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三十五章 无辜百姓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十五章 无辜百姓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天,灰暗

    岳阳,静…

    城东的积雪很厚,很冷,很危险。

    十里东雅大街上,已经两天没有出现过寻常百姓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两旁楼宇,门窗皆紧闭。屋内的人儿,无不被充斥在空气中的肃杀,吓得战战兢兢,大气不喘。微颤着身躯,不时从缝隙中挤出畏惧的目光,看看外面的强人走了没有…

    无论在那个朝代,像这样的寻常百姓总是被排在最底层,受尽欺凌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那些持剑的院府弟子,其实和城外的山匪大盗没什么两样。同是利刃在握,手起手落喋血街头。同是背靠大山,杀起人来无需偿命…

    让人惧恨。

    但,世间向来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强者为尊,弱者鱼肉,便是天理。没人会为此予他们说上一二…

    随着两旁楼宇投出的目光越来越多…

    踏进东雅大街的那些铁剑,开始逐渐缓下步子,变得小心…

    自入城东以来,四千麻衣铁剑,都未曾出鞘一把…

    而这条大街的尽头,就是纯阳道观了。

    只要观里的那些道长不是傻子,那就不会把此次的战场定在那座道观里头。

    因为,在那里动手,面对四千铁剑的狂轰乱炸。无论最终胜负如何,这个道场,肯定就没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还能成为战场的地方,那便只剩下这条十里大街了。

    因此…

    剑,很快就要出鞘。

    而今日的东雅大街,也必然要见血…

    四千铁剑缓步前行,离尽头的那座道观越来越近,周遭杀意也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两旁楼宇内,渐渐有人影按耐不住,不时寒光闪烁。沉重的呼吸声、脚步声逐渐压过了狂风落雪。

    离那座道观只剩下一里余路程…

    随着铁剑逐步逼近,破开了遮挡视线的风雪,前面隐藏在风雪中的两道人影,逐渐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当真正看清两人的面容时,铁剑诧异地停下了脚步…

    场间一时无话…

    没人问这两人为什么没死。也没人喊着,要他们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因为,双方人马都知道。既然问天铁剑破雪而来,而两位纯阳弟子也在此等候。那…此处无疑便是见血地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利刃出鞘声,从街上、屋内、雪里陆续响起…

    数千道寒光剑影,折射数里冰雪。霎时间,耀眼光芒闪烁,明灭不断。

    拦路两人举剑过肩蓄势,两剑气芒缓缓盛起…

    四千麻衣剑阵八方楼宇、雪地…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一声杀令,喝破风雪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“杀…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两位拦路的纯阳弟子齐齐出剑,两旁楼宇门窗同时迸裂,四周覆雪顷刻暴起。

    无数蓝白人影,从楼屋内、雪地里、阴影中疾速踹出。如群鲤争食,携千万银芒刺破此间暴雪,汹涌激射。

    “攻…”

    四千麻衣齐吼一声,迎着八方飞雪,执剑猛攻。剑气绿芒,如繁星萤火点亮十里昏暗长街。

    “乒乒…乓乓…”

    兵刃交击,银绿相撞。八千剑影瞬间互相交错,八千气芒徒然炸迸,道上风雪肆意狂舞。无尽的气浪爆破,把此间天地轰出千百巨浪,四千纯阳对上四千问天,打出无数战团,疯狂厮杀,凶狠无比。

    大街上下,漫天刀光剑影乱闪,片地残血四溅。

    数息时间,周遭房屋被千百剑痕加身,破裂。刺空的剑气刀芒,不时射出战圈,破入楼宇,惊起阵阵凄凉的尖叫哭喊。

    残暴至极…

    “不要等官府来人啦!快跑啊…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经受不住恐惧的压迫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尖叫一声,便提起颤抖不止的双腿从屋内跑出,绕过自家的房子。打算走入侧边的巷道,然走逃到更远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面对如暴雨倾落的气芒,一个普通百姓能踏出这一步,确实鼓起很大的勇气。虽然那条巷道不长只有三丈…

    “嚓”

    “啊…!”

    在他即将走出巷道的一刻,一道落空的剑气在他身后掠来,瞬间把他拦腰切半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才刚出口,便随着躯体的倒下,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没人听到…

    两条江湖大鳄的撕咬缠斗,仅仅开展了半柱香时间。过膝的积雪便被全数化尽,原本一路平坦的东雅大街,已经看不见一块完整的砖石。除了细沙碎石,便只有新落的鲜雪与血…

    “蓬…”

    几间稍小的房屋,再也承受不住剑气余波的摧残,轰然倒塌了。

    数道凄惨的叫喊,从瓦砾从传出。

    没人理会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街上的风雪和碰撞声太大,那也能隐隐听到几声小娃的哭啼,很是凄凉…

    那些房屋倒塌的同时,似乎也震破了其余楼宇间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跑”“逃…”“不要等了…”“守军不会来的!!”

    有几户胆子稍大的人家,也都终于鼓起勇气。扯起自家的亲人,就壮着胆子破门而出,死命地奔向远处的巷道…

    十里大街,万人撕斗。跑出的几人就如怒海行帆,滔天巨浪把他们随意扑打,他们只能舍命前行…

    漫天的剑影气芒,无情地洒落在这些拼命奔跑的人儿身上。负责守护外侧的几位壮年男子,被一道道光刃,迅速分解躯体。一条数十丈的血路由他们家门口,一路延伸至理他们最近的那个巷道口。

    直到最外围的几位男子倒下时,他们只剩半个身躯。还有半个,被陆续落在了血道上…

    “大黄家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别等了…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爹爹,我们也走吧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呆在屋内惶惶不安的人儿。亲眼看着那几户人家,惨烈地从巷道逃出。都不由地深深体会到外面的恐怖。

    同时,大家似乎都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曙光,纷纷犹豫…

    “蓬…”“蓬…”“…”

    两旁的楼宇,仍在陆续倒塌。

    瓦砾中的凄喊,如割肉钝刀,不停地折磨周遭人儿…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一起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!不走也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一小部分人,终于被恐惧逼疯了。他们不顾一切地跑出楼宇,疯狂逃向最近的巷道…

    这也让得十里怒海又多出了些许帆舟…

    随着一bobo巨浪,无情的拍打,一道道凄惨叫喊,响片整条大街。

    有些人儿,被余波切碎血肉,最终倒下了。也有些人儿,被撕去了腿脚,瘫倒了。还有些人儿幸运地拖着残躯,爬过来那些小巷,出去了…

    这些逃出生天的残躯,给还留着屋中颤抖的平明,带去了一阵又一阵的鼓励。让得更多的人儿,决意逃离这条恐怖的大街…

    周遭楼宇,已经被摧残得体无完肤。倒塌的频率正在加速。

    被恐惧逼疯的人儿,也越来越多,几个人,几十个人,几百个人…

    直到最后,数不尽的平民举着瓢盆,或抱着娃娃,或抚着老人、妻儿从门墙跑出,又或从窗台跳下,拼命地涌向那些通往外处的巷道。

    奈何…

    此刻,整条大街布满了冷漠的刀光剑影,以及无情的气芒炸迸。能让他们通行的边路没剩多少。而那些能让他们逃离的巷道,就更窄了…

    这无数的人儿,就如同无数的蚂蚁。战战兢兢地挤在大街的边缘,挤在巷道的入口,还有更多的正从楼宇中陆续挤出。

    大街上乱舞的剑芒气浪,如同一把死神镰刀,一波又一波地收割着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十里长街

    仿佛成了十里人间炼狱…

    在这里,死伤最多的不是大街中央激斗的弟子。反而是道路两旁,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…

    在这里,再弱小的剑芒,都能掀起一片鲜血挥洒,残肢四散。

    无数被切去肢体的人儿,跌坐在街边,紧捂着喷血的切口,凄惨尖叫。无数失去亲人的孩儿,恐惧地遥看四周,失声哭啼。还有无数的躯体倒在血泊中,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而那些还能站着的人,无情地踏过倒地的伤人,孩子,血尸。拼命地往那些窄小的巷道挤去。惶恐、绝望充斥着十里炼狱。

    凄喊声,惨叫声,声声渗人心神。

    厮杀中的两院弟子,充耳不闻…

    平民百姓,总是最无辜的那一群人…

    大街的入口,

    静静地站着十五匹白马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来了许久,也看了许久…

    或是无意,或是故意。自始至终,他们只是不忍地皱着眉头,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夏寻牵着缰绳,坐在马背上。紧皱的眉头下,布满了愧疚神色。他看着远处楼宇上的一团覆雪,轻微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片刻后…

    “卜…”

    那团久久不动的覆雪,突然站起来一个人影!一身青衫白绣,三尺青锋背身后,是名七星弟子…

    他看着夏寻这边,微微点头回意,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哨子,放入口中…

    “吡……”一声长哨起

    紧接着…

    “卜卜卜…”

    十里大街两旁,千百间楼宇顶部覆雪,齐齐爆开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…”

    两千七星弟子同时拔剑,从雪中蹦出,下跳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”所有人几乎同时落地。

    “守!”他们并没有加入大街战局。而是齐喝一字,全身盛起气芒,举剑守在街边一侧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别杀我…”

    “大爷饶命啊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都没看到”“我们只是平民…”

    面对突然从屋顶落下的七星弟子。原本就惶恐不已的逃命人,顿时被吓得跪倒在地,不断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大爷,小的真的什么都没看到”

    “饶命啊…”

    “饶了我们吧…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只是…

    无论这群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逃命人,如何哭喊。他们身前的强人,依旧一声不出,只是专注地举剑守备。

    这两千七星,数丈一人相对而立,把十里长街连出两条细细青线。恰如两条防汛堤坝,尽数格挡落空剑芒。让得他们身后空出丈余宽的安全之地,容人行走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的人,仍在求饶,不敢离去…

    “快走”

    “赶紧走…”

    有些七星弟子,实在忍不住瞟了身后一眼,斥喝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所有求饶的平民,一时间转不过弯来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是…让我们走?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那些已经被吓破胆的无辜平民,才反应过来。感情,眼前这些人不是来杀人灭口的?而是来保护他们逃命的?

    霎时间,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愣在原地。在他们满是鲜血的脸上,不由露出了多种复杂的情绪。是疑惑、是感激、是大难不死的惊喜…

    “还不走!…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又是数声斥喝。

    终喝醒了这群可怜的逃命人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再矫情了,毕竟性命比什么都要贵重。在道谢几句后,各自扶起附近的伤者,便迅速地往最近的巷子走去…

    “这小子到底使出了什么阴谋诡计,居然让曹仁轩心甘情愿地做七星的垫脚石啊?”

    “难道二十年前那位又出手了?”

    “纯阳竟然玩了一出瞒天过海…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当最近一匹快马来到报信之后。岳阳楼内,那些原本就在云里雾里的食客,就更加难以自信了。

    十里东雅大街

    两大院府的厮杀,已经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大街上下一片鲜红。倒在地上的,没有伤员,只有死者。满地的碎肉残尸,若勉强拼凑起来,约莫会有个两千余人。

    现在还能在街上厮杀的人,体内元气也都消耗得七七八八了。修为差点的弟子,只要露出点破绽,接下来便是被一剑夺命的下场。聚元境以上的弟子稍微好点,但都基本上身中数伤。估计用不了多久,还能散出气芒交锋的,也就是只剩下冲天好手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那两人没死?”在街头看了许久的一位七星弟子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或许也憋在其他几人的心里。只是之前的气氛,不适合问罢了。

    夏寻拍落青衫上的积雪,卷起皮鞭:“余冠川的药方没问题,那袁静水的医术也肯定不会有问题。所以不单单这两人没死,那个尹天赐应该也没死…”

    十四人稍稍诧异,虽然夏寻没有说明。但他们也能隐隐猜到其中的一些意思。

    夏寻纵身下马,把皮鞭挂在马鞍上。继续淡淡道:“是时候走了…”

    ”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另外十四人,也随之下马。

    “腾腾…”

    十四道各异气芒同时盛起,聚在夏寻四周。

    一并缓步踏雪,走入东雅大街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