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二十一章 苍生蝼蚁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十一章 苍生蝼蚁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冲天境的全力一枪,把二十里冰湖砸出一道百丈巨缝,百丈之内的坚冰还隐隐有分裂之势,可见这一枪力道之大。但这样的一枪,居然被夏寻拖来的小小竹排给打住了。这让尹天赐不得不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他露出残忍的笑意,看着夏寻。

    手中七丈钢枪再次被他缓缓举起,蓄势。这次他是双手举枪,杀意、内气在枪身聚拢,白芒再涨三分。天地风雪都朝他后身猛将汹涌而去,周遭灵气被抽取一空。

    另一边…

    被震飞的夏寻,站起身后没有停歇,抬腿就往岔道里退去。同时右臂猛力一挥,再次抢攻!狂颤的右手,如炮竹爆响。数息之内,无数铜钱从他破烂的衣袖蜂涌疾出。这次射出的铜钱比前面几次加起来都要多上不少,前后缝隙极小,组成一条黄铜小龙凶猛冲向尹天赐。

    “破军!”尹天赐吼出一声,身后汇聚的风雪、灵气瞬间融入钢枪,双手持枪再往地上全力一砸…

    “缝”“隆!!”枪砸冰湖,整个湖面为之一震。一道十丈宽的白色气芒从枪中迸发,夹着刚聚集的风雪狂奔铜龙。这一次的气芒,比上一次强大数倍不止。气芒所过整道鸿沟直接洞穿,冰雪粉碎,冰层下的湖水冲天而,暴起百十道细小水柱。

    “磅…”黄铜小龙碰触气芒,即刻炸开了!无数铜板被炸得四射开去,射入天际、射入冰雪,又砸出无数道细小冰缝。气芒没有消散,仅仅被小龙撞缓了几分,依旧往前奔去…

    已经退到岔口的夏寻没有迟疑,转身就跑,往林子里疾掠。

    “磅!”气芒炸了!

    夏寻仍旧没有跑过这道恐怖的气芒。气芒撞断百十青竹后,撞入他身侧数丈外的竹丛,炸开。顷刻间把方圆二十丈竹林夷为平地,范围内青竹尽成粉丝。

    夏寻当场就被炸飞出去,身体瞬间被炸出千百道裂口,在空中如倾盆倒水般喷溅,形成一条红龙,溅落地上。

    “哒”“哒”“哒”被炸飞的夏寻,在撞断数十根青竹后,终于倒地了,倒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只有鲜血在不断涌出,毫无生机…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观雪台上夏侯暴怒:“走!杀进去,弄死那小白脸!”

    夏侯猛扯着墨闲,就要往楼下走…

    “你看…”墨闲被扯退几步,强止住身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什么啊!都要死了,还看!”

    夏侯指着湖边到底的夏寻。

    “看湖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嘛!救人啊!”夏侯急怒。

    墨闲鄙夷的瞟他一眼:

    “湖面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顺眼看去…

    尹天赐缓缓收枪,搭在背间。顺着那条百丈壕沟,走向竹林…

    刚刚那道气芒没有正中夏寻,不能确定夏寻此刻真正生死,他必须亲自去看看才能安心,同时割下那颗头颅。

    他走得不快,眉宇间的杀意已经消散不少。毕竟对手只是一只开窍的蚂蚁罢了,他很清楚“破军”所带来的杀伤力,所以对他来说这今天一战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。

    狂舞许久的风雪,已经如常…

    只是…

    “咔…卡”“卡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正当尹天赐走道半路时,突变发生了!

    刚刚那条黄铜小龙炸开之地,冰层中无数细纹正在崩裂。深嵌在冰层的千百枚铜钱,就是这些裂纹的源头。

    裂纹还在不断增加,正快速向那条被千岩钢枪猛砸过两次的鸿沟蔓延。

    “卡卡卡…”“磅…”裂纹把整条鸿沟相连起来,数丈厚的冰层寸寸崩裂了!无数水柱、水花从裂缝喷出…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尹天赐心底一寒,大呼一声,抬起钢枪就向着竹林狂奔。

    可是他慢了…

    就在他抬脚一刻,百丈鸿沟的裂冰,终于抵挡不住万丈湖水的挤压…

    “隆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冰层全数炸开,一条恐怖的巨大水龙直接撞破冰层冲天而起,尹天赐瞬间被冲出水龙覆盖,消失水中。

    顷刻间,方圆百丈冰层尽裂,形成一个恐怖大洞!

    滔天湖水从湖中喷涌而出,形成一根百丈宽,数百丈高的通天水柱,疯狂喷涌。

    百丈之外周遭冰面被这根水柱暴力挤压,挤压出无数丈宽的裂缝,迅猛延伸整个冰湖,万千水柱又从这些裂缝中涌出而出,循环不止。

    二十里冰湖,如天崩地裂,无数裂冰被汹涌翻腾的湖水击向天际,再重重落下,击裂附近冰面。短短数息,原本厚实平坦湖面,变成波涛汹涌的狂海,无处不在都是滔天巨浪,这些恐怖的滔天巨浪瞬间就把那二十里冰层吞入湖中,在没浮起…

    那些原本只是在湖面观看的各院府弟子,根本来不及反应,就像尹天赐一样,刹那间便被突然涌出的水柱吞噬,直接吞进冰湖深处。

    此刻的冰湖之下,就如同人间炼狱……

    无数湖水喷涌抽缩,让湖内成大大小小万千旋窝。碎裂的冰层、湖底的泥石和那些院府的弟子,被旋窝疯狂拉扯,不停旋转、搅拌、碰撞。在湖中发出沉闷的撞击声、碎裂声。却没有惊恐的哭喊声…

    当这些在湖心受尽折磨的弟子,好不容易分离游上湖面时,可怜的他们却发现,在这波涛汹涌的湖面上他们根本无法借力跳跃,只能随着波涛翻腾,继续拼命向两岸游去…

    在天地伟力面前,这些拼命的人儿就如同蚂蚁…

    观雪台上的人,很安静。他们知道这些落入水中的弟子并无性命之忧。他们之所以安静,只是在想一件很可怕的事情…

    唯有“哒哒哒…”声…

    一双布满老茧的枯手,在古旧的算盘上无影翻飞。算子不断碰撞,发出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“冰厚十丈,冰薄七尺…”

    “破军去其五,剩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铜板一千七,入湖八九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边打着算盘,边不停地碎碎念叨。听得周遭的人儿,心底直冒冷汗…

    “独老…到底…是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断断续续地问道…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”

    老者,手打着算盘不停。缓缓抬头,震惊地看着远处竹林深处…

    “算尽天机…”

    湖毕竟只是湖,不是海。

    再波涛汹涌也总会有停息的时候。只是久一点罢了…

    二十里冰湖,汹涌翻腾了将近一个时辰才逐渐停息。那些经受无妄之灾的各院学子,陆陆续续游离上岸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,在上岸一刻便直接瘫倒在地,无力**…

    那位冲天境强者也不例外…

    第一道爆发的水龙,聚集了二十里冰湖亿万湖水的挤压,冲力最为恐怖。他被正面冲击,受到的内伤,比起其他人只重不轻。

    当他撑着钢枪托着疲惫的身体,艰难走上岸边。他和上岸的所有人一样,面临着同样一个严峻问题…

    他很冷、伤很重…

    被湖水搅拌一个时辰,已是精疲力尽了…

    天还下着雪…

    他四处观望一下,除了同样死气沉沉的落水者,哪里还有夏寻的身影啊。他想了想,便找了些枯竹枝,堆在地上。他决定躺下歇息片刻,恢复点体力,在做打算。

    他弯腰准备躺下…

    “喳!”

    突然间!他全身汗毛乍起!!

    一道破风声由远而近正向他袭来!!

    尹天赐两眼一睁,强提一口气。把钢枪往前一横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叮…”一声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刚上岸的众人齐齐惊讶地看向尹天赐。

    原来…

    战斗还没结束…

    尹天赐咬着牙关,冷哼一声。钢枪散出微微白芒,他双手提枪往前一扫,一道两丈宽的弯月气芒射出…

    “磅…”他身前十丈内的竹丛全数被气芒砍倒。

    竹倒…丛中无人。

    尹天赐提枪走入被砍倒的竹丛中…

    “喳…”又是一道破风声。

    “叮”尹天赐再次横枪挡下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怒吼一声,他几乎用尽全力,双手提枪往猛力前一刺,迸发一道五丈气芒直奔铜钱射来处…

    “磅磅磅…”气芒炸开!在他身前不远处,炸出一片方圆十余丈的空地,依旧无人…

    “噗…”尹天赐强行暴发,引动内伤,导致他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,点点鲜红散落在洁白的孝服上。

    他强咬着牙,提枪缓缓走近那片空地。

    “喳”又是破风一声。

    尹天赐强行提枪…

    “刷…”但这次他慢了,铜钱贯穿他的肩膀。他流血了…

    尹天赐缓缓低头,看了看自己肩膀。他居然受伤了,一只他认为的蚂蚁居然把他打伤了!紧接着他猛的抬头,两眼发红。

    “啊!”“啊”

    他抽掉全身仅剩的那点力气…

    “啊…啊…啊…”他像发疯似的提着钢枪对着前方疯狂乱舞。一道道微弱的白色气芒从钢枪劈出。他在暴怒,也是在泄愤,更是在害怕。他根本无法想像,在短短一个时辰内,他竟然被沦为了蝼蚁。

    “磅磅磅…”无数青竹被乱舞的气芒砍倒。

    但竹后依旧无人…

    赏雪台一片寂静…

    有人实在忍不住说道:“尹天赐心神乱了”

    没人回话,因为谁都看得出来,而且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…

    尹天赐停下了,他终于力竭了…

    他用双手死死握着枪杆,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。

    “刷”他的右小腿多出了一道伤口

    他能听到破风声,他能看到铜钱的轨迹,奈何他已经再提不起一丝力气去抵抗。

    “刷刷”左小腿再多两道伤口

    “刷”腹部受伤

    一个冲天强者,在所有人面前,如同一条离水的死鱼,被人一刀一刀割肉。所有人心里都在发麻。不是残忍,不时强者的落魄,是拿刀的人只是一个出窍境。

    “刷…”

    “前天那人是夏寻!!”围观人群里,一位身着破碎蓝衣的青年惊呼喊道。

    他身旁站着三位同样打扮的青年男子。不过,没人回他话,因为在尹天赐第一道伤口出现时,他们就知道前天那人就是夏寻。

    “刷刷”尹天赐左右双臂再添一伤口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雪白的孝服上透出,异常鲜红。

    失血过多,此刻他只能靠着钢枪硬撑不倒。用那布满血丝的双眼,看着射出铜钱的竹丛。

    “刷刷”两铜钱深深嵌入他的大腿,渐出两团雪花…

    人群内终于有人忍不住动了

    七位身穿灰色麻衣长袍青年男女,神色愤怒,持剑走出。走到尹天赐身前,把他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走开”尹天赐微弱说道。

    七人没动

    “走开!”他声音微微大了一点

    七人稍有犹豫,但没动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不知哪来的力气,让得尹天赐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枪倒下了,他人也跟着倒下了…

    七人无奈,这是一个作为强者的尊严,他们不能亵渎,只能忍着怒火,稍稍退后数步。

    “刷”破风声又再次响起

    “刷…刷…”每一道破风声都会给尹天赐身上添加一道山口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…”伤口都不致命,但会让人流血。是正落的大雪也无法掩盖的红。

    “刷……”

    雪落血起,人伤重已…

    不多一会,雪白的孝服染成了出嫁的红妆。地上是一滩化开的鲜红…

    血雪中插满沾血的铜钱,成百上千…

    尹天赐没有晕厥过去,他无力正瘫在血地中,依旧看着射来铜钱的竹丛。让人觉得,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破风声终于停止了…

    “沙沙…”

    过了好久一会,才从竹林深处缓慢地走出一个人影,走得很慢。当走到近前有光处,大家才看清他的容貌。原来,他比尹天赐也好不了多少…

    夏寻用左手紧紧捂着胸口,踟蹰前行。头顶和左肩覆着厚厚一层积雪。他的下颚布满了干去的血渍,一件青衫被染红一半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那一枪气芒,即使没有击中,也是要了他半条人命。右手的长袖碎成布条,捆着的铜钱只剩下百十枚。这一战,他赢得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…

    夏寻艰难地走到尹天赐身前。认真向他深深鞠了一躬。淡淡道:“抱歉”

    瘫在地上的尹天赐呆滞地看着夏寻走出来的地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夏寻再次深鞠一躬,缓缓蹲下,抽出系在钢枪枪头的那枝寒梅。

    “噌…噌…”七把铁剑瞬间同时出窍,剑芒盛起,直指夏寻。

    夏寻没有起身,依旧蹲着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寒梅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罗诀,这是第一个人情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