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三十章 生死契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三十章 生死契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岳阳楼

    随着两千玄甲退出东门大街。

    百十骏马急速回禀。楼内聊得热火朝天。没人不在讨论着七星院一事,甚至有些好事者,还为三日后的结果开出赌局。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楼上最大厢房内,七位乡绅豪商围坐一台。台上佳酿珍馐足显奢豪,却少有人动筷。

    “这道阳谋太霸道了…”

    “契机一现,直接出手,不留半点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但,岳阳王府居然敢出手抢人?难得难得…”右侧的高瘦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那位王爷和七星院有点渊源,才被逼得出手。估计三日一过他也就怂了。”对面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那小子有无可能在这三日之内,把直的辨成歪的?”一位美妇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难…即使那小子谋略通天,要拿不出点实在的东西,以秦烈的性格必然踏灭七星。”高瘦男子分析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”

    这时,坐左侧的一位巨大金色人影说道:“那小子敢出来说话,至少还有点依仗。不到最后一刻都不好定论啊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对那小子有信心吧?”**差异道。

    巨影直勾勾地盯着**胸脯,色迷迷回道:“很大,呵呵”

    **也不害臊,把身子一挺:“赌一把?”

    巨影一舔舌头

    “万石…”

    玉衡院,最大的那间楼阁内。

    七位院长和十四位冲天境的七星弟子,随意坐在往日娃娃们念书的座位上。二十一道目光齐齐落在夏寻身前的那张明黄色纸条上。纸条上留有八字纤秀小楷…

    “明枪我挡,暗箭自防”

    纸条是那位叫胡三言的王府师爷离开前偷偷塞到夏寻手中的。从语句措辞上看,应该是熟人所留。字面意思很易懂,就是两千玄甲这把明枪,岳阳王府会替夏寻挡下。但江湖中的两大门派,便要七星自防了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岳阳王?”夏侯问道。

    夏寻摇头…

    “那就出奇了,这岳阳王居然敢横插一手,这不像他性格…”吕随风扶着几缕胡子,疑惑道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疑惑也正是夏寻此刻所不解。

    天下人皆知,幽居岳阳的那位王爷,向来是胆小怕事,甚至可以说是懦弱不堪。别说要他去得罪朝堂重臣,就连岳阳城内的江湖门派,他也从未敢差遣一二。

    而在十五年前那个帝星暗淡的夜晚,他更是亲自把身怀六甲的王妃送入宫中,自己则在那个奢华的宫殿外侯了整整一夜。那一夜,王妃的惨叫响彻了半个皇宫,而他则敦笑了一夜。翌日天亮便独自返回岳阳,至今仍不闻不问。可见,这位岳阳王是如何惧怕朝堂之上的那位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可偏偏就这么一个懦弱王爷。今日却为了一个毫无瓜葛的少年,居然敢强调四千兵士抗衡朝中的兵部大员。这让在做众人百思不得其解…

    “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,至于他想要什么,日后自然清楚。”夏寻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吕随风玩味地笑道:“你就这么有信心能等到日后?”

    夏寻尴尬一笑,刮了刮鼻梁:“暂时没有”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夏侯一拍桌子,猛地站起身,指着夏寻:“那你还能笑得出来!三天啊!你怎么不说多几天啊?围着岳阳跑一圈,三天都不跑完!我们还查个屁啊?”

    夏寻把桌上纸条卷起,小心放入怀中:“说多了,秦烈不会同意。不过,三天时间应该够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几位眉头不展的弟子,顿时一喜!都直勾勾地看着夏寻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有三天时间可用。而那位深藏的布局者,既然已经开始收网,必然不会容得我们有机可乘,必然就要继续落子。当他再伸手落子时,那就是这杀局中的契机…”夏寻继续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收网、契机!你可不可以直接点说该怎么做?”夏侯恼火道。

    夏寻想了许久…

    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最后憋出一个字:

    “等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一个“等”字,让之前所说的一切言语,瞬间化为虚无。众人心情一落千丈…

    可是…

    夏寻要等,几位院长可不能等,毕竟这涉及到七星院生死存亡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说三日后,那位懦弱的岳阳王能不能保住夏寻的小命。光说死去三人身后的两条江湖大鳄,七星院也要给他们个交代…

    而更重要的是,这件事情发生之突然,三人死去时间之离奇,两千铁骑扑来之迅猛…

    这一连串转折脉络,把整个事件的盘面都表现得太过理所当然和巧合…

    巧合得,让七位院长都同时隐隐觉得,这一切似乎并非表面上的简单,更像是一个蓄谋已久的围捕。

    而目标,正是七星…

    恰如千百饿狼潜伏八方,等待羔羊走入猎场,分而食之…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逼得七人不得不往他们身后的那个方向去,发生联想。

    也不由得他们不做些什么…

    众人散去,夏寻独自坐回溪边。

    十四只大鸟冲天飞出,千百骏马由七星各门四散。奔波岳阳各处,查询踏雪三人死因缘由。

    这些人散出没有多久。

    城东另一头…

    纯阳观,主殿大门被人推开,走出一位穿游龙白日袍的老道,他冷冷扫视广场一眼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噌……”四千银剑同时出鞘

    “去吧”

    “刷刷刷”四千弟子瞬间疾出纯阳。

    问天经楼内的那条楼梯。

    一位黑发及腰,眉宇间精气十足的麻衣中年男子,手握青色竹简,走下。

    “擦擦…”经楼内正在读书的问天弟子齐齐合起书册,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看向楼梯…

    “辱我问天者”

    “诛!”数千儒生同喝一字

    “犯我问天者”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缓缓抬脚走回二楼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”数千弟子陆续快步走出经楼。

    “哎”

    回到二楼的中年男子,坐在一张竹椅上,拿起桌上瓷杯,抿尽。重重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忽然间…有些看不懂你了”

    一把墨玉竹简被人轻轻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了来者一眼,微笑说道:“我说老曹,李岩被气散我能忍,毕竟他也快时日无多了。但尹天赐可是他关门弟子,也是你我门下。他的死,你能忍我却不能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”那位曹阁主坐下说道

    “你是怕七星那个吕神棍发疯?”中年男子放下瓷杯,继续说到:“只要长辈不出手,难道他真敢这么不要脸,对小辈出手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尹天赐…”

    这一天,下午起,

    岳阳城内绝多数院府皆闭门谢客,百万商铺提前歇业,街上行人寥寥无几。所有人,都能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肃杀气息。

    这一天傍晚…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一位七星院弟子骑快马,在空旷的街道狂奔着。可能是跑得太急,周遭的异常他都没怎么留意…

    真的太急了…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“嚓嚓嚓…”十多个灰色人影从两边房屋跃出!

    马上的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…

    “刷刷刷…”十多把铁剑迎着快马瞬间就刺入了他的身体!

    “御…”“哒哒”那名七星弟子连人带马顷刻倒地…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你…”他连话都没说完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…”“啊”…那十多把铁剑就已经冲到他身前,举剑就是一顿乱砍…

    随剑起剑落,不断惨叫…

    那十多个人影,自始至终一声不发。

    直至那位七星弟子血肉被砍成烂泥,方才罢手。

    在这位七星弟子被乱剑分尸的同时。

    那股弥漫岳阳城的肃杀气息终于凝聚成了无尽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数百起厮杀、武斗在岳阳城内的大街小巷,同时爆发。城内排名前三的两大院府,都不约而同地对七星院发起了,生死攻袭。

    只要是外散查探消息的七星弟子,无一例外,全部遇伏。纯阳据城东城南,问天巡城西城北,默契非常。见七星装束者一律白刃相迎,毫不留手。

    而那些遇伏的七星弟子,则可怜至极。在毫无防备之下,忽然遭遇十倍于自己的强人突袭。修为弱点的直接被乱剑穿心,即使强点的也都只能拼死逃出。运气差的甚至在逃命中遭遇二次伏击,惨死剑下。

    这些伏击者的手段都极其残忍。在以十敌一的情况之下,七星弟子少有被一招取命者,更多的是被留下千百剑伤后,凌迟放血或分尸碎肉。除此以外,伏击之人还不忘在死者胸前,用剑留下八个血字…

    “以彼之道,还之彼身”

    夜已深,

    千百道细长的血龙,从城中各处流进七星,聚在西楼。

    城内的厮杀只发生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,便逐渐平息。但近万问天、纯阳弟子仍在城中四处巡逻。见疑者拿,遇七星者杀。

    而那些前来收尸的,则都是城中劳力百姓,两院弟子也便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毕竟暴尸有违人伦…

    西楼之下观星台,数百具苍白的尸体整齐排列,三千七星弟子,教习围着观星台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夏侯,一身剑伤不止流血,紧握着拳头。和另外十二位冲天弟子一并站在七位院长身后。

    七条巷道不断地有劳力抬着尸体走来。尸体很多,整个观星台都被放满了。看着这些一起生活多年的弟子,七位院长也忍不住眼睛湿润,颤抖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都想不到,问天和纯阳在这件事情上会下如此狠手!想不到两大院府居然动用了几乎所有弟子,来封杀七星的一切生机…

    午时散出弟子一千二,晚上只有百余活着回来,剩下的全躺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这让人怎么看,都不象是在为人寻仇,更像是一种蓄谋已久的摧残。

    而,对于某些经历过二十年前的那场惊世之战的人儿来说,布局者的来意,已经毋庸置疑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还不清楚,出手的人是谁罢了…

    “哌…”

    天枢院长狠狠一甩袖子,咬牙忍怒:

    “别等了!我们出手吧!”

    天璇院长轻轻抹了下,脸上积尘。

    “那就中计了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,小子们被人欺负?”天枢院长怒声更大一分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要逼着我们出手!”

    天璇院长无奈摇头:“如若我们真的出手了…恐怕,事情就无可挽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”

    吕随风缓缓张开干裂的嘴唇

    “继续等着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闲没在观星台。

    他回到七星院后,便直径去了玉衡院。

    夏寻仍在溪边,应该是整整坐了一个下午。墨闲没有说话,像是怕打搅什么,只是静静站在夏寻身后。

    当他在遇到伏击的那一刻,他就立马明悟到了夏寻说的“等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此时,他身上的伤不多,但两道穿透肩胛骨的创口,说明他伤得并不轻。作为七星院首席弟子都被人伏击重伤,那另外的一千二百人的下场必然凄惨百十倍。所以他没去观星台,

    是怕落泪…

    墨闲等了很久很久,从白天等到了黒夜。

    期间,夏寻也只是在拜托他照看西瓜、大胖二人时说了几句话,便又陷入了沉思状。

    直到夜深…

    夏寻才收起泡了半天的双脚。

    “你有话想问?”夏寻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夏寻看着墨闲,想了会,惭愧道:“如果七星不落子,那位布局者也不会再次出手。那我们只能等死了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千二百条人命”墨闲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人太少,就引不出他落子的契机”夏寻说到

    “是不是山顶那位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手段太霸道了。恐怕…”

    “是由我而起的?”墨闲直接断话,没让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夏寻放下裤子,向自己厢房走去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墨闲看着离开的夏寻,没有继续张嘴,似在思考。

    直到夏寻就要走入厢房时,方才开口

    “你说,我做。人不能再死了!”

    墨闲早上也说过类似的话,但这次少了个我们的们字。

    夏寻回头微微向墨闲鞠了一躬:

    “那就等睡醒,明天我们再上山看看吧”

    “诶…卡”夏寻进屋关门。

    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。先是问天遭遇,后是玄甲破门,再是问天、纯阳共伏,这些都表明了那位幕后布局者的强大与果决。一串连环计,直把人往死里逼。即便通读古今经纶,谋略近妖的夏寻面对,也实在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他草草洗刷过身子,便准备躺床上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咄咄…”有人敲门

    夏寻疑惑地看着门口,只见是一个巨大的影子,乍的一看,不由吓了一跳。幸好,细看去,影子还有四肢及头颅的,是个人。

    “请进”

    “诶…”紧接着门开了。

    夏寻微笑的问道:“这么晚了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老子要见你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