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三十二章 一盘棋局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十二章 一盘棋局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雪,变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岳阳城里的厮杀、伏袭已经没再发生了。

    十二道钟声唤回五千问天弟子,整个城西城北就真的看不到一个人了。飘落的雪花,很快就完全覆盖了满地的腥血、碎肉。

    这才让城里的百姓,心里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白绣的那一句“阁主口谕”让得七星十五人,迎着数百道怨毒的目光,无恙走入经楼。

    没人会去质问那口谕是真是假。只因,这位叫白绣的少女,如若野蛮起来,连堂堂问天阁主都要退避三舍,不敢触其锋芒…

    所以,口谕即便是假的,那也只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…

    这并不就意味着问天里的所有人都会怕她。

    当她领着七星院众人,来到经楼楼梯前时,就有一把铁剑把给她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阁主有令,问天弟子不得上楼!”拦她的是守经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有令就有令啊!让曹老头下来!”

    白绣气鼓鼓地嘟起嘴巴,就要发飙。

    夏寻走前一步,微笑地看着她,说道:“送到这里就行了,谢谢你。算欠你个人情…”

    “事完了,请你吃烤肉…”

    白绣嘟着嘴碎碎念道“这曹老头,害我糗大了!…”

    夏寻一笑而过,便往楼上走,身后十四人随行…

    经楼二层,今日很静。

    因为,这里只有两个人,两把竹简。

    还有一盘棋局…

    对于冒然上楼的七星众人,两人都不闻不问。就当没看到一样,继续相互落子…

    夏寻没说话,非常干脆且无礼地从旁桌拿起一张凳子、一只瓷杯,往对弈两人的中间一摆,直接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静静地坐看着…

    棋局下了有好一段时间了,棋盘上几乎布满了两色棋子。

    白子形大龙围堵之势,百子相连,绞杀腹中数十目黑子,这似乎是一个死局…

    可是,细细来看,在白色大龙的腰腹之地,本应该是四颗白子坐落的地方,却放着四颗黑子。让整条相连的大龙,生生拦腰断去一截,反成了屠龙的一刀。

    盘面上的黑子已经不多,但势在凶狠,布落之处皆为杀招。整个大局一眼看去,看似黑棋被食子无数,步步危急,实则白子已在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显然,对弈两人都知道收官已近。所以每落一子,都需要酝酿好些时间…

    两人对局,一人观棋,各自不时的抿上一口清茶,或满上茶水,下着了妙手,还会偶尔引起对局者微微不悦,或观棋者的不禁点头…

    除了没有一句言语外,所有动作、情景显得是那么的自然。自然得,甚至让同行的七星弟子都认为,夏寻真是来观棋的…

    天上雪云遮蔽了整个岳阳城。让人看不清日头位置,分不清现是何时。

    在十二道钟声清空了西北两城后不久,城南城东的纯阳弟子也隐去了踪影,

    当抬尸的劳力,搬回最后一具尸骨…

    当最后一匹快马奔入岳阳楼…

    此间岳阳三千里再无人迹,唯细雪乱舞,寒风呼啸…

    真要下雪了,

    应该是一场大雪,比十日前那场还要大得多得多。

    “布置好了”

    城东纯阳观侧殿前,一位纯阳弟子微声说道。

    常乐抱着银剑,看着天上的雪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七星院,西楼前。

    七位院长仍然没动,只是身上好像少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天枢院长有些忧心:“我们不出手,真的好吗?毕竟事情不是冲着他去的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想逼着我们出手而已。我们要出手了,事情就真不能收拾了。”吕随风坚定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既然赶去,必然有一定把握。我们只要配合就是了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越来越黑

    城中大小楼阁,逐渐燃起点点灯火。

    五千问天弟子分散在经楼各处。白绣挨着楼梯扶手,睡去。

    楼上那位黑发及腰的中年男子,已经执子冥思许久了。

    只是,对局者和观棋者都没出言吹促…

    犹豫许久的白子,终究还是被放回棋简中,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“老曹,我想悔棋三手”

    诡异的自然,终究是被自然的声音打破。这是七星众人登楼后,此间响起的第一道人声。

    对于白子提出的要求,曹阁主没有回答,而是微笑地看向夏寻,像是在询问。

    “迟了”夏寻的语气很冷。

    执白子者潇洒地扫了一下遮额的长发,玩笑说:“不迟,毕竟我的大龙还在,杀局已成”

    夏寻抬手指着白色大龙腹部的四颗黑棋说道:“曹阁主已经选择破局了,我还在里面,所以只能是你迟了”

    这话,夏寻说得深奥难明,就连在棋道上略有研究的几位七星弟子,被不知其所云。破局,怎么会是被选择的呢?

    夏寻继续说到:“如果要悔棋,那就得悔到李岩被你杀死的那一步。否则此局无解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哈哈”白棋者开怀大笑,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笑话般,边笑边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小友,切莫含血喷人啊”

    夏寻没有理会回荡的笑声,自顾自地冷冷道:“我本以为曹阁主就是那个本后的布局者,所以其实今天我特意来找他的。“

    “但,当我上山遇到白绣后,才发现我好像算错了。”

    夏寻拿起瓷杯,饮尽:“等我坐在这里看完了棋局。才知道,原来我还是算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破局者,又怎么可能会是布局者或是一招杀着呢?那只是一枚无意间被你们利用的棋子罢了…”

    笑声息了,场间变得有点压抑。

    白棋者平静说道:“小友的诛心之论,未免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夏寻摆摆手,冷笑反问道:“你知道破绽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白棋者不答,夏寻继续说:“你太急了,所以你让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日之内,你连下两道问天杀意令,配合纯阳观尽灭七星生机,不留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显得你太急了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算到我会重伤尹天赐,能算到我会伤纯阳。却万万没有算到,在踏雪时,白绣和罗诀居然和我有了一份交情。而白绣恰恰就是这个局里的意外,他是阁主的软肋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问天不出手,光一个纯阳分观,恐怕还断不了七星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有些事情,让问天来做会更适合,比如逼着七星破那份誓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怕了,你怕曹阁主会隔岸观火,怕问天的局会迟则生变,所以你不得不急。急着跳出来,点着这团大火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因如此,当我在遇到白绣和看了棋局之后,便确定了,那位在问天布局的人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用时不长…

    可是天上那片雪云,已经被压得极低了。

    云中吹下的寒风,冷彻刺骨。即便呆在经楼内,也让人冷得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而你之所以这么急着断七星生机,只能证明一个事情…”

    “死去的那些人,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的推算而已,你不觉得牵强?”白棋者没有任何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问题,我一直想不明白…李岩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夏寻拿起茶壶,把空杯倒满:“一位天启境医道高人,或许救不了道心毁损的李岩,但留下半月性命总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瓷杯再次喝尽:“百年山参五分,老米一两加麦冬五钱,水煎温服。便可救回经脉无损的尹天赐,连服五日便可下床,但他居然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今天总算明白了…”

    话没刚完,整个经楼二层为之一冷!

    夏寻身后站着的十四人顿时全身紧绷,手触兵刃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因为,这冰冷的源头,就是那位执白棋者的眼神:

    “你是怀疑我的医术。”

    夏寻不为冰冷所动,看着他的眼睛,冷笑道:“你的医术必然高明,只是药方有些问题!又或者…”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更冷了,白棋者的眼神,隐有杀意:“你没有证据”

    夏寻依然冷笑,缓缓转头看向曹阁主:“本来是没有证据的…但,阁主既然选择了破局,那便无需证据了…”

    那位曹阁主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,此刻他仍旧只笑不说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夏寻从怀里拿出一纸信封,继续说:“不过今日晨间,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些证据”

    “沙”

    信封完全掏出的一瞬间,冰冷的气息瞬即冰冻了整个经楼二层的空气,白色冰霜迅速在书架、桌子上凝结,蔓延…

    “噌”“缝”“咔”“……”夏寻身后十四人同时爆出体内气芒,各自血脉、功法传承虚影齐现身后…

    夏寻对凝结的冰霜视若无睹,把信封稳稳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白棋者眼神中杀意已不再隐藏:“就凭这些,说明不了什么”

    夏寻没有看他,而是一手把棋盘上的落子,全数扫飞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棋子如雨,散落在地,不断蹦跳…

    “当然,仅凭这些只够吃掉吃掉你这颗子,还救不了局。所以我昨日没来找你…”

    夏寻说得很慢,在说话同时,夏寻拿过两个棋简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不明白,你们忍了这么多年都没出手。为何我刚到岳阳,就成了你们出手的契机呢…”

    “直到昨夜…你居然敢无视七星身后那位的存在。真的散出问天大儒,伏杀七星教习…

    你的胆子实在太大了!

    所以,今天你逼得我不得不怀疑,那座宫殿出了些变故。又或者你身后那位站得足够高,比问天大山还要更高…”

    “又或者,都有…”

    “沙…”

    冰霜瞬间覆盖满屋,成了茫茫一片银白,冰冷的气息夹着杀意仍在向外扩散,漫出经楼

    白棋者缓缓拿起桌面上的青色竹简。

    那位曹阁主终于没笑了,神色戒备地看着对桌,右手已经放了在墨玉竹简之上。

    “问天向来不问江湖朝堂事,二十年前便是如此,所以才不在契约之内。那又怎么可能容得你放肆呢?”

    或许是气息真的太冷,夏寻的嘴唇渐渐开始发白,呼吸间有浓浓白雾喷出。

    “我想,这一点,早就在你身后那些人的预料之中的。”

    他从棋简中取出棋子,逐个排落在清空的棋盘上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只是个棋子而已,而他们肯定还会有后手…”

    白棋者看着夏寻落子的手,缓缓把青色竹简膝上,冰冷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…”

    夏寻冷冷一笑,边落子边说: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的神兵录,曾经记录过一则密辛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