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二十六章 天玑玉衡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十六章 天玑玉衡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赏雪台上赏雪人,惊…

    他们真切地目睹了山间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所以震惊…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猜到那位少年会有后手,但,没有人猜到他的后手会如此决绝、强悍…

    就在数息前…

    那两名纯阳弟子欣喜转身喊话的瞬间…

    昏死地上的少年,居然突然乍起了!

    他手中徒然出现了两把古朴的精钢重剑!

    瞬间实在太快,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…

    两把重剑就已经狠狠插入了两名纯阳弟子的腹间…

    时间仿佛被定格在了这一刻。山内山外所有人都震惊地,瞪着眼睛,看着那位少年和他手中的两把重剑,一篮一青。

    此刻,

    在绝多数人眼里,这名少年真的很恐怖,甚至比他手持的两把剑更恐怖。

    夏侯紧捏的拳头里,全是汗水。他震惊地看着墨闲:

    “那是天玑、玉衡?他…他哪来的?”

    墨闲没有说话,因为这个问题无须他回答,夏侯自己也很清楚。

    因为,七星院内能瞬间缩放的重剑,唯有七星。七星之内蓝者玉衡,青者天玑。至于夏寻怎么会有,那更简单了。夏寻来踏雪寻梅,陈随心就是同谋…

    没等到墨闲的回答,夏侯自言自语道:“难怪他们不敢来…”

    墨闲转身下楼,同时冷冷说道:“走吧”

    夏侯疑惑: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防人夺剑…”

    太阳将要落尽,剩半朵残阳俯照。

    空气开始微凉,心很冷。

    两名纯阳弟子,瞪得巨大的双眼,难以自信地看着自己腹中的那把重剑。腹血如流水般顺着剑刃涌出,洒落…

    两支被扭转变形的寒梅,已经掉在血地之上,嫣红的花瓣被溅得鲜红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,除非你们想死。”夏寻站在两人身后,握着刀柄,淡淡说道。他的衣衫尚为整理,看起来应该没被之前的气浪损伤多少。

    中剑的两人没敢动弹,只是全身控制不住地发抖。因为,剑离他们心脉很近很近,只要稍稍移动,他们便必死无疑。其中一人,战粟地说道:“你…你…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放血…”夏寻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,两人全身由一冷…

    很不甘也无奈。被一个出窍境的弱者握住了生死名门,这是**裸的羞辱。被活生生地当众放血,那更是对他们尊见的践踏。

    但,此时此刻两人除了沉默接受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血,仍在滚滚涌出…

    “废物…”常乐冷骂一声

    接着转怒为笑,说道:“先是借刀杀人,再是驱狼吞虎,现在又是一道声东击西的苦肉计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,一句一句说道“我必须承认,你在谋略一道上的造诣确实很深…”

    “比起吕随风更胜不少”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会任由你上山?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时间,但两人的血,快流干了。四只眼睛,忍不住微蒙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”夏寻淡淡说道

    常乐笑道:“那你是打算来放我的血咯?”

    夏寻看着剑刃流淌的血迹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常乐继续说道:“圣剑七星是很强大。如果是墨闲持剑,我会直接遁逃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太弱了!!”常乐特意加重了最后几字的语气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…

    夏寻仍不说话。

    剑刃涌出的血已经很少了…

    “噌噌”夏寻猛地把两剑拔出。

    “哒哒”两名冲天强者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夏寻这才说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常乐看了眼,倒在血泊中的两人,确认只是失血昏死,并无性命之忧。方说道:“你连七星的剑芒都无法祭出,圣剑在你手里也不过是锋利点的菜刀罢了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常乐微怒,杀气渐露,道:“你上不了山!”

    夏寻看了看平台外昏死的躯体,又看了看远处的竹林,说道:“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常乐鄙夷笑道:“你太看得起自己了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!

    常乐眉头一皱!

    “滴…哒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”

    平台外那几十具昏死的躯体中,缓缓站起了一个血人!

    数十刀外翻的撕裂伤,布满了这个血人的上半身,右手无力下垂。伤得很重,但仍旧傲气不减半分,说道:“如果…加上我呢?”是罗诀…

    “还有我呢!”

    一道沙哑的女声从竹林传出,紧接着从林中走出一位灰色麻衣女子。

    是白绣…

    原本白皙的脸,现被涂上了些许黄泥,显得脏兮兮的。神色很憔悴,估计是装神弄鬼了一夜,把她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突然的变化,让空气变得更阴凉…

    数里外更远处,那些或躺或站着的人影,同时露出愤怒的嘴脸。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两朵寒梅,看着突然冒出的三位男女少年,他们终于明悟了,他们上当了…

    但此时,没人再敢往前一步,出手夺梅。

    他们伤得很重,那位出窍少年身上的兵刃很可怕。而且,谁都不清楚,他是否还留有后手。

    常乐眯着眼睛,阴狠说道:“一个出窍,一个御神,加个重伤的聚元。就想胜我?”

    夏寻双剑一收,右手张开。两把重剑瞬间缩成寸长,飞入手掌之内。

    “你受的伤不轻,而且寒梅刚好四枝,我们刚好四人”

    夏寻这话说得很淡,但对常乐来说,这是威胁,也是一个出窍境对冲天强者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噌……”

    游龙银剑缓缓出鞘:“你知道我很讨厌七星院,更讨厌你手中那把天玑”

    “逢!逢!”

    一边的罗诀,和走近的白绣同时全身盛起紫芒。夏寻走向两人位置:“这样只会两败俱伤,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”

    银剑缓缓平举,直指三人:“败的只有你们,圣器在一个弱者手里,就不再是圣器…”

    “噌!噌!噌!…”

    七剑齐齐祭出,七色小剑如游龙在夏寻右掌上不断游走…

    “能放血就好”

    “没有气芒!是神识!”赏雪台有人惊呼

    “好强的神识,居然能一心七用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传说中的七巧玲珑心?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七把游走的小剑,赏雪台上人人惊呼,那边的常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你的神识比我想象的强上许多,原来你还有隐藏”常乐边说话,银剑上的剑芒逐渐盛起。

    夏寻没在回答,而是突然喝出一声: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“呀”罗诀大吼,抬腿狂奔。这次他没再挥拳,而是直接用身体撞去…

    罗诀的打法很凶狠,这是拼死的战技。他根本没想过伤常乐,只是想用自己身体挡住银剑的攻势,好让身后的两人能出手攻袭。

    常乐当然看得出来,他眼神一狠,咬牙喝道:“去死!”银剑被他暴力刺出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!

    罗诀身后远处的白绣,眼睛一片死白瞪着常乐大喊道:“白玉!迷!”

    话刚喊完,白绣全身气息和紫芒暴涨,一道无形的意念瞬间射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常乐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迷茫,暴力刺出的银剑随之一缓…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常乐顿时大惊,狠狠一口咬住自己舌头。霎那疼痛立马驱散了迷茫的情愫,

    但迟了…

    “喳”“喳”两道刺肉声响起。

    只是缓了一息时间,银剑已经深深插入了罗诀胸间,罗诀那血红的双手死死握住银剑剑柄。

    而在此同时,一柄青色重剑也已经完全没入了常乐的腹中。

    常乐微微咧嘴,睁大双眼,是愤怒、是耻辱…

    “啊”他怒吼一声,奋力抽剑。

    “喳”

    罗诀握得太紧,他还没来得及拔出。一把蓝色重剑瞬间插入他的右肩。

    “退!”夏寻迅速喝道

    罗诀立马双手一松,迅速暴退数步。

    洒…

    抽离的银剑带出一道细长的血龙,空中飞洒。

    “叮当当…”

    罗诀突然去力,常乐不由倒退两步。重伤的右肩握不住甩出的银剑,被抛向空中…

    再重重落下…

    三道血渠在静静流淌…

    “你输了”夏寻看着神色暗淡的常乐说道。

    常乐没看夏寻,没理会身上插着的两把重剑。而是疑惑地看着远处的白绣。

    “你不姓白…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!我不姓白难道姓常啊?”白绣不削地骂道。一方的罗诀隐隐有杀气露出,拳头握的很紧。

    “武陵白氏的血脉中没有神念…”

    “呀”罗诀没让他把话说完,抡起他变形的右拳,一拳轰去…

    “嘣”

    常乐两把重剑在身,根本无力躲闪。实实在在地吃了一拳。直接被轰出三四丈远。

    “哒”倒地…

    “切!我什么血脉关你什么事啊?多事!”

    话毕,白绣便抬起步子,自顾自地往上山石阶走去。

    常乐躺在地上,两眼看着天空,嘴角露出轻轻微笑…

    夏寻走到他身旁,拔起两把重剑。深深鞠了一躬:“寒梅,我拿走一枝”

    接着,从常乐腰间抽出一枝寒梅,又在一侧血地上拾起两枝。便转身扶着罗诀往山上走…

    西方的阳光几乎落尽,只剩数缕残阳,染红漫天…

    平台上传来了常乐的轻微笑声。

    不断的笑…

    山上、山下、山那边都是静静的,无人做声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静静听着…

    不是英雄落寞

    是心不甘

    是自嘲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