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三十七章 谋者执令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十七章 谋者执令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语落

    风起

    南侧众人让出一道。

    走出两人…

    既然长辈不插手,那剩下的便是小辈之间的恩怨了。虽然左殿那群老道极不情愿,但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场间战意急剧升温…

    “扎…”

    四千双眼睛同时瞪开!

    “缝…”

    狂风乱舞!

    是四千道凶猛战意在无形涌动,强扰狂风随意翻腾。

    越演越烈…

    渐成八百丈龙卷之势,盘旋缠绕。

    “蓬蓬蓬…”

    四千银芒同时爆发,四千雪人瞬间迸散。无尽碎雪喷洒,露出一片茫茫白衣银剑。

    银芒明灭闪烁,但绵绵不断连成一面八百丈银镜。映出万千光辉,携狂风暴雪成一根通天银柱,插在两道孤单人影身前。

    很显然,纯阳早有准备…

    四千纯阳同辈弟子,早在等候!

    今日,两人若想为那一千二百位死去亡魂讨要说法。恐怕得先从这四千银剑身上跨过…

    “沙”

    墨闲动了!

    他左手一抖,剑鞘上的七纸黄符,粉碎飘散…

    “祭…!”他大喝一声

    “噌”

    重剑出鞘,凌空平举。

    七道巨剑虚影同时显现身后,剑指长空。

    赤橙黄绿青蓝紫,七色剑芒齐盛,孔雀开屏。

    “吕随风又抽疯了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真把圣器当小儿玩物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惊!

    大惊!

    圣剑七星!

    所有人又一次被这两小辈的底牌震惊了!

    七星乃圣器,护院之重宝!虽然比不上问天阁主手上那把神器“无语问天”。但贵在七把成阵,七剑合一那更是和神器相去无几了。

    对于世间一流门派而言,像这样一套圣器。哪个不是供奉在门内禁地,或由门中至强者亲手执掌啊。

    而七星院的那几位院长,偏偏就是这般儿戏。前几日让夏寻拿去问天踏雪,今日又借给墨闲来纯阳撕斗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荒谬至极!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墨闲眼睛直视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…”夏寻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做…”

    墨闲从怀中掏出三尺黑布,细细蒙在眼上。足足绕了有四个来回才捆绑起来…

    “恩?他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他是找死啊…”

    “夜郎自大!一敌四千居然还敢合目迎战,七星净出疯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”“就是王者境下场对战也不敢这么托大啊…”

    看到墨闲的举动,正、左两殿的道长纷纷鄙夷调侃道。

    只有少数的几位沉着老道,是在古怪地打量着那位出窍少年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“七星在手,也不至于这么嚣张吧?”

    “这墨闲小哥该不会真是王者境吧?不想落人口舌才退让一步…”

    南边的几位金甲人,也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

    “几位小兄弟,你这就不懂了…这叫善谋者执令,善战者执行。他是在替身后那位小哥掌剑了…”

    问天一位大儒笑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把自己生死交给一个出窍境,这得要多大的勇气啊…”

    “是信任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如那位大儒所说。

    于墨闲而言,夏寻在智辩谋略一道上,都拥有远胜于他的造诣,缺的只是一把利剑而已。而他恰好就是一把利剑…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他只管出剑便是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…”

    后者淡淡开口,前者听语随行…

    “噌噌噌…”距敌二十丈,四千银剑齐齐出鞘,横举平胸,蓄势。

    “剑守八方…”夏寻令

    “刷…”

    语落剑动,七色巨剑虚影悬空下摆,围绕二人成七星伴月,剑指八方。

    “呵…”

    右殿前的抱剑青年,鄙夷蔑笑。他眯眼看着被七星包裹的两人…

    面目徒然狰狞,凶狠大喝:“杀!!”

    “嚓嚓嚓嚓…”

    四千银剑随一字杀令,同时踏雪疾出。

    千剑在地直奔,千剑凌空飞跃。还有两千成双翼包围。一道由四千银剑组成的数百丈巨浪,正在凶猛扑杀…

    “东南四上十四,太极两仪”

    “西北三平,三才化生…”

    “东北一下二,抱怨守缺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寻一口气快速念出七个方位,七式剑招。墨闲手执重剑,剑随语出不断挥舞。七色剑影如有通灵,遂令各战一方。

    第一道千人巨浪扑至,无尽银芒覆盖方圆百丈,成暴雨激射。

    七色巨剑早已成招,携狂暴剑芒,轰破银剑暴雨,直接砍入巨浪。七剑所攻皆是阵眼,直指要害…

    “蹦…”暴雨息,七剑猛劈,劈翻千人巨浪,百人倒飞。

    “杀杀杀…”

    前浪破碎,怒海不止。两翼包围已成,后浪千人飞速不减,迈过跟前余波,更猛三分向前冲杀。

    “右移八步”

    “西南二上八,四象轮回”

    “南北七上一,九转归一…”

    “东九平……”

    夏寻一气不歇,嘴巴喃喃念道。墨闲右手风驰电掣不停变换狂舞。道道剑气由重剑不断迸发。

    攻出的七把巨剑虚影也未停滞,随令出剑行,变换剑招暴刺各自方位。

    后浪千人明显强于碎散的前浪。巨剑虚影携后至剑气刚砍翻浪中数人,便被随后掠阵的银剑迅速补上。七剑凶猛狂攻仅对暴雨银芒的推进延缓几分,一时难以破散…

    面对越来越多被第一波砍翻的碎浪,聚合补上。原本千人的后浪,逐渐汇聚成了两千人滔天怒海。

    在这同时,两翼千人的圆阵包围正在快速缩窄,只剩方圆数二十丈空余…

    七剑狂攻在四千人海面前,明显处于弱势。很快便显出不支趋势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北五平,横扫千军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寻嘴巴喃喃了半柱香时间,但再快的剑也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。巨剑不止砍杀,却始终有银剑流入,逼得七剑不得不逐渐反攻为守…

    “东南七上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星归位,坐忘无我…”

    又坚持了一刻时间,夏寻终于在喝出一令守势后,停了。

    “守!”墨闲跟着也喝一声,重剑下指。

    “刷刷”七色巨剑瞬间止攻,再次归位,围绕二人戒备八方。

    七星剑退,两千银剑巨浪没有顺势强推,反而收剑横胸,慢步逼近。

    方圆百丈,密密麻麻一片茫茫银白。四千白袍银剑,已经团团围住中央两人,成困兽之局。包围圈在逐步收紧,闪烁银芒正蓄势待发…

    被紧紧包围的七把巨剑谨慎环绕两道人影,象落入狼窝的羔羊,那么单薄无力。

    “不好办,被包围夹攻了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要败下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人数差距悬殊…我们还是准备出手救人是好…”

    几位金甲人窃窃私语…

    只是问天的大儒却比先前安然了些许,特别是那位阁主,还隐隐有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小看那位小哥的智谋了…他正在诱敌深入。按刚刚两轮的交锋来看,七星虽然凶猛,但是对于四千劲敌而言,攻面还是太小了。而现在敌人成圆阵夹击,真正能出手的只有最内层的区区数百人,反而对七星攻袭有利无弊…”

    问天大儒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四千敌一,若对方使用车轮战,这样的优势也荡然无存了…”

    一位金甲人疑惑辨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那位小哥还有妙招吧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几人私语时,场间双方僵持再至冰点。

    包围圈已被逼入十丈之内,明灭剑影忍不住微微颤动,随时再次暴起…

    夏寻没有犹豫率先开口: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瑶光镇南北”

    “东七南五平,生太极”

    “西北六上一,吞日月”

    “正前十五,转乾坤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字语从他嘴中极速吐出,几乎没有抑扬顿挫,只为说而说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墨闲反应不慢丝毫,暴喝一声。七色剑影瞬间暴涨八分长宽,随他手中重剑疯狂舞动。迅速遂令攻出…

    “杀杀…”圆阵最内层,数百银剑由外而内,集聚冲袭。

    “杀杀…”前者刚出,后者紧跟着跃起,由上攻入。

    “杀杀…”更后者继续类推。

    “杀杀…”

    数息间,四千银剑如果蝗虫过境。方圆百丈无论天空、地上都是茫茫人影,全数涌入扑杀,不留后手!

    “天枢东南七,横扫六合”

    “右移七步”

    “天玑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煞…”“轰烈…”

    面对铺天盖地的蝗虫,中央七剑暴动如雷奔。恰似七道狂怒巨龙,围绕夏寻两人周遭十丈内,疯狂踹动。

    狂龙所过皆银芒迸散,绽出一道数丈血雾喷溅。疯狂猛劈狠砍间,毫不留情。通常一道巨剑遂令暴动,便直接扫破数十人,甚至收割几条人命。

    奈何人实在太多…

    几十上百人的消逝,在这片数千人怒海中根本激不起半朵浪花。往往一道狂龙刚刺破百人夹击,随后的银剑便立马补上,继续攻袭。

    由内向外看,被包裹的两人,就如同一条深陷怒海漩涡的小帆。天上地下都是银色狂风暴雨,不断冲击。如果不是有七道狂龙在奔雷狂舞,挡风遮雨。这条小帆,不出片刻便会被怒海吞没…

    “杀杀”

    杀无止尽,一波未退一波又起。

    “正前,四象”

    “东北上六合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右移五步”

    “西南八荒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寻声音渐渐沙哑,但语速仍是极快。面对越来越密集的银芒,他吐字越来越简洁。由于四周敌我不过十丈,出招距离他便不再报出了,就连招式名称他也简化成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墨闲的右手,更是一语未尽后招先起,舞出千百残影。舞得狂龙直击众人薄弱处,不时缓下后至几分冲势,或断去些夹攻剑招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七道狂龙也只是死死地压制住,四千银剑逼入的脚步,并未扩展半丈。

    “这个墨闲居然能同时操控七剑!!”正殿一位老道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“呵…”

    之前口出恶言的肥硕道人,不削耻笑:“是那个出窍小子神识够强大,能同时辩知全数方位,作出破招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的剑也实在太快了…”

    “是太快,几乎一手控七剑,绝非常人能做到的…”

    当看到场间两人所展现的力量,超乎想象时。左侧那些道人也在纷纷细语。

    “一敌四千还能抵挡这么久,此人不像是冲天境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后的小子神识很恐怖,传言应该有误。绝不止百丈…”

    “七星院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两个变态,不比宫里的那两只怪物差多少啊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还有隐藏…即便是圣器加身,一个冲天境绝无可能做到这一步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场间角斗,逐渐进入白热化。

    方圆百战的战圈,在不知不觉中向右平移了数十丈,地上的血泊也跟着平移了数十丈。陆续被狂龙砍翻飞出的残躯,勉强能凭凑起百来具人尸。

    “南北六合”

    “西南剑冲”

    “右移十四”

    “正前两仪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银芒还在爆射,根本没有弱下的趋势。而且战圈正在逐渐收缩…

    现在中间空余只隔六七丈…

    墨闲两边鬓角已经开始冒汗,但从他平滑的嘴唇不难看出,他仍然淡定。前方千百残影已及周身暴动的七道狂龙仍在死死支撑着小帆慢行。

    “东西气冲”

    “右移七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…

    战圈收缩到了相隔四五丈,向右偏移近百丈。

    在外围观战掠阵的众人中,似乎有几位眼明者,看出了其中些许端倪…

    而,站有右殿之前的那位抱剑青年,则是最明白的一人。怀中银剑被他缓缓取下…

    再战半个时辰…

    “东北横扫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千白衣开始泛出点点猩红,战圈之后残躯断肢正在重叠堆起,由圈内溅出的血水被剑气狂风吹得四处飘洒。

    “东北横扫…”

    “东南…”

    “右移十八”

    “还有余力?”

    “西北挂角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寻声若蚊蝇,嘴唇干裂出丝丝血丝。在道令同时简短问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把握了”

    墨闲手舞残影,言简意赅地回了四个看起不搭边际的字语。只不过,他相信夏寻能听懂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右移十”

    “东南日月”

    夏寻确实能听懂,只是他没有即刻做出下一步指示。依旧道令狂龙铁剑,苦苦支撑着正在收缩的战圈…

    “小哥想要突袭了…”

    南面一位大儒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太明显了,那人已经有所防备。如果他们没有后手,那便不可能有机会了”某位金甲人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”“我还真没见过夏小哥没有后手的时候,他做得越明显,代表他的后手越强大…”另一位大儒说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他们好像撑不下去了…”

    “等着吧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角斗这边,夏寻两人确实很吃力了。

    战圈相隔只有三四丈…

    “东北四象”

    “西南…”

    随着相隔的距离越来越短,数千银剑所洒出的银芒越来越密集,威猛。

    隔着两丈…

    “正破穹苍

    “右行…”

    现在整片怒海已经完全遮挡了外人视线。大家只能看到银灿灿团人影,成半颗圆球包裹周遭数十丈,不断的朝内涌入。

    小帆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隔一丈,双方已经没有空余…

    “杀杀!!”

    杀机已现!

    数千银剑齐声大喝,突然发威,数千银芒徒然暴涨,如九天银河无尽倾泄!

    与此同时夏寻神色一凝,几乎用尽全力发出一串道令!

    “天璇镇山河”

    “玉衡生太极”

    “正西七十二,三环套月、剑飞惊天、凭虚御风!”

    “呀!!”夏寻话音刚落,墨闲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七星剑芒瞬间暴涨数倍,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“噌噌…”

    一把橙剑镇守两人身前,其余六剑几乎连成一条直线,成条彩色巨龙冲入正西面的怒海人群…

    “咔咔咔…”

    巨龙极其恐怖,行如雷动,击如天崩。所过之处皆是一声肉碎骨裂,毫不顿缓。直把漫天银海刺出一道数丈窟窿,仍不减速,一路破西狂奔…

    没了七星阻挡,漫天银海瞬间倒塌…

    “纵云,出!!”

    一令喝出,墨闲没有迟疑,拦腰提起身后夏寻。便化为残影,紧随巨龙一闪而出…

    残影刚现,正西之外…

    “噌!”银剑出鞘…

    紧接着!

    “当当砊…”铁碎声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