阳楼上,我定当自罚赔罪”

    “舒清风!你说话可要注意自己身份…”长眉老道怒喝。

    居中老道,瞟去一道蔑视的目光:“这里是岳阳分观,不是仙行山脉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…”

    长眉老道顿时火冒三丈,咬着牙狠狠说道:“很好!…我就看你怎么收场!”

    居中老道撸了撸嘴角,没再说话,朝着右殿继续摆手,示意送客。

    他的意图和立场已经很明显了。他和曹阁主一样,似乎一点都不忌惮长眉老道,举手投足话语间,处处都显露着针对之意。

    曹阁主也懒得再啰嗦什么了,直接喝出一声。便提着夏寻化作一道残影流光西去…

    “瞬瞬…”百数问天大儒,也跟着后脚急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墨闲小友,我们也走吧”一位金甲人朝墨闲说道。

    墨闲有些不甘,但此时失态不是他能动摇的,所以只能微微点头,随前人脚步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瞬瞬…”在问天大儒之后,数百金光残影也消失在了南边那条石道上…

    曲终人散,战意稍息…

    此时,天上的雪花才敢战战兢兢地缓缓飘落,再让八百丈道场铺上一席银装。

    当所有外人走完之后,留下的内人,显得很抑怒。两股争锋相对的气场,分明地显现在东北中左两座大殿前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岳阳分观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向天师交代”长眉老道,阴阳怪气地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交代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!纯阳宫做事,轮不到一个区区分观出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正殿居中的老道神色平淡,让人看不出喜怒。他抬头看天,如同早日的常乐一般,露出微微笑意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台阶之上的战火,只是长辈的纷争,与那些小辈无关,这是层次的问题…

    随着数百号闯观者的退走,余下数千银剑互相搀扶着陆续散去,几位弟子带着悲色收拾起上地散落的衣物和断剑。

    人死了尸体了没了,总要为那些死去的同门立个衣冠冢什么的,也好让亲人有个想念。至于日后有没有人去为他们去报仇什么的,那就不得而知了…

    风萧瑟…

    常乐拖着残躯,艰难地走入了南边那条下山的石路。

    没人阻拦,也没人去扶上一把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谁,看着这道萧瑟离去的背影,都能真切地感受到其中的悲切、凄凉。

    兄长如父,亲情如山。为了妹妹置局的一个小小契机,做哥哥的不惜踏雪寻伤,硬吃两剑,重伤两人。为了能帮妹妹埋杀破局而来的夏寻两人,他不顾重伤在身,仍抱剑守在殿前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而到头来,自己的亲妹妹却为了一个撩起烽烟的借口,视他为弃子,任人宰杀。

    任谁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都会心死…

    纯阳往西,城中道上。

    刚刚急速离去的百十残影,在街上成风疾动…

    “心脉尽断,你们的院长救不了。我只能带他上山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