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68章 诈盟泷州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68章 诈盟泷州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若是崔耕之前就提出封建美洲的计划,冯仁智和何游鲁定然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嘛。让人家放弃土皇帝的身份,去蛮荒之地开疆拓土,那怎么可能?

    但是现在,冯、何二人的土皇帝身份已经保不住了,那退而求其次的封建美洲,也不是不能答应,

    冯仁智和何游鲁答应这么痛快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,不光是他们去美洲,崔珍也得去。虎毒不食子,崔耕自己总不能坑自己的亲儿子吧?

    最后的原因则是,崔珍认了冯仁智为义父,做了何游鲁的女婿。二人都算是崔耕的自己人了。以崔耕的名望,断不至于坑自己人。

    然而,作为此事关键的崔珍出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崔珍离开了冯家镇就算安全,必要时候可以得到地方官府的帮助。甚至崔珍派人来打听过崔耕的安危,大家都以为,他和何宜宣回广州了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去信广州,很快就传来消息,并无珍公子的消息。

    难道崔珍是回泉州了?几日后消息传来,泉州也并无崔珍的踪迹。

    按说不应该啊,崔珍今年十四五岁,年纪不小,知道轻重了,怎么不回家不说,还不主动和家里联络?难道说……出事儿了?

    无论崔耕还是何游鲁、冯仁智,都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直到十日之后,广州刺史周利贞,命人送来了一封书信,大家才把崔珍的去向搞明白了。这封信是崔珍手写,何宜宣附属的。

    那上面写的清楚,二人是去泷州翠竹庵,拜见慈良师太了,请崔耕和何游鲁不要挂念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对小夫妻是来了个先斩后奏,等确定崔耕派人追不上了,再送了这封信。

    “就翠竹庵是什么所在?”崔耕看向何游鲁问道。

    何游鲁深感惭愧,挠了挠脑袋,道:“翠竹庵是泷州城外的一个尼姑庵,主持是慈良师太,也就是宣儿她娘。”

    冯仁智道:“你老婆怎么出家了?”

    何游鲁叹了口气,幽幽地道:“此事就说来话长了……宣儿他娘是汉人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。二十年前,她遭了劫匪,误入了深山之中,被我的人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你看人家小娘子长得不错,就动强了?”

    “哪啊,当时我一见那小娘子就惊为天人,马上就让人把她放了,好吃好喝好招待,从无越礼之处。后来,她说她的父兄为盗匪所杀,请我将他的父兄安葬了,我也完全照办。最后那小娘子说如此大恩,无以为报,愿意以身相许……我们俩就成亲了,生下了宣儿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自从见到她我就没见她笑过。”何游鲁以首俯额,眼圈泛红,声音有些嘶哑道:“这么说吧,为了让她笑,我要是周幽王早就烽火戏诸侯了。最后,没办法……我说,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呢?她说……她说……如果夫君真的怜惜妾身的话,请准许妾身出家为尼。”

    冯仁智和崔耕面面相觑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很显然,何游鲁一片痴情都做了无用功,人家那小娘子从始至终就看不上他。

    崔耕更是猜测,那小娘子可能是被流放至岭南道的官员之女。这年头,汉人看不起僚人是非常普遍的观念。人家大家闺秀看不上何游鲁一个蛮酋,自感生无可恋出家为尼,似乎……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那慈良师太是何时出家的?又因何到了泷州呢?”

    何游鲁道:“是在宣儿七岁那年出家的。至于到泷州出家的原因也很简单,泷州距离我们带岭比较近,佛法也非常昌盛。”

    冯仁智补充道:“泷州陈氏世代信佛,您从陈家历代先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,陈法念、陈佛智、陈龙树……都与佛有关。所以,泷州的佛法非常兴盛,龙龛道场更是天下闻名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那这小对夫妻二人去泷州,就是单纯去让慈良师太看看女婿了?那就随他们去吧。”崔耕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何游鲁还有有些担心,道:“慈良师太的事儿,陈行范是知道的,我还拜托他看顾慈良师太呢。这家伙若是知道我已经投靠了您……抓了珍公子和宣儿可咋办呢?唉,宣儿挺机灵一个孩子,怎么关键时刻办出了这样一件糊涂事儿啊!”

    何游鲁、冯仁智投靠了崔耕,以及陈立之死一事,现在当然还是秘而不宣,要不然陈行范就会马上发动叛乱。

    冯家镇乃是越王治下,崔珍可以很容易通过自己的渠道,了解到冯家镇的崔耕无恙。但是,陈行范的势力可到不了这,应该暂时得不到这两个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儿也瞒不了多久,崔耕正在抓紧时间调兵遣将,争取把陈行范起事的影响降低到最低。

    大战一起,陈行范得知了这两件事,说不定崔珍和何宜宣真有危险了。

    何游鲁就何宜宣这么一个女儿,能不着急?

    冯仁智也急的火急火燎的,他明白,崔珍一死,自己、何游鲁和崔耕之间的关系,就只剩下公事公办了。

    封建美洲说得容易。但要真那么容易的话,岭南道的亲贵们早就嗷嗷叫着上了,还轮的着他们?可以想见,没有越王崔耕的全力支持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冯仁智心思电转,道:“现在派快马去追,肯定是来不及了,但珍公子的安全必须保证。不如……咱们先下手为强,在陈行范发现此事之前,把他给解决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陈行范不是还不知道咱们的事儿吗?咱们就说,为了稳妥起见,要带五百人去泷州,和他歃血为盟反抗越王。一家五百人,两家就是一千人了。到时候,打他个措手不及,将陈氏一族连根拔起。”

    崔耕质疑道;“哪有那么容易?人家陈行范就没防备?”

    冯仁智阴恻恻地一笑,道:“以前可能会防备,但现在他又不知道陈立已死,防备什么啊?我们俩有什么理由对付他?再说了,就算杀了他之后,没有您的支持,也毫无意义啊!”

    何游鲁也眼前一亮,道:“有道理!现在是我们三家最应该团结一致的时候,陈行范绝对想不到,我们已经投奔了您。咱们给他来个有心算无心……陈家绝无幸理!”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这事儿还真有可行性,道:“成,本王跟二位一块儿去。若能就此就把泷州之事解决了,当然是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越王您怎么能去?”冯仁智道: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万一有个什么差迟……我们担待不起啊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但万一有个差迟,二位出来说的话,又怎能比得上本王?没错,陈行范和本王有杀子之仇,不共戴天。但是陈家其他人……不想死的大有人在啊!”

    还有些话他没说出来,陈家被连根拔起,他的部众是僚人,大部分就得被何游鲁和冯仁智瓜分了。两家作为封建美洲的主力,并不容易保持平衡。

    但若能把陈行范宰了,扶植陈家其他人上位,就稳妥多了了。

    所以,冯仁智和何游鲁的目的,是把陈家连根拔起。而自己,却是保全陈家的大部分力量,双方的目的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必须去!

    崔耕是越王,麾下精兵数十万,当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冯仁智和何游鲁见他主意已定,也就不敢再劝。

    何游鲁回带岭,冯仁智和崔耕一起去高凉。与此同时,二人修书一封给陈行范,商量歃血为盟之事。

    至于陈立的去向也好解释,冯家不是要给仨儿子成亲吗?如今陈立和何宜宣看对了眼了,就留在冯家把喜事一起办了。陈家的势力最大,陈立留在这也算个质子,让冯家放心。

    十日后,高凉和带岭的僚兵会和,崔耕一行往泷州方向而来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