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二十三章 无人能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十三章 无人能眠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百里问天踏雪地,过了八十里竹林和二十里冰湖后,独剩八里上山石道连通山顶竹舍。石道长延笔直,唯山腰间处有一平台供人歇脚,共十亩上下。

    凭梅上山,必经此过。

    因此,每年踏雪中的至强者,都会有人早早到此守候。也因此,每年此地都会打得遍地积血,惨烈至极。故,此处被历代踏雪人戏称为“梅花落”。

    强者在此踏血登顶,弱者就地见血弃梅。

    这是踏雪寻梅的第十日。

    落上歇脚的人仍是很少,只有三位。统一穿着白边蓝衣道袍,眉目清俊。有两人坐在侧边凉亭下闭目养神,一人怀抱游龙银剑,站在平台最中央。毋庸置疑,他们都是今年踏雪中的强者。

    而在这三人当中,那位抱剑独站的男子最为显眼。在他脚下不远处,正插着两支滴血的寒梅。寒梅之下,是一地厚积的污血。血迹有的已经干了,还有的正顺着石阶向山下流散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还有一处异常显眼。是这人清秀俊脸上那抹微翘的笑,不阴不阳,很是平和。即使被他所过伤的人,也从未怀疑过这抹微笑的虚伪。就如他的名字一样,笑得那么自然。他微笑地看着下山的石道和山下那片无边竹林。

    只是,他看的地方空无一人,唯有白雪皑皑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…

    其实,此刻山上有很多人。多得连漫山青竹也遮掩不住,那些从阴影之下溢出的浓浓血腥。

    “他能看到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或许把,无碍”

    离“梅花落”五里外的山下竹林顶部,微微露出两个头颅。是夏寻和罗诀,他们脚下踩着一个雪停后临时搭起的竹梯,刚好让他们够着竹顶。在这里,他们可以隐约看到山腰的情景,而山腰的人却很难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观望已经有一日时长了。山腰的交锋陆陆续续已经发生了十余次,出手夺梅的聚元、冲天强者不在少数。但那末微笑从未改变过,可见那人实力之强悍。而且亭中还有两人尚未出手。

    罗诀狂傲稍敛去,露出凝重的神色说道:“你送出去的人太多了”

    夏寻尴尬刮了刮鼻子:“这个没法算计到”

    “山上的人太少,他没那么容易累”罗诀道

    夏寻淡淡道:“他们还差一枝寒梅。只要我们不上山,他总会累的”

    罗诀不解道:“寒梅有六枝”

    “君子门的骆冰和五庄的商王梦你可有见着?”

    罗诀寻思回忆,好一会儿,才说道:“他们已经凭梅登顶了?”

    夏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届踏雪寻梅,有三位至强者。这说的至强,不是说他们多么强大,只是说这三人在冲天境中站在最前列罢了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也足够让他们在这只有弟子参与的踏雪寻梅中,傲视群英。而夏寻说的便是其中二人,剩下一人,则正在山腰之上。

    “白绣上山真不会有问题?”罗诀担忧道。

    夏寻点头说:“寒梅不在她身上便无事,况且她站得很远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累”

    “她擅长这个,我们不适合”夏寻不好意思地刮了刮鼻子。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白绣在午睡后,便和夏寻罗诀分开,偷偷摸摸地背着十来个竹筒独自上山了。她现在已经快到山脚,罗诀远远看着,仍旧不安,问道: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直接烧山?”

    夏寻怪异地看着他,说道:“即便是酷暑,我们把林子的竹鼠都抓了,也点不着这山。何况现在是严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晚…

    歇在凉亭的两位男子,换下那抹微笑,交锋便停息了许久。藏在竹丛中的伺机夺梅的人都不是傻子,他们已经苦苦对持一日,不说筋疲力竭也相去不远。如若再和这两人耗上一夜,待到亭下那人恢复过来,他们将再难有胜算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散落在竹丛阴影下的人儿,都非常默契地选择暂息,没人再出手。毕竟谁都不愿成为他人登顶的垫脚石……

    凉亭下,那人抱着银剑,背靠石柱盘膝而坐,闭眼轻睡。那抹柔和的微笑依旧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山间很静,无声无息,所有人都将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“他要睡着啦!都给我上!”

    一道尖锐的呼喊,在山林中传出。声音很大很尖细,霎时间刺破山间的寂静,刺醒了昏昏欲睡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噌!噌!”

    两把银剑出鞘,被平台上两人握在手中,警惕地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亭下那人,双眼微睁。四周林中隐有沙沙的竹叶摩擦声发出,停息许久的对持局势再度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双方箭弩拔张,交锋随时一触即发,只待有人刺出第一剑。

    可惜…

    过了许久许久,等的那个人都有没出现。

    原来只是个粗糙的骗局…

    “一群胆小鬼!这么好的偷袭机会都让你们错过啦!”尖锐的呼喊,换了个方位再次传出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

    这次话刚传出,平台两人齐齐出剑,两剑同时横扫,扫出两道银白剑气,对着喊声方向刮去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…”剑气如钢刃切菜,所过之处,竹丛应声而折。折出一片空地,剑气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就在剑气刺出三十丈时…

    “呀”

    一个精壮男子,被逼得从剑气前的竹丛中猛地站起。他大呼一声,举起手中打大刀,迅猛劈向冲来的两道气芒。

    “砰!”迅猛大刀一下劈碎两道剑气,同时大刀被剑气震得“嗡嗡”作响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刀过后,男子斜眼瞟向身后远处竹丛,脸色阴沉,冷哼一声。迅速逃向身旁竹林深处,消失在黑暗阴影中。

    两人没追。很显然,那呼喊声不是这位精壮男子的,真正的主人应该在更后面。这位精壮男子只是那人的挡箭牌罢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所有人都觉得今夜的事情好像有些蹊跷。至少隐在幕后的那个人很不道义。这借刀杀人的把戏,玩得太明显了。而那些藏在暗处的伺机者都深深感觉到,今晚或许不会那么好过了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当山间再次安静,许久许久后…

    又是当所有人熬不住困意袭来时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节带着火光的竹筒,无声无息地从林中深处被人抛出。如一只萤火小虫,飞向平台中央。

    “跳梁小丑”平台上其中一人不削地嘲讽道,接着随手就是一剑,对着竹筒扫去。

    “洒…”

    随意的一剑,便轻易地把竹筒砍成两半…

    但谁也不知道!这竹筒中竟然装满了水液!

    竹筒在空中被砍裂,水液就像下雨一般,一下子洒出。直接把毫无防备的两人,当头淋湿了半身。

    “恩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当即就感受到,这些水不是普通的雪水或湖水。这些水液非常润滑、粘稠,还带有淡淡的血腥味,让人直犯恶心。

    两人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那朵微弱的萤火还在空中缓缓飘落,他们有点疑惑。隐隐感到事情好像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退!”凉亭下歇息的那人,忍不住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迟了…

    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退字的意思,萤火已经落地。

    “逢…”

    落地的萤火瞬间点燃地上水液,形成两道不大的火龙。火龙瞬间沿着水液蔓延开去,燃着了两人身上的道袍,霎时间把他们燃成了两个火人。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?快上啊!”

    还没等两个火人感觉得疼痛而呐喊。尖锐的呼喊声再次从林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上!”“嗉”“嗉”

    听到呼喊,数道人影即刻就从竹林阴暗处快速掠出,毫不犹豫地祭起各自兵刃掠向二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凉亭下那人坐不住了。快速起身,银剑出鞘。

    “滚回去!”他大喝一声,手持银剑对着人影凌空横扫,数道细长的银芒剑气脱剑射出。这剑气快如闪电,只是一个眨眼,就已经射到掠那数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刷”“哒哒哒…”那些偷袭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数道剑芒直接便从他们腹部贯穿刺过。众人顿时剧痛难忍,齐齐倒地。

    银剑出剑快,收剑也快。只是脱鞘扫出一下,便又收鞘归入怀中,若无其事地继续盘腿坐回原处。

    那竹筒炸出的火龙,和银剑一样,烧得快,熄得也快。平台上两人,都没感受到灼烧所带来的疼痛,火顺着水迹快速烧了一遍,便熄灭了,连伤痕都没留下。只不过他们身上的道袍,却已经被烧得灰黑,头发变成了麻花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两人举剑,狠狠看着来袭的数人,羞怒骂道:“滚!”

    那几位很是尴尬,偷袭不成,反被一剑扫落。各自紧紧捂住剑伤处。不约而同地用幽怨的目光瞟向身后。

    “哼!…”几声恼怒的闷哼,紧接着几人迅速退回林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很清楚,这几人又是被那呼喊声的主人,给耍了。那看起来很威猛的竹筒,实际上连普通的火油灯都不如,若想用其伤人,那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事情,在今夜里接连发生。每当所有人困意袭来,正要闭眼睡去时,那道尖锐的呼喊总会及时响起,有挑衅,有怒骂。不时还会掏出个竹筒往竹林里扔,炸出个火光大作,烧上一会,让人难以安歇。

    有好些次,被激怒的两位守梅人,实在忍不住向竹林打出几道凶猛的剑气。但,无一例外扫出剑气皆有伤人,不过伤的都是些隐在暗处的伺机夺梅者。而位呼喊的人,则在更远处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这一夜,山间无人能眠,包括那抹微笑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