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十七章 踏雪初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十七章 踏雪初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两百骏马北撤岳阳楼,三匹小马闲回七星院。

    大战终没打响,或者说暂时没有打响。只是在玉衡院凉亭下的嘴仗却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千辛万苦陪你上问天,你就是为了要这催命符回来?你没瞧见我们走时那帮兔崽子看你的眼神?你听到那小白脸最后那句狠话?你还要去,去找死啊!?”

    夏侯一轮狂轰乱炸,吐沫四溅。明显是被夏寻气炸了,原因是摆在三人面前的这块白竹请帖。

    夏寻不好意思地刮了刮鼻梁:“那上面有我要的东西…我想去看看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少有言语的墨闲,这时也忍不住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也不清楚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夏侯一掌怒拍石桌。

    “你连是个啥玩意都没整明白,你就学人家去玩命?你是真没听见那小白脸说的?只要你敢上山踏雪他就肯定会让你死在山上。他是李岩关门弟子,你把人家师傅弄死了,你还当他跟你开玩笑啊?你是啥玩意啊?人家是冲天!还带着一帮子小弟!要弄死你个出窍和吃菜有啥区别!”

    夏寻想了想说:“赏雪台有那么多人看着,他们不敢在山上下狠手的”

    墨闲再道:“他敢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夏寻不解

    墨闲说道:“他叫尹天赐,当朝兵部侍郎书尹正的独子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墨闲讲的太冷淡,夏侯没等他说完就抢过话来:“而起李岩还是翰林学士的时候就和他们家定了门娃娃亲。你说他敢不敢弄死你!就是把你弄死了,观雪台的人都不会多说半句。再退一步,大不了人家弄死之后立马跑回长安。我们又能拿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次夏寻沉思许久。

    “我会走小路,尽量避开他们的。而且问天后山这么大…”

    这话犹如把怒火中烧的夏侯,加了一勺子油,话语声再大几分。

    “后山是很大啊!问题是人家问天每年邀请多少人去啊?岳阳三百院府,每个院府人家少说给上四五个名额。你看你,人家今年就没打算发帖给七星院,你还死皮赖脸地去要一张,还只是要回就一个名字的请帖。就算到时候你踩狗屎运找到一朵,就你一个人,你认为你能保得住?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去试试啊”

    夏侯实在被气得不行,满脸通红,憋得说不出话。最后实在想不出什么言语来劝说夏寻了。蛮横的说到:

    “得!咱别说了。从今起我就住这,直到踏雪寻梅结束。你别想走出七星院一步!”话毕就是一屁股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不好吧”夏寻表情无辜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啦!你要出去被整死了,我以后还要不要回夏村啦?”

    对于夏侯的蛮不讲理,任谁都不会有很好的解决办法,除非比他更蛮不讲理,可惜夏寻在这方面和他差得很远。

    至于让几人争吵了大半天的那块竹片,其实每年七星院都会收到,只是今年没有罢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份叫“踏雪寻梅”的请函,踏的是问天大山身后的那片雪原雪,寻的是其中几朵寒梅,为的是凭梅登顶让住在山顶的老人指点几句迷津。

    这,才是那位阁主说的三楼,所以夏寻不得不去…

    而夏侯,也确实是说到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话起,他便一直呆在玉衡院。夏寻回厢房休息,他就在凉亭打坐炼气。夏寻若要出院外透气,他便一手把他抓回院里。即使要带西瓜、大胖去夜市逛逛,夏侯也把这个任务转交给冷若寒冰的墨闲代劳,结果可想而知,那是败兴而去败兴而归…

    对于暴走状态下的夏侯,夏寻的辨智学识显得相当无力。

    痞子不可怕,可怕的是痞子力气大。若要对付这样的痞子,只能找个比痞子力气更大的人,而恰恰夏寻最后也是这么做的。残忍地让夏侯多日的坚持,在踏雪寻梅开始的这一天,全部付之东流而去。

    这天,夏寻起得很早,给豺狼虎豹似的夏侯打过招呼后,便和往常一样去隔壁厢房,领着西瓜到院子里最大的那间楼阁上早课。

    这时夏寻都会在楼阁里,找上玉衡院长聊上一会炼器一道的法门学识。夏侯对这方面从不感兴趣,所以他也烦得去听他们唠叨,自个站在楼下门口等着。今日楼里也和往常一样传出朗朗读书声。只是书好像有点长……

    往常,娃娃们晨读完后便是正式的早课,夏寻也会出来。但今天娃娃们的晨读的经文实在太长了…

    夏寻进去已经很久很久了!当夏侯才反应过来,推门而入时。除了一群娃娃和台上那位阴笑的玉衡院长外,哪里还有夏寻的影子啊?夏寻跑了…

    夏侯怎么都没有算到,夏寻居然和陈随心早有预谋。他更没想到,陈随心居然会帮夏寻逃出玉衡……

    一只发狂的大鸟从七星院射出…

    而早在半个时辰,同样的地方已经射出过一只同样的大鸟…

    七星离问天不近,离踏雪的后山更远出百里。

    问天后山很大,前山不及十之一二。

    因为后山除了山以外,还有一片绵延八十里的参天竹林迷宫和一个二十里的湖泊,要在百里地域寻找六支寒梅,即便是三百学府千余修士一起寻找,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故踏雪寻梅举办的时间少则十天,多则半月不定。

    半月的争夺,死伤常有,私下的仇杀暗斗更无数。所以在第二届踏雪寻梅后,问天阁便在后山外围建起了三栋百丈高的观雪台,让各院府来客在观雪同时也以作震慑。这才让死伤减低不少。

    当夏侯骑着发狂的大鸟射到赏雪台下时,看到另一只几乎一模一样的大鸟停那,夏侯才恍然大悟,夏寻为了出来,给他布了多大的局。难怪他乘鸟狂飞一路,都没找到夏寻的痕迹!

    他怒气冲冲跑上那栋停鸟的赏雪台,在围栏人群里终于找到了此刻他最想杀死的人。

    他怒吼道:“夏寻呢!?”

    他怒吼的那人是墨闲,整个七星院也就只有墨闲能那鸟,而且不比他慢。

    墨闲没说话,手指着不远处的竹林入口处。顺手看去,只见夏寻已经进入了踏雪范围,在休息区域愣愣地独自站着,四周观望,像在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“哎!!”

    夏侯没有请帖,去不了那片区域。他压制住怒火问到:“他是怎么让你带他来的?”

    墨闲冷道:“师傅有令”

    “他又是怎么说服吕随风和陈随心的啊!?”

    “不知”

    夏侯再次暴怒:“那他两怎么不自己来啊!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能来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夏侯再恼火,也只能在这里看着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夏寻,自从递上请柬后,他便站在这片竹林迷宫入口前,悄悄察看。

    这片八十里竹林总共有九个入口,内有岔道无数,即使曾经登赏雪台记住整个迷宫的人,当身在其中时,走不出十里必然迷失,因为岔路太多,林子太大,竹子也太相似。

    来之前,痴心妄想的夏寻还打算凭借痊愈后强大了许多的神识,来寻找寒梅。结果到了才发现,用神识在这八十里林子里找东西是个多么可笑的想法。所以,该走的路他还是得走,不过可以少走点弯路罢了。

    日头已升至头顶…

    “他在等什么?”夏侯显得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等人”墨闲冷道。

    “切…”夏侯鄙夷地瞟了墨闲一眼:“他还认识谁啊…”

    墨闲同样给回一个鄙夷的目光:“等人走光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恰如墨闲所说…

    在各院府弟子全都陆续走入竹林后,夏寻终于迈步了。他选择了左起第六个入口进入。在他观察的两个时辰里,从这个入口进入的人最少…

    走入竹林不到三十丈,原本被冬雪覆盖的天地,开始逐渐变成了盎然翠绿。

    积雪只覆盖在最顶部的竹叶上,和地上薄薄一层,中间则露出青色竹竿,丛丛叠叠。四周无尽的竹丛横生,几乎不到二十丈就会自然形成一道岔口,这些岔口有大有小,有的甚至需要剑破才得过。这样密布的青竹,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,同时更容易让人产生对竹丛后未知恐惧。

    夏寻走得很认真,很仔细,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岔路口他都会停留考量一番才选择到底走向哪边。不时还原地坐下,喝上几口清水或者从包袱里掏出个腌果之类的零食吃上。

    甚至一路上只要看到认为长势鲜嫩的竹笋,他也会为其花上一番功夫采挖,然后细致包裹好挂在腰间。而有时候他又会莫名的走得很急,经常是走着走着就像突然疯子一样快速奔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奔跑的时候他却好像很熟悉这片林子,所遇到的岔口毫不犹豫地就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至于寻梅,他好像从没有过这份心思,他只是一直介于走和停或跑之间…

    岳阳楼高层,

    两把竹简安桌前,两件麻衣凭栏远眺。

    长发及腰的男子,用手遮天着刺眼的阳光,看着西边极远处:“我发现你真的很在意这小子啊!小把戏出个没完没了。你倒是给我说说,你是想让他活呢?还是想让他死?”

    在他身旁的是曹阁主,神情自然,也是看着西边:“我只是想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罢了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摆那么多道道还没看够啊,在摆下去,估计他就真要被你整死了。”长发男子玩味地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曹阁主摇头轻笑:“难道你认为凭他的心智,看不出来我的意图吗?

    “那他傻呀!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要虎口夺食!”

    长发男子闻言,鄙夷之色更加:“小命都要被你整没了,他夺给谁看啊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仅我想看…”

    曹阁主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还有山顶那位也想看看…”

    “额?”

    长发男子很是诧异:“这是老人家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

    曹阁主有些无奈,看着远处那座大山山顶:“人老了,总是会追忆时光的。况且是故人后辈来访,必然免不了好奇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赏雪台,

    修为高深者,由上而下一目可观尽八十里竹林,虽有枝叶覆雪遮挡,但里面人影依旧隐隐可以见。

    在赏雪勘察之余,同时也会几人成群地对正在踏雪寻梅的各院府弟子做些讨论。

    作为这届踏雪寻梅中修为最低者,也是队伍人数最少者的夏寻,必然也在其中。只是他现在又多了个最古怪者的标签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夏寻的七星弟子有点古怪,不像这上面说的只是个出窍境。”一位蓝衣中年男子,手里拿着今年的踏雪名录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出窍境,岳阳楼那边的人已经确认过了。但应该有所依仗,他曾经跨三境伤过御神境的问天弟子,虽然自己重伤险死。”一位留着长须的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摆摆手说道:“不是不是,和修为无关。感觉他走的路和其他学府弟子一样,却又不一样。赏了这么多年雪,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小辈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也有这感觉。好像走得很仔细,却又不像。感觉仔细得太随意了,随意得让我觉得他只是来踏雪的。能在拐角寻思这么久,居然还有心情坐下喝水,真奇怪”一位手持铁扇的男子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更奇怪的是,他还挖笋…”长须男子补充道

    “独老,你怎么看?”蓝衣男子问道,随即附近几人转头看向一旁,一位一直快速打着算盘的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没有即时回话,加速继续打算盘。算盘应该是古木制作而成,油亮的褐泽下透着古老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哒…哒哒”半刻时间后,老者还是打着算盘,同时说道:“入林三个时辰,他本应至少与十一支队伍相遇,但最后都在距离四十余丈处被他巧妙绕过。前后十六支队伍在距离九十丈处,他便开始改道远离。他停留的四十四个岔路口,最终选择的基本都是人数走过最少的路口。每次原地歇息时,在他前路百丈内都有队伍占道前行。快行时方圆百丈无人”老者停了一会,继续说:

    “他一直在算!”

    周围几人有些差异。

    “那他是怎么算到后来者会相遇的?”铁扇男子怀疑道。

    老者说:“感觉”

    铁扇男子鄙夷一笑:“呵呵,你认为他是圣人?能预知祸福,趋吉避凶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铁扇男子敷衍一笑

    “是神识,强大的神识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“多强大?”铁扇男子没笑了,凝重地问道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”老者加速打了数十下算盘,道:“方圆百丈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沉思不语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