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二十五章 夺梅强袭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十五章 夺梅强袭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正在常乐疑惑夏寻话中意思时…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胆小鬼还在等什么啊,赶紧上啊!”

    久违的呼喊,时隔半日又从林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噌!噌”

    亭下两人连忙拔剑站起。

    “沙沙沙…”呼喊声传来的方向,竹丛在微微颤动,似乎有好些人在迅速移步。

    “没你们事,坐下”常乐喝到。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两人从长相看,比常乐年纪大上不少。但被当众斥喝,也没敢露不满神色,只是皱眉收剑,便也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窝囊废!”

    尖锐的呼喊再起一声骂。

    “刷”

    一个竹筒带着点点火苗,从林中被人抛出。

    “刷”

    紧接着,第二个竹筒又被抛出,

    “刷刷…”

    第三个、四个…

    林中那人,足足抛出了十个竹筒方才罢手。这些竹筒速度不快,但准头很足,无一例外全部砸向常乐。

    “哼!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常乐微微抬头,轻蔑一笑道。起剑就要挑去。只是,剑才举起一半…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罗诀抓着常乐这个挑剑空档。暴怒一吼,周身虚弱的紫芒再次盛起。同时抡起已经脱臼变形的拳头,一个猛虎下山势,携狂风碎石扑向常乐。

    身后的夏寻紧跟着右臂狂舞,臂上铜钱成黄铜小龙全数射出。

    就在一息间,竹筒、罗诀、夏寻成三路攻势击向常乐。

    变化太突然,常乐始料未及,握剑的右手一紧,慌忙收剑。

    “太极生化”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剑上银芒盛起,一把杀伐气息极其恐怖的银色巨剑虚影瞬间出现在身后。猛刺一剑,巨剑虚影如九天狂雷随剑奔去,攻向罗诀…

    可惜…

    常乐仍慢一拍,剑气才发出,罗诀已至身前…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罗诀全身气芒集聚拳头,如同一颗紫色流星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“嘣!…”一声通天彻地的巨响,整座大山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拳头砸向巨剑,如沸油下冷水,突然爆发。爆出千万气浪,汹涌八方。

    气浪冲过的竹筒、铜钱瞬间化粉,满地碎石被爆起数十丈高,方圆八百丈青竹被泄出气浪碾平在地。

    拳头和巨剑集聚的能量实在太恐怖,这一下爆开的气浪,直接便把罗诀和夏寻如西瓜迸裂般,爆出两团血雾,重重地轰飞出去。

    尔后,重重跌落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”

    被震飞空中的碎石也随之陆续跌落。

    “拼死靠近,原来是为了抓这破绽伤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常乐边说道,边用手擦去嘴角鲜血。

    他现在很狼狈…

    恐怖内气爆发,他和罗诀首当其冲。全身道袍粉碎,剩一件破烂不堪的白色内衫。头发散乱,一身细伤。他的胸口伤得最重,是一个黑得发紫的拳印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你们太弱了”他残忍一笑,看着躺在地上的罗诀。

    罗诀瘫在他身前不远,正面朝下看不出什么伤势,只是地上那滩鲜血非常渗人,而夏寻则直接被炸飞到了凉亭一侧。两人皆昏死在地。

    常乐转眼看去远处凉昏死的夏寻:“出窍境就想夺梅?”他鄙夷一笑:

    “笑话…”

    他缓缓拾起被气浪冲倒的两支寒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…

    “就连一个聚元境的小子都能重伤他一拳。你们连出招的胆子都没有,一群窝囊废!”尖锐的呼喊,从更远处的竹林传出。

    常乐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林中竹叶在“沙沙”摇摆。

    “你们瞧瞧那个小子,出窍境的修为就敢挑战冲天境。瞧瞧你们,就敢藏在老林里。你们把祖师爷的脸都给丢尽咯”呼声继续喊出。

    竹林那边的突然风起了…

    “沙沙”摇摆的竹叶,愈是剧烈。

    常乐皱眉,把手中寒梅插入腰带间…

    “四枝寒梅被那小子毁去两枝,现在寒梅就剩这两枝。难道你们打算等他拱手相送?”

    远处丛林散出几十道压抑不住的战意。点点气芒从林中阴暗处闪起。

    愈来愈多…

    “哒哒…”

    站在侧边的两位纯阳弟子,迅速跑到常乐身旁,举剑戒备。常乐这次没再斥喝,而是轻声说道:“速战速决”

    “就剩寒梅两枝,他们无须再等。你们现在不出手,等他们拿着两支寒梅登顶,留下一人断后,你们再无机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攻心的话还没喊完。四方竹林数十道战意、杀气徒然迸发,狂风乱舞…

    “上!”“夺梅!”“战!!…”

    无数人影从平地、从竹林中跃出。霎时间漫天人影携气芒飞舞,如蝗虫过境扑向平台…

    “蠢材!”常乐轻蔑一笑。

    台上三人,同时举剑蓄势,三把充满杀伐气息的银色巨剑虚影,显现身后。一身银芒冲天暴起。

    “杀!”“杀!”“杀!”

    三人同时暴喝,飞身跃出…

    最猛烈的战局,终于燃起了…

    除了夏寻,敢在“梅花落”伺机夺梅的人没有弱者。一律都是御神境以上的好手,聚元、冲天境的高手强者亦不在少数。所有人都知道,那道呼喊声说的都是事实,再不出手必然有人凭梅登顶。所以,这就是踏雪寻梅的最后一战……

    上百号猛人同时联手攻袭夺梅,无数剑气刀芒对着三人就是狂轰乱炸。

    守梅三人也是毫不留手,绝技层出不穷,直取要害。剑出必有血现,气芒所过必惨叫声起。

    那常乐也是厉害,一把游龙银剑被他舞得像条出海狂龙,在百人之间迅雷闪电般奔袭。面对大部分猛人的攻袭之下,仍能来去自如,伤人无形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被打成碎石的平台地面,再次被千百万道泄出的气芒疯狂冲撞,撞成碎粉。交战中,不断的恐怖交击,炸出道道巨浪,卷起数丈尘土。无尽的身影、光芒在漫天尘土中狂舞翻飞…

    一个方圆不足五百丈的战场,被区区百人,战成了狼烟四起,万马奔腾的大漠雄关。

    尘土飞扬,越积越厚…

    逐渐让人难以视物。

    只能听见震天巨响不断从尘土中发出。整座问天大山不断颤抖,竹顶覆雪不断落下…

    接连飞出的大小气芒、气浪,把八百丈的平地,再向外扩张了数百丈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百里银桑露出了光秃秃的一片和滚滚飞尘…

    “常乐果然是修道天才,短短三年已经踏入冲天巅峰,再过一两年冲击天启是必然的事情了。皇榜上的名次得往上提提。”

    赏雪台上,一名账房先生打扮的中年男子,提笔在一个簿记上记录几笔。

    “三人对阵一百二,虽然惨烈。但胜算还是很大…”有人分析道

    “就算胜利,付出的代价必然不会太小”他身旁的人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那位出窍的小友难道真把寒梅毁去了?”远处有人疑惑地问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藏起来了,不过可能性很小。在踏雪寻梅结束前,没人会放任他继续往上走”

    “那位小友,计谋应该不至于此”有人想了想说道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虽然他是用了二道奇谋,把所有人弄得筋疲力竭,还诱出了群狼扑虎。但实际上,即便最后醒来,也不见得有胜算。出窍和冲天差距太大了。”也有人疑惑道

    “他其实伤得不重”那位拿算盘的老者插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即使是没有受伤,他们最后要对上三位冲天境强者,也不可能有胜算吧?”有人向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老者打着算盘,打了一会儿,才回答:“以他的性格,谋算了这么长时间,不可能仅是到此为止…应该还有些我们不知的后手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赏雪台上,安静的一角。

    夏侯隐隐听到老者的声音:“他真的有后手?”

    墨闲冷冷说道:“有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墨闲难得冷冷一笑,没有回答。继续看着山腰那边…

    山腰的激斗,正如赏雪台上众人所料。

    打得惨烈,守梅三人身上已经大小伤口无数,还有几道恐怖撕裂伤,涌血不止。

    但,常乐确实强大非常,一把银剑舞狂龙,陆续在半个时辰内重伤了所有聚元、冲天高手,有好些还是被贯穿心腹,逼得退出大山,不敢再战。

    胜劵稳稳在握…

    尘土里的兵刃交击声逐渐减少,接连不断地有人从尘土中被砍飞出去,散出一片鲜血,便倒地不起。修为稍微高深点的,则吐着血,捂着伤口从尘土中逃窜而出,一气狂奔数里方才停下…

    战局里的人,越来越少…

    越来越少…

    只剩数人…

    “死!”“哒哒”

    一声骂喝,最后一位攻袭者,被一剑破腹。

    击出场间,晕去…

    漫天尘土逐渐落下,露出场上惨烈的真容。

    场上,只站着常乐三人,面色苍白憔悴,但身上的银色气芒只是弱去数分。看得出,仍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而平台之外,躺着数十具重伤、昏死的躯体。躯体上不断涌出滚滚鲜血,顺着下山石阶汇聚成一道小溪,向着山下流去。在这些躯体之后数里处,又躺着或站着数十道被鲜血染红的人影,正带着恐惧与不甘,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“一群鼠辈…”常乐露出微笑,像是开玩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而后,他扫视平台四周一眼,见无异常。便对身后两人说道:“收拾下,准备登顶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纯阳弟子,犹豫一会,最后还是决定问道“梅花只有两朵,谁上?”。

    常乐闻言,缓缓转过身,微笑着柔和地看着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声音很柔和,但充满杀意。

    那位纯阳弟子,被看着心底发凉,不敢直视常乐的目光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知道了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去收拾?”常乐笑着说道

    “这…就去”

    两位纯阳弟子急忙离去,走向凉亭。

    凉亭在最侧边,一场大战下凉亭塌尽,一地碎石灰尘…

    而夏寻则仍旧倒趴在凉亭边,几根巨大的石柱重重压在他身上,一动不动,铺满碎石灰尘…

    在一旁凉亭下还有三个沾满尘土的包袱。

    两位纯阳弟子走到凉亭,没看夏寻一眼。直径拿起包袱,胡乱把包袱上的尘土拍散。

    尘土很多,扬起厚厚一层。惹得两人连连用手再鼻息前扇舞。

    “哈次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纯阳弟子,禁不住喷嚏一声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那人无意瞄了旁边夏寻一眼。原本绑在夏寻身后的那团包裹,已经跌落在一侧,碎裂的布缝露出几朵嫣红的花瓣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顿时大喜。急忙拾起包裹,打开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是两支捆成一小卷的寒梅!

    两人两眼一睁,兴喜不以。转身举起手中寒梅,对着常乐喊道:“常乐!那两支寒梅在这里”

    常乐看向两人…

    顿时脸色巨变,惊恐大喊:“小…”

    “噌!噌!”

    常乐的心字都没喊出口。两柄古朴的钢剑瞬间插入那两人腹中…

    剑是从他们身后插入的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