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三十八章 少女无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十八章 少女无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无尽银剑滔天怒海,一道狂龙乘风破浪,两道残影如影随形,掠出。

    在铁碎声响起的前一刻,左殿为首那位长眉老道,动了!

    由东而西,一道闪电掠过,左右两殿相隔半里,他转眼即至。

    “当当砊!”

    人未到,铁已碎。

    闪电被迫停在了右殿石阶前…

    他慢了…

    重剑已经压在那位抱剑青年的脖根上,锋利的剑刃划破了表层皮肉,流出几丝鲜血。

    青年是常乐!

    他的已经没有了微笑,正在惊恐地低着头,看着自己身上那些恐怖伤口。眼神中充满了难以自信…

    夏寻留下的有两道旧伤已经结巴,还有六道几乎搅碎脏腑的新伤,崩裂了半片身躯。下腹内肠寸断,黄白混合鲜血不止涌出。通过碎裂的肋骨,隐约可以看到血红的心脏在跳动。

    “天启!”

    “他是天启境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场间所有人都和常乐一样难以自信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按那位出窍少年的行事风格,敢以二战四千,那必然会有后手。他们同样知道,两人且战且行地靠近右侧那栋楼宇,必然是要对殿前之人,施以雷霆手段突然袭杀。

    但,当所有人真切地看到,那条狂暴巨龙摧枯拉朽地冲出怒海,穿破银芒,击碎银剑,搅入血肉时…

    所有人这才知道,这把叫墨闲的重剑,本身就是夏寻的后手!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冲天境巅峰强者…

    是天启境!

    虽然常乐有伤在身,虽然剑是圣器七星…

    但能在百丈之外,瞬间摧毁一位冲天巅峰全力守备的,只能是天启。而且从刚刚墨闲爆发的速度来看,这绝对不是刚跨入门槛的天启初境可以拥有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墨闲今年才逾二十…

    “放开他…”

    被逼停在石阶前的长眉老道,阴冷地看着夏寻。

    而夏寻,也同样地冷冷地看着他,一字一句道:“可能吗?”

    长眉老道顿起咬牙咧嘴,两眼怒瞪,反问:“你以为,仗着自己是夏隐的孙子,我就不敢杀你了?”

    他手中的拂尘不只颤动,明显是被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呵…”

    夏寻鄙夷一笑:“纯阳宫出来的人,除了会以多欺少,就只能剩下以大欺…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“刷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一声断喝。同时拂尘被大力扫出…

    “噌…”一声清脆剑鸣。

    “师叔!”

    常乐脖上那把重剑,已切入血肉。只要再近分毫,便至命脉。他不由惊慌急吟。

    “察”拂尘离夏寻眉间还有三寸,再被逼停。

    长眉老道一身怒意难以压抑,不止微微颤抖。他强压着怒火,看了眼常乐,咬牙狠道:“没有人能威胁纯阳,即便是鬼谋…也不能!”

    话语间寒意渗人,没人会怀疑话中杀机的决绝。

    夏寻也不怀疑,因为眼前这位老道能出现在这里,便代表着仙行山上那座宫殿的意志。

    他是来杀人的…

    他没再理会,而是转过身子,缓步越过墨闲和常乐,往大殿正门走去…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他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混帐!拦下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噌噌…”

    发现夏寻此时意图的东北两侧老道顿时急怒,数千银剑急忙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墨闲扯着常乐侧移一步,挡住围上来的银剑。重剑用力一握,道:“不然他死…”

    数千银剑生生止步,原地僵持…

    “诶卡…”

    夏寻推开殿门走入。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算到的?”

    “难道行踪被泄露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就连我们也是今日才知道这个消息的!”

    “别管这些了,先过去看着这小子。别让他得寸进尺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寻不闻不问直接闯入右殿,明显就是已经推算出了其中殿内隐秘。这让顿时其他两殿的道人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奈何,墨闲手握重剑挟持常乐,死死守在右殿之前,半步不让。

    没人敢打破僵局…

    右殿不大,方圆三四百丈。

    四根直径数丈红柱,撑起这座千丈宫阙。三清神像供奉大殿正中央。九根大香冒着余烟插在司母戊鼎上。四周还有一百零八尊各方司神像按九天星辰布局摆放,万千蜡火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大殿右侧被一席长宽皆数百丈的白帘遮挡。其中有光影随风闪动,潺潺水声从内传出,不时还能闻到阵阵清香。

    似乎,有人在品茶…

    夏寻进到大殿后,没有着急着做些什么。反而悠闲地在宽阔的大殿内四处走走停停,像在观赏…

    “在问天我给余冠川讲了些往事,只是还没有讲完他便出手了。所以,我只能把剩下的小半段搬到这里,与你分享…

    至于故事讲到哪里,你应该可以算到,我便不重复了。”

    夏寻慢悠悠地逛了将近一炷香时间,才把除右侧外的整座大殿,走上一圈,回到中央。

    他抬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的三清神像…

    “话说纯阳内乱后的第二年,宫中执剑大长老收八人遗子,入执剑内门,传剑脉精要。

    三年后,其中一人修行资质极佳,入境御神,晋升执剑亲传,赐三清总纲,得门中元老悉心栽培。

    从此,四年聚元,六年冲天。无双天资艳压群雄,被誉为纯阳年青一代最强十剑之一。

    再后来,境至冲天大成,外散岳阳入世修行…

    此子名常乐。”

    在自语同时,夏寻从柜架下认真地取出三根大香。

    “但我们这个故事的主角,并非常乐!而是他的亲妹妹…”

    夏寻小心点着手中大香…

    “一位满月便被纯阳神算收为关门弟子,半岁通读道德大经,深藏仙行二十载的真正天才!

    可惜了,同时是她也个女疯子!”

    夏寻苦笑地摇了摇头,接着认真地把大香插入鼎中…

    “敬,当年在仙行纯阳战死的二十三位先人。”

    夏寻朝三清跪下恭敬一拜,继续沉吟道:

    “因为,他们太可怜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几位小小的三代弟子,仗着有点过人的天资,就以为能把持一方,非要往龙潭虎穴里插上一脚。结果死了都找不到个说理的地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他们死了倒是一了百了,可就苦了后人咯。没日没夜地想着为父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可怜不可怜?”

    夏寻恭敬地再插上一根大香。

    “再敬,日前岳阳城内,战死的一千二百七十位同门兄长。”

    夏寻再次跪下恭敬一拜:

    “他们太无辜了”

    “你即便是想报仇想疯了,也不能逮着人就疯咬呀…”

    “你爹那两剑是七星那位给的。你要发疯,大可冲着吕随风他们去。何必耍这样的小手段,用你哥来做契机,去怂恿外面群牛鼻子呢?”

    “即便你真的能把那位引出来,以你现在的层次又报的了仇么?”

    “一千二百七十条人命,因为你发一次疯就这样没了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无辜不?”

    夏寻把手中剩下的大香恭敬插入鼎中,没再跪拜。而是缓缓地往右侧白帘走去…

    “还有一根香呢,是给外面那位常乐师兄的…”

    “乓当…”

    白帘后传出瓷瓦跌落声。

    突来异响,没有打断夏寻的缓步,他仍边走边碎碎念道:

    “因为他太冤…”

    “本来只是去了次踏雪,被刺了两剑,破了道心。静修个几年也就没事了…”

    夏寻走到白帘之前,轻柔地抚摸着白绸:“反正他还年轻,静修对他来说,反而还能消去些心中的仇恨,也对得起你师傅给他取的名字…”

    话越说越冰冷,越慢。如一只伺机的猎豹

    他突然猛第加速怒道:“可他偏偏有一位随时会发疯的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!”

    一话说完,他大力扯下白帘…

    “沙……”

    夏寻拉着的速度很快,但并没能把白帘一下子全数扯落。

    因为丝绸很轻,只比空气重一点,所以落得很慢…

    恰如初冬细雪,细细沉浮,随风飘扬…

    随着白帘缓缓飘落,逐渐遮挡的真容。

    白桌、白柜、白瓷杯,白枕、白被、白棋盘,是间女子的闺房。清雅秀气,一尘不染,一律摆设皆为洁白。就连盘坐在棋盘前的那位女子也很白。

    不过是白得渗人…

    她年逾二十一二,瓜子脸,樱桃嘴,迷人大眼,五尺长发随意散落在盘曲的小腿上,柔顺乌黑。怎么看都是一副美人轮廓。

    但一席洁白长袍,盖不出她外漏肌肤的惨白。那没有一丝血色,只有青筋隐露的白。让人突然乍得一看,还以为是具刚捞上来的女尸,非常吓人。

    夏寻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便自顾自地坐到了棋盘对面。继续碎碎吟念:

    “两位大人联手置局,都只是为了打探一番,尚有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好,放着万人敬仰的一代天女不做,千里纯阳安不下你。非要跑出来算尽天机,做个疯子!…”

    夏寻拿下白瓷壶,给面前的瓷杯倒上茶水,细细抿尝。

    女子面无表情地从一侧棋简中拿起一颗白棋,落到棋盘上;

    “我还是算漏了墨闲这颗杀子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和她的肌肤一样苍白,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夏寻冷笑,随意抓起颗黑棋,随意落下。

    “呵…”

    夏寻蔑笑一声,依旧随意抓子落下:“难道你就算到了京都那位?”

    “那是老师的事情,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夏寻冷笑地看着,手中把玩的黑棋:“这么说…你才是这盘杀局的赢家咯?”

    “不算,因为让你来到了这里,下出一手挑拨离间…”

    “但这应该也在你的算计当中吧?”夏寻道。

    “毕竟也算损了一子”

    “和一千二百条人命相比,这算不得什么!”夏寻把黑棋跟着落下,和之前的两颗,连成一线。

    “蝼蚁罢了,死了便死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的话自始至终都不代一丝情绪,就如同尸体一般张合着,两片惨白的嘴唇。无论殿内殿外的人,都听得一身凉意。

    “神算一脉果然无情!…”

    夏寻的情绪已经有些微怒,声音稍大了一些,继续道:“但七星的亡魂,总是要有人为他们讨个说法的…”

    女子落下白棋,抬头冷漠地看着夏寻:“你手上的棋子分量不够,而且纯阳从来不会低头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

    夏寻再次蔑笑,声音更大两分道:“所以我才说常乐死的太冤。自以为有个算无遗策的疯子妹妹,就能无所忌惮。结果,被自己亲妹妹当棋子使还不止,最后当弃子埋了,都不自知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冤不愿…”

    凄冷徒生…

    冷…

    是人心在发冷。

    是被夏寻恐怖的谋算造诣吓得发冷。

    他居然在算出这位少女就是布局者的同时,还算出了她每一步杀着的想法。甚至借此摆出了一手挑拨离间的攻心阳谋…

    而,更让人发冷的是,这位少女的心。

    从她极其简短的言语中,大家都能听出她的冰冷无情。自始至终,她从来都是把常乐当成一颗棋子罢了。而现在,很可能还是一颗弃子…

    “既然算到结果,那又何必多言呢?”

    少女的话一出口,原本还对自己妹妹抱有一丝希望的常乐,脸色顿时煞白,眼睛不由得湿润。

    他不理会架在脖子上的重剑,悲凉喊道:

    “悠然!我是你哥哥!你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人生死换万年兴盛的一个契机,不亏…”

    少女看向门外,依旧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余悠然!!…”一声哀嚎

    “呜呜…”常乐再也忍不住嗷嗷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很凄切…

    但,此刻场间没人会认为这是懦弱…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听得出,这是被出卖的悲伤。

    少女没再理会门外,转头看向夏寻:

    “况且他死了,你便输了…”

    冷…

    纠缠了两天的杀局,在少女一语之后,终于迎来了局点…

    殿外的道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开始的杀意,只剩下对这两位少年男女的恐惧。

    女的算尽天机,冷血无情。男的谋尽人心,滴水不漏。两人字句之间,便是摆弄着千人生死交锋。

    人生,则人心乱。人死,则乱战再起…

    夏寻细细把玩手中黑棋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这位少女真的如此无情,连谈判或低头的意图都没有。就这么冰冷地把自己亲人性命交出,仅仅为了逼出七星身后那人的一个契机…

    这让他深感无力…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疯女人”

    黑棋落下,把前后落的四颗黑子连成一线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…”夏寻再淡淡补充一句,便缓缓起向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简单的三字,说得很无奈,更像落败之后的一句倔强气话。

    正如这位无情的少女所说,常乐只是一条无关痛痒的人命,根本威胁不了什么…

    或许在她心里,也就只有整个纯阳宫的命脉,才能算是人命吧。

    “放人?”

    墨闲背对夏寻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”夏寻无奈轻叹,走到常乐面前冷冷道:“仙行山里的疯子多,咱们家底薄…放了吧…”

    墨闲没再问,直接把重剑放下。

    随着重剑离肉,殿外的数千银剑也陆续归鞘。两天的厮杀也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,这才松下一口气…

    “乓当…”一只瓷杯落地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响,让所有人,几乎同时疑惑地看向殿内。

    而忽略了那把来杀人的拂尘…

    “嚓!”

    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一把银剑直接从夏寻后背穿心插入!

    “…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