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十三章 弑师大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十三章 弑师大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问天初雪,恰似金榜好文洋洋洒洒,下无尽时。

    一日未完,积雪已没过脚踝。让人行路难,让没伞的人寸步更难行。

    二楼那位阁主,最后说的一句话,藏着很深的含义…

    是送行也是提醒…

    站在经楼大门,看着天上飘下的细雪花,望着被风雪遮挡的下山路和山下模糊不清的人影。夏寻皱了皱眉头,从怀中掏出一把铜钱,扯断绳结握在手心,藏在袖里。一步一步稳稳往山下走去…

    漫山遍野的山竹被风雪覆盖,看不出高矮。不时起风,吹倒枝叶的积雪,让行人格外小心。刚踩下的雪坑,没一会便被新雪填去,谁也找不到之前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早上出门还温暖如春,突来的风雪让今日穿着单薄的夏寻微微发抖,同时也让他每一步走得格外沉重。或许是不喜在风雪中孤独行走,所以抖动的右臂让手中铜板叮叮作响,也让这寂静的山道有了一些声气,不至于那么孤独。

    再漫长的山道总会走完,在山上看到的五道人影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夏寻停了,风雪划过他的脸上,落到他的衣肩,很冷。抖动的右手让他觉得还有一丝温暖,叮叮作响的铜板让他没那么孤单。

    由于站得太久,身上被堆上厚厚一层冰雪的五个人影。动了!他们走得不快,冰雪逐渐从他们身上滑落,这才看出他们真实打扮。五件灰色麻衣长袍,五把宣钢铁剑,还有五道渗人的杀意,一步一步逼近夏寻。

    五把铁剑入雪而行,剑中气芒化开积雪,留下长长一道路痕和刺耳的剑鸣。

    剑芒渐盛,剑鸣渐响,脚步渐急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不能就这样走了”一道夹着怒火的沙哑声从五人中发出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五人陆续化走为跑,地上积雪被急速踩飞,激起五道雪瀑。五把铁剑随之离地,剑芒大盛,刺破风雪,直奔夏寻。

    夏寻动了,没有惊慌,右手急速甩出五枚铜板,铜板没有气芒,但速度极快!

    “当…当…当”五下铁器撞击声同响!

    铜板准确无误击中五把铁剑,阻断了五剑的冲势。才容得夏寻从五剑缝隙中,退出一步。

    “上!”一声大喝,五剑再起,剑芒更盛,分别攻向夏寻身、肩、手、腹、腿。五剑齐发,剑招极快,一剑未至二剑已落,一气呵成。雪花在剑招飞舞中四溅不止,地上积雪被大盛的气芒化为雪水。

    夏寻暴退不止,右手不断在身前无影翻飞,无数铜钱在手影中掷出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铁器撞击声响起,铜钱撞剑即碎,只能阻剑一瞬。剑最终依旧落下,再灵活的身法,避免不了中剑……

    一剑、两剑、三剑…

    苍白的雪地,多出几滴红晕…

    一道重剑刺入…

    剑芒融化的雪水,落下几缕红绸…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夏寻暴喝一声!瞬间将手中铜钱尽数砸出。就在这一瞬间,铜钱比雪花还多,快如奔雷,直冲五人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铁器撞击声,瞬间响起。五剑惊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铜钱落尽,剑停,止退。

    夏寻双眼微微泛起血丝,死死看着前面五人。右手紧紧捂着左肩,右肩至下肋是一道露骨的剑伤,捂不住的鲜血从指间溢出,一身破碎的青衫被染得半红。碎裂的衣衫内露出许多翻肉的伤口,滚滚鲜血滴落,地上积雪化成鲜红,短短数息他已然重伤。

    停住的五把铁剑,麻衣破碎,都露出几道铜钱刮破的血口,居中一人也死死盯着夏寻,他用手缓缓抚摸被铜板划出一道深沟的脸颊,脸颊的鲜血随着手掌滴落地上,也溅出几滩鲜红。

    刚停的剑!又动了!

    “啊!!!!”这把受伤的铁剑,暴怒一吼,周身积雪刹那爆开。剑芒大盛的铁剑被狠狠甩起,一道巨大的气芒由剑暴出,气芒所过风雪全化,黄土崩裂,泥石乱溅,再冲夏寻。

    夏寻没动,是伤太重,动不了。也是剑太快,来不及动。

    很近了,剑气所带来的狂风让虚弱的夏寻有点站不住脚…

    更近了,身上的伤口被狂风吹得几欲撕裂…

    “蓬…”

    剑气炸开…

    四周积雪被气浪带入高空,青竹积雪被尽数震落,白雪夹着血红飘扬,夏寻周围的泥土被剑气砸压深陷、碎裂。

    但,夏寻还是站在那里,捂着伤口的右手依旧渗血。只不过,此刻夏寻的身前多了一个人…

    周遭的惨烈貌似挡不住这人身上的狂傲。他没有武器,却像一把重剑插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远处,那把被夏寻刮破脸颊的铁剑,愤怒地举剑看着那人。怒吼道:

    “别忘了你也是问天弟子!”

    “给我起开”那人咬着牙齿狠狠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逼我”

    “给我起开”那人的牙齿被咬的咯吱作响

    一阵大风刮过众人,视线被雪花隐隐挡住。

    “上!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,五剑再次齐出。五道暴烈的剑气突然迸发,如五支神箭离弦激射!!直射夏寻而去。

    在此同时,那人拳头后伸蓄势,双眼通红,全身爆发出恐怖血气,周身五丈瞬间幻化成人间炼狱,一个手持重剑的凶神投影出现在其身后。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“给我起开!”拳头随声打出,身后凶神也高举重剑,随着拳头凌空虚斩。天地灵气疯狂向凶神涌去,狂风暴雪剧烈向拳头聚合,恐怖的拳头带起一道十数丈积雪,夹狂风暴雷,如雪崩,如巨浪直接拍向射来的五剑。

    面对铺天盖地的巨浪,五剑就如浪中孤舟,渺小至极。

    “哗…哗…”

    孤舟撞向巨浪,巨浪没被击出半点水花。而是巨浪直接吞噬了五只孤舟带着他们继续往前奔涌。

    “嘣…”

    最终滔天巨浪撞向远处山脚,发出滔天巨响,雪花被拍散,巨大的泥石被击碎,参天的老竹全数拦腰折断,铁剑的碎片洒落一地。漫天冰雪纷飞…

    五人无力蹲跪在雪中颤抖,身上血水不断涌出…

    “给我起开!!!”又是一声咬牙大吼

    那把被刮破脸颊的铁剑艰难从地上爬起,右手无力下垂,内骨已断。

    “罗诀!!你个疯子!!”一声不甘的怒骂,没有冲冠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,因为刚刚一拳,已经让他们清楚地看到自己和罗诀的差距,在这之前他们太低估罗诀,也高估了自己。虽同是御神境,但刚刚若不是他们选择剑毁人留,估计他们此刻连话都不能说了。

    没有继续多言,五人艰难地互相搀扶起身,蹒跚走远。只留下一地无主剑碎。

    凶神淡化,炼狱消去,收拳,并未回头。

    罗诀似乎永远咬着牙,但丝毫不影响他那狂傲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怕”

    “没杀气?”

    “有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不怕?”

    “你欠我个人情,我记得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看得出罗诀很讨厌夏寻,夏寻有一次让他无言以对,拳头又一次被他握得作响。无法压抑的愤怒气息,让雪花都不敢靠得太近。

    接下来…

    夏寻走了,他不得不走,在周遭竹林深处还有数道杀意浓郁的人影,他们那是忌惮身前的罗诀而久久未现。而现在,罗诀欠他的人情已还,便不会再为他出手,所以他必须走。

    罗诀看着离去的身影,咬牙说道:“李儒散了”

    夏寻没回头,没停留,反而忍着伤口撕裂的痛楚,加速跑往马房。

    “御…”

    一声马啸,一匹枣红小马,驼着一个血人迎着风雪向东狂奔。鲜红的血液,从马上不停洒落,落在苍白的雪地里,异常渗人。

    李大儒死了!

    他知道,那五把铁剑和藏在林中的人影都是问天弟子…

    在那位阁主说出最后一句话时,他就知道外面风雪很大…

    从刚刚走出经楼时众人看他的眼神,他就清楚今日回城东的路不好走……

    他也推算到,那位被他问破道心的大儒,恐怕修途已尽。但他万万没想到,那位大儒居然会在这个问题上迷失本心而导致神识溃散!

    既然李儒散了,那今日在风雪中等候他的那些人影就应该不仅仅是问天弟子,而是那位李大儒的亲传门生,和他已经有了弑师之仇的死敌…

    既然是死敌,那便不会仅仅想着留下他的一瓢鲜血又或一只断臂,而是要留下他的人头,超度亡魂!

    事情突然变得有些奇怪,让夏寻有些出乎意料和不解…

    罗诀站在小马离去的路上,转身看着那条被冰雪覆盖的山道,方圆三丈皆成雪水……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