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61章 崔耕神来笔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61章 崔耕神来笔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到底如何对陈公子交代,还请冯家主自行决断。何某人唯您的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言毕,这何游鲁就双臂环抱,闭目养神了,仿佛此事跟他完全无关似的。

    冯仁智当场坐蜡,暗暗寻思,刚才这姓何的还要对崔珍喊打喊杀地呢,现在却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了。看看这厮绝无外表表现的那么有勇无谋啊!甚至于……他很可能早就猜到,此事背后有我的影子,现在是要给我一个教训呢。

    这可咋办?

    按说最好的法子是,把此事秘而不宣,就当从未发生过。但是,我为了把此事办成,逼迫崔元乃至何游鲁按自己的意思行事,早就把此事弄得众人皆知了。总不能真把崔珍宰了吧?那不相当于自毁长城吗?

    无奈之下,冯仁智将求救的目光,投向了此子冯智。

    冯智也没什么好办法,但他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祸水东引。他转身看向崔耕道:“崔先生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么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看向何游鲁道:“敢问何酋长,您说令爱已经和何立已然定亲,不知到底是何时下的聘礼呢?怎么冯家主毫不知情?”

    “哦,是某临来之前,陈家派来送来了陈家主的一封信,上面有为陈公子向小女求亲之意。这次陈公子来冯家镇,一方面是给冯家贺喜,另一方面也是相看相看。”

    崔珍眼珠一转,道:“哦?相看相看?这么说,双方还未下聘礼?那叫什么定亲啊!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。”何游鲁道:“我回的信上写得清楚,只要小女无甚意见,何某人断无不允之理。你看这事儿,陈家已经允了,我这也已经允了,跟定了亲有啥两样?”

    崔珍不服气地道:“那兴许小娘子就看不上那什么陈立呢?”

    何游鲁白眼一翻,道:“就算看不上陈立陈公子,也看不上你这个登徒子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那是冤枉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哼,这话你跟我说了没用,去跟小女解释去吧。”

    崔珍怎么解释啊,他正是被小娘子抓了个正着,人家能信吗?

    顿时一阵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崔耕却听觉得何游鲁的话风,没自己想象中那么硬。

    忽然,他轻咳一声,看向冯仁智道:“冯家主看犬子如何?”

    冯仁智不知崔耕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说起场面话。道:“虎父无犬子,令郎堪称人中龙凤!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。犬子拜冯家主为义父,认一门干亲,不知冯家主意下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冯仁智先是一愣,随即恍然大悟,道:“故所愿也,不敢请尔!”

    崔珍福至心灵,赶紧跪倒在地,连磕了三个响头,道:“孩儿参见义父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快起来。唉,义父为给你三个哥哥成亲,把家底都抖搂干净了,实在没什么好送你的。既然如此……我也只能送你一桩好亲事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冯仁智恭恭敬敬地冲着何游鲁施了一个大礼,道:“俗话说得好,无媒不成婚。你和陈刺史只是写了两封信,未经三媒六聘之事,这桩婚事可不算定下来。现在,冯某人郑重当面向您提亲,陈刺史却只是给您送了一封信……到底何去何从,您可得仔细斟酌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这不好吧!总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,一家女百家求嘛。至于先来后到……没听说过,哪家先提亲,人家的小娘子就一定姚嫁给哪家。总不成陈刺史的提亲是提亲,我的提亲,就不是提亲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何游鲁沉思半晌,最后猛地一拍大腿,道:“那行吧,对你们冯家和泷州陈家,我姓何的都非常敬仰,并无偏向。小女选中了谁,就嫁给谁,您看这么办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冯仁智看了崔珍一眼,道:“以后就看你小子的手段了,我这做义父的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了。”

    何游鲁却看向崔耕,意味深长地道:“不,不,不,俺以为,人家那个当亲爹的,才是使尽了浑身解术哩。嘿嘿,能做到此等程度实属难能可贵,恭喜冯家主得一大贤辅佐啊!”

    冯仁智道:“如果这桩婚事能成,咱们就是同喜,同喜啦!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崔耕对造成这个结果毫不意外,他心中暗想,事情的关键就在于,自己所提出的,让崔珍拜冯仁智为义父。何游鲁对自己刮目相看,也是因为此事。

    不拜这个干爹,就是冯仁智手下之子,偷看了何家小娘子洗澡。并在冯仁智的支持下,要在何氏和陈氏之间截胡。冯仁智这边,完全理亏。

    但是拜了这个干爹,就是冯家和陈家,争取何氏之女。这有啥理亏的?双方公平竞争嘛。怎么?何家小娘子只有你陈家能娶,冯家就不能娶了,没那个道理嘛。

    而且,虽然历史记载中,陈行范为头领起事,冯仁智和何游鲁是他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但用脚指头一想也明白,凭什么啊?

    冯仁智和何游鲁各有一方势力,凭什么唯陈行范的马首是瞻?当时也就是三方有共同的敌人,陈行范的势力最大以及陈行范手腕较高,才形成了那种状况。

    如果可能的话,冯仁智和何游鲁绝对不甘居于陈行范之下。

    在历史上,何、陈两家可能结为姻亲,何游鲁更受陈行范信重,受封为定国大将军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自己给了何、冯他们双方联姻的机会,他们双方肯定乐见其成。冯何两家联合起来,势力就在陈家之上了,在瓜分蛋糕的时候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在大隋年间,岭南诸蛮酋敢反。在大唐太宗年间,他们敢反。在历史记载的大唐开元年间,他们敢反。

    并不是这些人活得不耐烦了,而是真有成功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在如此大的利益面前,三方要说能真正的团结一致,那才真是见鬼了呢。大唐太宗年间的那场叛乱,他们连忠于朝廷的宁合州都没打下来,就自己先开始窝里斗了,这帮人到底是什么德行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此事之后,崔耕一行在冯家的地位水涨船高。崔珍赶紧使出各种手段,去讨何家小娘子欢心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崔耕才知道,何家小娘子叫何宜宣,今年虚岁十六,比崔珍还大一岁。

    崔珍比何宜宣的年纪还小一岁,初始印象又不大好,崔珍百般手段使出来,没产生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两日后,陈家的二公子,陈立到了,冯仁智和何游鲁热情招待,谁也没有主动提崔珍的事儿,只是对那桩婚事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然而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这一日,崔耕一行正在屋内闲聊,院外忽然有声大喝传来。

    “崔珍,你给我出来!竟敢调戏某的未婚妻,我要你的命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