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武侠修真 > 寻道天行 > 第四章 恐怖西瓜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四章 恐怖西瓜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这小子来大考怎么还带着个娃娃呀?”

    “这小哥也是厉害啊!毛都没长齐,就弄出了个小娃娃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想带着这小娃娃入门吧?”“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,这小子胆子也是够肥的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在众人不解与调侃声中,夏寻牵着小西瓜很自然地走到了金盘旁。

    小西瓜今年才四岁,是真正的小娃娃,小小的个子还没有那个被架起金盘高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让夏寻一并牵着上来了。

    台阶上八人,除了吕老道,其他人都不认识夏寻。虽然,都怀疑他很可能也来自那条村子,但此时状况却实在别扭。

    那位持卷青年便对夏寻开口质问道:“夏西瓜,这是考场。请你先把这位小娃带下去再上来,可好?”

    早知有此一问的夏寻看着夏西瓜淡淡回答道:“你好,我不是夏西瓜。他才是夏西瓜”

    “这哥们是傻了把,让各三四岁的娃娃来大考,这娃娃会抓笔写字了不?”

    “他当这娃娃是京都当年的王璞吗?三四岁就能修行?他们家想出个修行者想疯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诶,小子赶紧下来,别浪费老子时间!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又是一阵谩骂。

    或许是认为夏寻的举动,有哗众取众之嫌。台阶上的另外七人已经有些不悦,吕老道正要为夏寻解释一二。旁边站着的持卷青年已经抢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七星院可不是随便撒野的地方哦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,夏西瓜是真的来考试的!”夏寻认真说到。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持卷青年也不好反驳。因为没有那条规矩里说不准三四岁的娃娃来参考。

    青年不耐说到:“请”

    夏寻便不再看台阶上几人。

    他把金盆缓缓地从架子上取下,放到西瓜跟前。蹲下身子认真地给西瓜卷起袖子。

    西瓜睁着大眼睛问到:“寻哥哥,为什么他们这么凶,还要骂我们呀?”

    夏寻微笑说:“因为大家都不认识西瓜呀”

    “西瓜我们来洗个手”

    小西瓜乖巧地学着夏寻蹲下身子,任由夏寻抓着他的手放到水盆里。夏寻洗得很认真,认真地擦洗着西瓜的小手,给人感觉这两人真的是在洗手一样。

    “哎”

    手入水不久,夏寻脸上露出了一丝旁人无法察觉的苦涩,不由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风,忽然变得有点大…

    “丝…”

    这时的西瓜,全身已经隐隐透出红芒…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睛随之,逐渐瞪大。是惊讶…

    和半月前的夏村祠堂一样,恐怖的生死气息随着妖异的红芒徒然从西瓜体内冲天迸发!

    瞬间笼罩了整个观星台,让人眼中万物霎时间尽是鲜红如血。气息笼罩范围内树木杂草清风灯火生死变换不息。四道巨大恐怖的载体虚像浮现在西瓜身后,虚影模糊不清,没人能看透。

    那金盘里的雾气刹那间蒸发一空,就连众人脚下那条灵脉也隐隐震动。灵脉中的灵气正在迅速升腾,化为水雾顺着气息融入西瓜身后的四道虚影中。这些虚影就像一只洪荒巨兽,疯狂的吸食气息范围内的一切灵气…

    “冲…”

    一道通天红芒冲天散起!

    大惊!

    “上古魔神的子嗣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小就觉醒了这么可怕的血脉领域”

    ”他还没有完全觉醒,你看他身后的血脉投影还没有实化,只是幼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!

    远在千里外的岳阳楼和城内附近的学府高楼,只要有一定修为的修者此刻都能看到七星院的那道冲天红芒,而修为高深的更能隐隐感受到红芒内透出的恐怖气息。

    在岳阳楼高层便有这样三位道行深厚的修者。

    一僧一道一儒,皆是五旬上下。僧侣头顶九道香疤,长眉细眼,身着金丝红线大宝僧袍,手把一串漆黑念珠。道士穿的是岳阳城内第一学府--纯阳观内最高级别的游龙白日袍,应该是观中某位大人物。儒者相对前两者则素雅多了,一身粗麻布衣,手持一把墨玉竹简。三人站在厢房外的楼道边,眺望着七星院方向,脸上看不出喜忧……

    “七星院这次捡到不少宝呀”纯阳观的道长说道

    “是个刚刚血脉觉醒的宝贝,神魂尚在幼年看不出是上古那位大能。应该和京都那把大戟差不多,比你们家的那小道士强上一分”儒者接话

    “看气息都是差不多,强不强上一分那得比过才知晓。血脉再强,聪资不足也枉然”道长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过点时间便有分晓咯。接下来几年皇榜就有看头了”儒者说道。

    道长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儒者没理会道长,自己道:“那位少年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道长拿起桌上瓷杯,淡淡抿上一口:“你觉得是为二十年前的事来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

    儒者干笑两声:“鬼谋的心思谁能猜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相谈,旁边僧侣自始至终一言未发,只是看着远方……

    三位高人在岳阳楼还能谈笑风生,而这边的七星院观星台则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被这恐怖的气息笼罩,即使修为高深者也会感觉到压抑。

    地下那条被疯狂吸食的灵脉,已经把观星台的地砖震出了几道巨大裂痕,更有甚者已经吓得退出了气息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一切事情,只发生在数十息之间。

    在金盘前蹲着的二人,依旧在洗手,而且很认真。

    片刻后…

    看洗得差不多了,夏寻从衣衫隔层内抽出手巾。认真地握着小西瓜双手,把水迹一一抹干。

    四个恐怖虚影这才逐渐暗淡消失,地下灵脉渐渐停止震动。

    但那些化为水雾的天地灵气却已经少了许多…

    观星台上没人再开口,因为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夏寻牵起西瓜,又把金盘重新架起。微曲身子,代替西瓜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咳”

    台阶上的吕老道轻咳一声,提醒身边看得入神的另外六院掌管。

    天璇院院长最先醒来,眼睛一亮开口便说:“夏西瓜,我乃天璇院长,我观你资质最适合入我院来修灵力神魂,从今日起你便入天璇门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等等!”“等等”“等等!”

    另外四位院长齐声喊停,这天璇院是商量都没商量,先下手为强的把戏,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“天璇,你这话可说错了。这娃娃展现的血脉可是领域势力。要修也是来修天权吧?”

    居右侧的玉衡院长猛地一下站起身来,坚决大声说道:“如此强大的神魂血脉,如果能融合一件天材地宝那必然强大无双!正好我玉衡院有一套圣人所留功法,正式适合这娃娃炼器修习!夏西瓜,从今日起我便收你为我关门弟子,传我毕生所学所悟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的同时,狠狠地看着另外几人。威胁之意很明显…

    西瓜没有即刻答话,他抬头看着夏寻,投去询问的目光。

    夏寻点了点头:“按来之前我们说好的说便是”

    小西瓜这才转头看着台上几位老道,乖巧地说道:“寻哥哥说,我要去天枢院。”

    台上天枢院长闻言一喜,这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呀!正要说话。

    玉衡院长狠狠地一咬牙,抢先开口:“西瓜小友,只要你入我玉衡院,我便把镇院之宝七星剑阵传你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观星台一片哗然。七星剑是七星院第一重器!

    玉衡修炼器,讲究人器双修合一,所以这件镇院之宝历代为玉衡院所有,如今玉衡院二话不说直接摊牌,誓要收为关门弟子,可见西瓜展现的血脉气息是如何恐怖。玉衡院拿如此重宝压注,等于摆明告诉众人,此子玉衡院誓死收入,那其他院就不用多言了。

    小西瓜又抬头看了看夏寻,夏寻稍稍点头示意。西瓜意会继续道:“寻哥哥说了,我不能选其他的院子玩,我只能去天枢院子”

    几位老道顿时傻眼了,不是因为西瓜用了玩这个字眼。是因为他居然放弃了这件重宝,而选择去还没来得及说话的天枢院。

    那位玉衡院的院长急忙站起身来,往前几步走道台阶前,看着夏寻。

    他认为夏寻是夏西瓜某位至亲。因为从踏上场间,夏西瓜都显得非常信任和依赖此人,而且同姓夏,应该就是那条村子的族亲无疑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能摆平夏寻,那收下夏西瓜这事情便无大碍了。

    玉衡院长柔声问道:“这位小哥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夏寻双手抱拳道:“在下夏寻,自北来”

    玉衡院长也双手抱拳还礼:“夏寻小友,你可知道七星剑阵?”

    夏寻不答。

    玉衡院长继续说道:“这剑阵共七把每把都是世间少有的圣器,而且七剑合一更是天下无双。历来是我七星院的镇院第一重宝。另外夏西瓜的血脉中神魂强大无匹,若入我玉衡修炼器大道,日后修至人剑合一,融合七星剑阵。即使证道也不是难事呀…!”

    其实,玉衡院长说的这些夏寻都清楚,甚至比这院长更了解七星剑阵。

    七星剑阵是世间少有,但肯定不是天下无双…

    剑阵是当年七星背后那位恐怖存在所铸,可以说内含他毕生心血精华。剑铸成时风雨雷动,引下七道九天神雷贯注,只是差一丝便化出器灵的神物。

    但此剑再强,从某个角度来说那也是外物,至少对西瓜来说,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七星剑阵即便传给了夏西瓜,那最多也只是件摆物罢了。

    这话夏寻不会说,毕竟玉衡院长和半月前的吕老道一样,求徒心切。能收下一个拥有强悍上古血脉的弟子,便是一个极大的因果机缘,所以尚可理解。委婉道:

    “西瓜尚小,得此重器日后必有依赖,是有弊无益。”

    话毕,所有人都不由一叹…

    七星剑阵乃圣人所留,七把圣剑齐发就是初入圣境的大能也要必其锋芒。修道人持有这套剑,基本上就等于有了半个圣人庇护。而在玉衡院说明了七星剑阵要害的情况下,夏寻居然直接了当地代西瓜拒绝。这份心性和定力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玉衡院长除了感叹外,感到更多的是羞怒。如此镇派之宝整个岳阳城也拿不出几件了,自己拱手相赠,居然被夏寻说成了对修行有弊无益。他不由微怒道:

    “敢问小友,是夏西瓜何人?是否能代他双亲?”

    他当然能看出来夏寻不是西瓜亲父,若一个十四左右的少年能生下一个三四岁的娃娃,那可太荒唐了。更重的是,西瓜的血脉绝对不是,夏寻现在显现出来的修为,可以扯上关系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有此明知故问的质疑。

    但夏寻又拿能看不出他的心思呢:

    “引路人,也是族亲”

    “这小哥才多大?居然说自己是这娃娃的引路人,这脸皮比刚刚团肉球还要厚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兄弟,或许也是他们族中天才,但看相貌最多十四五岁。就是打娘胎起修炼再逆天也就个御神境界吧?居然大言不惭说是引路人……?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他们所在的是某个没落千万年的上古遗族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