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玄幻魔法 > 至尊重生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再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一百七十六章 再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金光锏击在黑蛟剑上,将黑蛟剑击退,然而,陈雷准备毕竟仓促,金光锏上蕴含的真元很少,只是将黑蛟剑隔开,而黑蛟剑所化的一条蛟须,擦着陈雷脖子掠过。

    顿时,陈雷脖子处开了一条深深的伤口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陈雷连忙运用元力,将伤口封闭,这才止住鲜血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颗丹药捏碎,敷在了伤口上面,这才眸光森冷的盯向了马蛟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回事,居然偷袭伤人,还要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方苍宇、帝九阳、吕澄泓等人义愤填膺,一个个围了上来,将陈雷护住,然后,向着钧天圣弟的几名弟子质问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偷袭伤人,本少这是给他一个教训,让他嘴巴放干净些,这已经是本少手下留情了,若本少真要存心伤他,你们以为凭借他的实力,能躲得过去吗?”

    马蛟冷哼,丝毫不以自己偷袭为耻,大声狡辩。

    “见不过要脸的,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!”

    方苍宇冷声说道,然后,不再看向马蛟,而是看向了陈雷,问道:“陈雷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此时,陈雷脖子上的鲜血已经止住,虽然看着吓人,但并无大事。

    陈雷摆摆手,示意无事,然后,向前一步,望向了马蛟。

    “喂,马脸,既然你有胆向我出手,那么,我现在就正式向你发起挑战,你可敢应战?”

    “马脸!”

    马蛟听到陈雷称呼自己,一张长脸顿时黑了下来,他冷笑两声,道:“你向我挑战,我凭什么要答应你?”

    </ins>

    陈雷冷笑:“怎么,怕了?”

    马蛟不屑道:“我会怕,只是觉得你不值得我出手罢了。”

    马蛟语气中,故意作出一种高高在上的资态,根本看不起陈雷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马蛟心中却是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陈雷将胡奇林击败并打昏过去,在钧天圣地内,他和胡奇林曾经切磋过多次,每次都是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让他面对陈雷将胡奇林战胜的陈雷,他确实没有把握,但是,死要面子的马蛟,又不能直接承认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切,胆小鬼,怕就是怕,还找什么借口,如果说你真的不怕,那就接受我的挑战,我以这辆蛟龙战车作赌注,你可敢一战?”

    陈雷冷声讥讽,突然脚下一软,脸色苍白,不过旋即他又稳稳站立,目光炯炯,看向了马蛟。

    马蛟见到陈雷的情况,心中突然反应过来,刚才陈雷和胡奇林一番大战,消耗定然巨大,现在也没见他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自己黑蛟剑擦过陈雷的脖子,虽然没有将陈雷击杀,但是,却也让他大量失血,现在陈雷的战力,肯定已经下降的厉害,甚至不足巅峰时期的七成。

    若是这样的话,他对上陈雷,未必没有取胜的希望,陈雷如此咄咄逼人,未尝没有虚张声势之嫌。

    马蛟仔细向陈雷看去,发现陈雷发际之中隐隐有着汗渍,双手也微微颤抖不已,这显然是体力大量损耗的迹像。

    马蛟看到这里,心中已经有了计较:

    “好个狡猾的小贼,小爷险些被你给骗过去,你现在的实力,恐怕都不及巅峰时期的一半吧,我就不相信你身上也有着三转雪元丹这样的宝药,能够瞬间恢复修为,想要逛你马爷,你还嫩了点,小子,这次可是你自寻死路,别怪马爷我心狠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儿,马蛟心中大定,说道:“陈雷,你想怎么赌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也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马蛟同意了,没想到陈雷话风一转,反而推三阻四起来。

    马蛟心中更加肯定,陈雷绝对是虚张声势,道:“陈雷,怎么,你还怕我没有和这蛟龙战车相当的东西吗,哼,我钧天圣地弟子的底蕴,岂是你这等三流小派所能够想到的,这一件宝具,就不比蛟龙战车价值低,怎么样,你可敢接受。”

    说完,马蛟直接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座三足青铜圆鼎。

    这座圆鼎上篆刻着花鸟鱼虫、日月星辰等符纹,周身流转着一道玄黄之气,显得古拙、沧桑,充满古老气息,仿佛从时间长河之中流转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雷眼神顿时一凝,以他前世大帝级的眼光,都看不透此鼎的来历,神秘异常。

    马蛟看到陈雷震惊的神色,得意洋洋,这一座青铜鼎,是他爷爷郑重的传给他的,叮嘱他一定要好好保存,是一件得道的至宝。

    只不过,马蛟拿在手中,仔细研究了数月,发现此鼎除了坚固无比,无物可摧外,并没有其他什么奇特之处。

    所以,马蛟也就不怎么将此物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如今想到要和陈雷赌斗,他储物戒指中的其他宝具,都是他珍爱之物,根本舍不得拿出来,万一输了的话,还不得心疼死。

    所以,这才拿出了自己爷爷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保存好的这一座青铜圆鼎,反正这座青铜圆鼎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神妙之处,即便是输了,也不怎么心疼。

    再者,连他都不知道这座鼎有什么用处,陈雷一个土包子,肯定更不可能认识了,也好震慑震慑陈雷。

    说实话,陈雷还真被震到了,这一座青铜圆鼎,来历绝对不凡,上面那种神秘而带有沧桑气息的神秘意境,陈雷根本看之不透。

    这一座青铜圆鼎,在陈雷眼中,就如同一个未解的世界一般,充满了迷团。 ,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陈雷这一次,倒是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蛟冷笑,真是愚蠢,被稍稍引诱便上钩了,这一次,看我如何将你击杀。

    马蛟心中,已经对陈雷产生了杀意,敢在这么多人面前骂他,骂钧天圣地,罪不可赦。

    马蛟的那一丝杀意,被陈雷轻松感知到,这马蛟还真是胆大、狂妄,当着玄天宗所有人的面,居然毫不掩饰对自己的杀机,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不过,陈雷现在也比较郁闷,那就是无论马蛟对他产生多么浓烈的杀机,他也不可能真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马蛟击杀。

    因为马蛟的身份太过敏感,钧天圣地的弟子,若是真被陈雷击杀在此,惹来钧天圣地的怒火,恐怕整个玄天宗都得跟着陪葬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