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玄幻魔法 > 至尊重生 >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星少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星少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石将军走到李飞燕、陈雷几人面前后,贪婪的看了一眼李飞燕,然后,将目光落在了菁菁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,将面纱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石将军抬手一指菁菁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菁菁却是纹丝不动,对石将军的话充耳不闻,仿佛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石将军顿时无比尴尬,再次说道:“怎么,你是聋子不成,听不懂本将军的话吗,本将军让你将面纱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酒楼的掌柜的走了过来,打着圆场说道:“石将军,什么事情值得您这么动怒,这不过是我店里的客人,还请您高台贵手。”

    石将军冷喝一声,说道:“什么客人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分明有鬼,本将军奉命查探武神候府大盗一案,怀疑她就是嫌疑人,掌柜的,这件事情水深的很,不是你能管的,给本将军滚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这位石将军,无比的蛮横,盛气凌人,直接以身份压人,令这位掌柜的进退两难,最后,忍下这一口气,怜悯的看了一眼戴着面纱的菁菁还有李飞燕两人一眼,不再说话,而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位石将军,大名石阔荣,是神武候府的弟子,同时也在帝都城卫军中任要职,权势滔天,虽然说这位掌柜的也知道这位石阔荣的德性,但是,他根本惹不起,只好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石阔荣见到掌柜的不再插手,转而,又看向了菁菁,说道:“本将军再说一遍,将你的面纱摘下,不然的话,别怪本将军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只是,菁菁依旧没有丝毫理会这位石阔荣,令石阔荣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一般,恼羞成怒,抬手便向着菁菁的面纱抓去,想要亲手将菁菁的面纱摘下。

    “石将军,你好大的威风呀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飞燕突然出声说道,话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石阔荣只感觉自己的手掌,传来一阵刺骨的剧痛,仿佛骨头都被敲碎了一般,闪电般的将探向菁菁的爪子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石阔荣惊疑不定,刚才他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出的手。

    不过,石阔荣却是并没有害怕,在这帝都之下,除了那些皇亲贵胄、四大门阀,还没有他惹不起的人呢。

    </ins>

    石阔荣没有收敛,而是看向了李飞燕,刚才就是李飞燕在说话。

    石阔荣冷笑一声,说道:“本将军负责缉拿盗匪,便有权力怀疑你们,现在,我劝你们识相一些,乖乖的跟随本将军回去调查,别逼着本将军动粗。”

    李飞燕这个时候,抬手扔出一块牌子,说道:“石将军,你睁开你的狗睛看清楚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石阔荣一眼看到桌子上的那一块牌子,这一块牌子,正是李阀的身份牌。

    “你是李阀的人?”石阔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现在,你还怀疑我们是盗匪吗?”李飞燕向着石阔荣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是李阀的人,那么,自然不会是盗匪,但是,他们两个呢,难道也是李阀的人吗?”

    石阔荣虽然心惊于李飞燕李阀族人的身份,但是,却并没有放弃,因为他也算有些见识,李飞燕身上的这一块身份牌,虽然代表着李阀族人的身份,可地位并不是太高,只不过是一块铜牌而已,这代表着,李飞燕并非李阀的核心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这样,石阔荣也息了打李飞燕主意的心思,要知道,李飞燕李阀的身份,还是令他忌惮的。

    但是,石阔荣色胆包天,依旧对于菁菁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李飞燕自然听出了石阔荣话中的意思,冷声说道:“我以李阀弟子的身份,为他们两人担保,他们绝不是侵入武神候府的大盗,这样总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石阔荣冷笑两声,说道:“你担保,凭你的资格,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资格不够,那我的资格总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从德月楼二楼,走下一名青年,目带冷光,身上散发着一股傲绝天下的高贵气质,向着石阔荣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星少,没想到您也在这儿呀,瞧您这话说的,您的身份,自然够资格了,我这就走,这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这名青年之后,石阔荣神色顿时变了,刚才还威风不可一世,但现在,却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,就连身形都矮了三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青年,可不是一般人,而是有着帝都七少之称的李寒星,人称星少,这可是李阀嫡系的弟子,将来甚至有可能成为李阀的阀主,身份高贵的吓人,石阔荣在李寒星面前,连只蚂蚁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石阔荣哪里曾想到,只是想打打野食,欺负欺负外来人,居然会遇上李寒星这样一位大咖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石阔荣自然不敢再任何的非分之想,而是想着怎么能够全身离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位李寒星星少的脾气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走,哪能这么轻易就走,你不是还没有抓到嫌犯吗,本公子想要看一看,你是怎么抓嫌犯的。”

    石阔荣想要走,可是,李寒星却是没有这么容易放他走。

    石阔荣心中一沉,顿时知道麻烦大了,要是知道这位星少在这儿的话,打死他他也不会来这座酒楼打秋风的。

    “星少,我真的错了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就把我给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石阔荣低声下气的求饶,不敢有半分的顶撞之意,因为他可是知道这位星少的手段的,有半分违逆的意思,他恐怕今天就得横着被人抬出这德月楼了,故而,哪怕丢了面子,他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星少冷笑两声,说道:“还挺知道我的脾气,居然敢不把我李阀放在眼中,找我李阀的麻烦,今天看在你比较懂事的份上,你自断一臂,给本少滚吧。”

    “星少,这也太重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石阔荣苦着一张脸,向着李寒星求情。

    “两只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,石阔荣从李寒星口中,听到的却是这样冰冷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顿时间,石阔荣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,这星少明明最不喜人违抗他的意思,他偏偏还想要讨价还价,当下,再也不敢多说什么,微微用功,顿时间,便将自己的两条胳膊当场震断。

    随后,石阔荣运功,将断臂处的伤口的鲜血止住,地面上,掉落了两条还戴着甲胄的手臂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