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玄幻魔法 > 至尊重生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挣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挣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李寒山似笑非笑看向李寒星,说道:“六弟,什么叫做抢功,这鲨谛隆是你的吗,你凭什么不准别人动手,这鲨谛隆就在这里,自然是谁实力强,便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李寒星看向李寒山,说道:“你这是不要面皮了,既然这样,那我倒想要看看,你又怎么得手。”

    李寒星决定,即便是他不能够得手,也决不能够让李寒山得手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李寒山所带来的几名手下,也挡在了陈雷和菁菁两个人面前,虎视眈眈,散发出强大的气息,威胁着陈雷和菁菁两人。

    陈雷看向李寒星,突然传音说道:“别和他争了,快走。”

    李寒星不明所以的看了陈雷一眼,陈雷却是毫不犹豫,直接飞身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李寒星对于陈雷,那是十分的信任的,见状也毫不犹豫,飞退出了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李寒山见状,哈哈大笑,说道:“一群懦夫,也敢和我挣抢军功,这一次算你们有自知之明,自动退去,不然的话,我让你们知道厉害。”

    李寒山说完,这才看向鲨谛隆,手中寒光一闪,一柄宝剑握在了手中,狠狠削向了鲨谛隆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鲨谛隆,你没有想到吧,堂堂一军的大帅,武帝八层的高手,会死在我李寒山手中,你的人头,将会带给我巨*耀与地位,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”

    李寒山一边说着,一边毫不留情的斩下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,鲨谛隆两根手指,牢牢将李寒山斩过来的神剑夹住,并且,两只猩红的眼睛,狠狠盯住了李寒山,令李寒山感觉到全身发寒,亡魂大冒。

    这鲨谛隆不是被阵法镇压束缚住了吗,怎么又有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此时,李寒山在鲨谛隆身上,感觉到了如渊似海、深不见底的强大力量,还有既将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愤怒。

    此时,鲨谛隆发誓,他从来没有如这一刻这般愤怒过,居然被一名武帝七层的人族,当作猪羊一般,毫无还手之力的来屠杀,甚至,还被当作货物一般,争来抢去。

    </ins>

    这对一名身居高位,手握重权的大人物来讲,绝对是难以忍受的巨大耻辱。

    而在这种巨大的愤怒之下,鲨谛隆的潜力暴发,居然撑破了阵法对他的封印与束缚。

    鲨谛隆本就是虎鲨一族无上的天才人物,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,便能够突破到武帝八层,成为一军的统帅。

    当然,鲨谛隆的年轻,指的是和其他武帝八层的强者相比,要知道,如今鲨谛隆还不满千岁,能够在不满千岁的年纪,便达到武帝八层,十分的罕见。

    虽然说如今不少的年轻弟子,早早突破到了武帝七层,可是从武帝七层,到突破武帝八层,却需要花费上千年甚至数千年之久,至于从武帝八层,突破到武帝九层,最少也要万年。

    当然,一些真正的绝才惊艳之辈,很可能会比其他人短上一些时间,但最短的,都耗时千年以上,才有望突破到武帝八层、九层。

    而如今,鲨谛隆能够在千年之内,突破到武帝八层,其才情之惊艳,自不待言。

    而这样一年前途无量,资质绝佳之辈,拼尽潜力,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,这才破掉了阵法束缚。

    而陈雷,却是在鲨谛隆破开束缚的时候,便感觉到了异样,要知道,这一座阵法可是他布置的,阵法中的任何细微变化,他都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知道鲨谛隆突破了阵法的束缚,陈雷是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待下去,招呼上了菁菁和李寒星,第一时间撤离。

    但李寒山,却是没有这么幸运,还想着要斩杀鲨谛隆,获取军功,哪曾想到,撞到了最大的铁板之上。

    鲨谛隆此时是人形形态,是一名约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样貌,丝毫看不出和人类有什么差别,这说明他的实力强横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鲨谛隆,其愤怒也是达到了一个绝无仅有的地步。

    暴怒的鲨谛隆,是无比可怕的,他手指轻轻用力,直接将李寒山手上的神剑折断,然后,一掌拍向了李寒山的胸口。

    李寒山亡魂大冒,连忙摧动各种护体的宝具以及功法,这一刻,李寒山也拼了命了,将压箱底的手段都用出来,就是为了能够在鲨谛隆面前能够保住一命。

    只不过,鲨谛隆这一掌,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,李寒山身上光芒四射,一件又一件的宝具,在鲨谛隆的掌力面前,如气泡一般爆开,而李寒山的功法,也在这一掌之下,被鲨谛隆击溃,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这还是鲨谛隆手下留情的结果,鲨谛隆实在是气坏了,决定要好好折磨折磨李寒山,才把他杀死,故而,这一次才留了李寒山一命。

    不过,李寒山带来的那些手下,却是没有这么好运了,被鲨谛隆当作了发泄怒火的对像,直接一掌一个,全都给拍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李寒山此时,吓得几乎魂儿都飞了,脸色比最白的纸还要苍白,没有丝毫的血色,哪里会想到,会遇到这样一个变态。

    鲨谛隆这个时候,陡然转身,看向了李寒山,冷笑着说道:“不错呀,我的人头,确实能够成就你无上的荣耀,助你掌握无上的权力,不过,你觉得你能够有命拿吗?” ,

    鲨谛隆咬牙切齿,将刚才李寒山所说的话,一字不差的又说了一遍,只不过此时这些话听在李寒山耳中,如追魂索命的利刃一般,字字戳心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杀我,我可是四阀中李阀的长子,你不能杀我呀。”

    此时,李寒山在鲨谛隆庞大的威压下,已经语无伦次,神智都几乎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鲨谛隆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,说道:“李阀的大公子,那又如何,正好让你为我麾下的将士们陪葬。”

    如今,鲨谛隆已经知道了外面所发生的事情,他这一支大军,算是彻底的完了,而他,也将会失去所有的一切,将来,能够留下一条性命,被发配到血海之中,便算是他最好的归宿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这样,他也要大开杀戒,为自己麾下的将士们报仇。

    如今,鲨谛隆已经有些疯狂了,李寒山抬出李阀的名头来,也是丝毫的无用,只能够更加坚定鲨谛隆杀他的决心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