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66章 宜宣好眼光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66章 宜宣好眼光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那小厮往何游鲁身上偷瞧,期期艾艾地道:“是……是何小娘子……据说……据说……在我们到场之前,何娘子已经带着崔珍逃走啦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何游鲁勃然大怒,一伸手就把那小厮的脖领子薅住了,道:“我女儿焉能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儿?你小子敢胡言乱语辱宣儿的清白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小的不敢,小的不敢啊!不信的话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那小厮慌慌张张地从袖兜中掏出来了一张纸,右手高举。虽然崔耕离得甚远看不大清楚,但可见那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,大约两百来字。

    何游鲁只扫了一眼,就面色大变,道:“果然是宣儿的字迹!”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找那小厮的麻烦了,接过了状纸,仔细观瞧。虽然字数不多,但直到一刻钟后,何游鲁才把书信放下。

    冯仁智关切地问道:“贤侄女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贤侄女?”何游鲁冷哼了一声,道:“那是你干儿媳妇儿,还是你自己提的亲,总不能不认账吧?喏……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手一伸,将那纸递给了冯仁智。

    冯仁智看完了,哭笑不得,又把这纸递给了崔耕。

    崔耕看完了,不由得叹道:“好一个奇女子啊!有情有义,行动果决,不错,配得上珍儿。”

    这封信上到底写的是什么啊?

    何宜宣在信上宣布:自己既为带岭峒主之女,受全族供养,婚事不由自主并无怨言。然而,此事可一不可再。自己为了族人,在崔珍和陈立之间二选一为夫,已经尽到了自己的义务。日后也定当劝夫君,多多帮助本族。但良臣不侍二主,烈女不配二夫。自己不可能任由夫君被杀,再改适他人,望族人和爹爹多多谅解。

    崔耕以前觉得,何宜宣人样子长得不错,又是岭南大酋长之女,自己儿子把人家看光了,娶了就娶了吧。

    现在却觉得,这何宜宣明进退知得失,意志坚定,跟儿子跳脱的性格形成了的互补,实在是儿子的良配。这回自己来冯家镇来,算是捡到宝了。

    何游鲁却不知崔耕的所思所想,哼了一声,道:“得了便宜还卖乖!我女儿何止是配的上你儿子,就是配宰相的儿子,王爷的儿子都富富有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没好气儿地道:“你崔元不是足智多谋吗?现在你说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耕真是赚了大便宜了,此时想笑又不好笑,道:“那……把在下交出去,以平息陈行范的雷霆之怒如何?”

    何游鲁白眼一翻,道:“屁话,把你交出去管用,早就把你交出去了,还在这跟你商量?”

    崔耕双手一摊,道:“那崔某人也没办法啦。要不……冯家主派出人去,搜索小儿?务必把他捉拿归案?”

    冯仁智道:“那怎么可能?这岭南道是越王的,不是我们冯家的。崔珍只要出了冯家镇,我就没办法啦。真把他逼急了,去报官可咋办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就跟陈行范实话实说呢?”

    何游鲁道:“人家能信吗?哦,他的亲生儿子来这提亲死了个不明不白,我的女儿却跟冯家主的干儿子私奔啦,。如果你是姓何的。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肯定是奸夫淫妇合谋害死了亲夫呗,还能怎么想?

    好吧,还是有别的可能的:冯家和何家勾结在一块,要对何家不利,先把陈立宰了那不更麻烦吗?

    崔耕道:“难不成,那陈行范就不能大局为重?如今三家合力还有出路,若互相敌视……难免被人各个击破啊!”

    冯仁智不以为然地道:“大局?现在大局对陈行范有用吗?他都绝后啦!就算陈行范寿终正寝,又还有几年好活?他死了之后,世间还有何人与他相干?”

    何游鲁垂头丧气地道:“其实俺也比这陈行范强不到哪去,没儿子,就有这么一女儿。实指望让崔珍那家伙,当一个倒插门的女婿,继承何家的香火,结果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。”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“什么倒插门的女婿,我怎么不知道?!”

    何游鲁撇了撇嘴,道:“以前是没提,起事之后,那还能由得了你?要不是有这么一桩大好处,我才不答应什么公平竞争呢。”

    崔耕真没想到,何游鲁有这么一番算盘。仔细想来,这番谋划还真的非常有可行性,冯仁智总不能为了一个干儿子和何游鲁翻脸吧?自己“崔元”人微言轻,也干涉不了。

    崔耕笑吟吟地接话道:“可惜出了这档子事儿,何酋长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啦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何游鲁勃然大怒,就要起身打人。

    冯仁智赶紧把他拦住了,劝道:“现在令媛是崔家的媳妇儿,把她的老公爹打了,你让令媛以后何以自处啊!”

    何游鲁坐了回去,冷哼一声,道:“这个不孝女,她爱咋自处就咋自处,我管不着!再说了……陈立一死,陈行范那厮定然狗急跳墙,咱们还有什么以后可言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冯仁智也是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很显然,就算不谈陈行范攻打他们的可行性,三家若是不能团结一致,起事就必然失败。

    那不起事呢?随着南选的推行,三家就尽皆是慢性自杀。

    左右都是死,真是前途无亮。

    大厅内一片愁云惨淡,除了崔耕。他此时喜上眉梢,嘴角忍不住的往上撇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想,自己今天是双喜临门啊!一喜是,发现何宜宣是自己儿子崔珍的良配。另外一喜则是,发现这陈立死的好,死的妙,死的呱呱叫。他这一死,已经令三家联合已经成为不可能。

    就算退一万步说,陈行范真能宣布不追究此事,冯仁智和何游鲁也不能信啊!

    一场致命的危机,就因为崔珍的胡闹,化解了一大半,真是喜从天降啊!

    何游鲁外表粗豪心中细腻,很快注意到了崔耕的异状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姓崔的,你那么高兴干啥?莫非我们倒霉,你有什么好处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凭啥不高兴啊!”崔耕长身而起,道:“何酋长,你可听说过姐妹易嫁的故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听说过了。姐妹易嫁的故事是说,吉顼本来应该娶的是姐姐,但姐姐嫌弃吉家门第不高,不愿意出嫁。最后妹妹代为出嫁。吉顼娶了妹妹之后,官运亨通,最后官至宰相。不过……这跟今日之事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当然有关系了。这么说吧……令媛,我的儿媳妇何宜宣,就跟那姐妹易嫁的妹妹一样眼光好,选了一个如意郎君。不夸张地说……我儿比那陈立,不知强到哪里去哩。”

    “哼,老婆是别人的好,孩子是自己的好。也就是你自个儿那么觉得吧?”

    “那却不然!”崔耕眉毛一挑,道:“和酋长信不信……因为你女儿选夫君选的好……就保了何家千年的富贵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又看向冯仁智,傲然道:“你认了珍儿为义子,如此眼光,也可保你们冯家富贵千年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