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56章 秘方真诱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56章 秘方真诱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结果当然是崔耕的药物为第一。

    废话,崔耕拥有后世的记载,其他人能比吗?现在才大唐年间,金创药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,到了后世,能与现代医学的药物比肩,效果岂是现在的金创药所能比拟的?

    无论对于止血、止痛,还是散淤消炎,崔耕所拿出的金创药,都是遥遥领先。

    冯仁智大喜过望,道:“想不到崔先生的金创药如此好使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倒是想说,以后的金疮我都从你那定。不过,他转念一想,不行啊,自己需要的金创药数量太大,崔元一个二道贩子,可供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冯仁智赶紧改口道:“我服了!您到底有多少金创药,我全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样的金创药冯老爷子就满足了?”崔耕道:“某还有更好的金创药,不知您想不想要呢?”

    “啊?你还有更好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要不……咱们再试试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当即,洗星又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道口子,崔耕给他敷上药后,效果几乎立竿见影,宛如神迹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后世的云南白药。

    虽然云南白药号称秘方保密,但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,都被人们研究了个**不离十,并且资料非常容易得到。崔耕拿出的这种配方,已经非常接云南白药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冯仁智都看傻了,道:“这……这莫不是什么仙药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,您可以把此物称为白药。”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无论是刚才的金创药,还是现在的白药,所需原料,都是从冯家镇那采购的原料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个消息,那些药商不喜反忧。

    原来崔耕拿出来的药物如此厉害,他们纷纷心中暗想,今天算是来着了,纵然做不成冯家的生意,得个秘方也不错。这家伙是从我们手里买的原料,调配成的金创药。此事过后,大家凑在一起,把他买了什么药物买了多少,互通有无,这秘方不就出来了吗?

    现在可好,崔元不仅拿出来了金创药还拿出来了白药。到底是哪种药物是用在金创药上的,哪种药物是用在白药上的。甚至哪种药物是既用在金创药上的,又用在白药上的……根本就无从得知啊!自己刚才岂不是白高兴了?

    冯仁智更是为难,他太了解一种好的金创药,对战争意味着什么了。不仅是能让有经验的伤兵重返战场,更有巨大的鼓舞士气的作用。

    但是,若有些人能用上好的白药,有人却只能用非常一般的金创药。人不患寡而患不均,那到底是鼓舞士气的作用,还是降低士气的作用,可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不行!这种状况绝对不能发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冯仁智眉毛一挑,道:“崔先生既有如此诗才,想必是很读过几年书吧?”

    “那却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您买卖药材为生,想必是为生计所迫,不得不弃文从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您也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,经营药材多累人啊。进货要仔细挑拣,唯恐有人以次充好蒙骗自己。卖货要小心谨慎,唯恐得罪了老主顾。对内还要防备伙计偷奸耍滑,甚至诈取钱财。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老朽给你一千贯钱,买下你金创药和白药的配方。有了这笔钱,你愿意重新读书科举也好,是安度晚年也好,不比经商强的多吗?”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崔耕摇头。

    “两千贯?”

    “也不卖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出五千贯!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卖!”

    “那一万贯钱呢?为人可要知足哦。”

    一万贯钱,已经相当不少了,相当于后世几百万的人民币。其实平日里金创药的用量并不大,受交通条件的限制,崔耕手里的金创药再好,也赚不了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依旧摇头,道:“这么说吧。莫说一万贯了,就是十万贯钱我都不卖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冯仁智咬者牙道:“人心不足蛇吞象,姓崔的,你莫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依旧笑的那么云淡风轻,道:“恐怕过分的并不是崔某人,而是您……冯老爷子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崔耕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,道:“此处并非讲话之所,冯老爷子,咱们能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原来的那些药材商人,尽管心里有意见,也不敢多嘴。在冯仁智的引领下,崔耕下了五楼,来到三楼内的一间静室内。

    刚一落座,冯仁智就迫不及待地道:“崔先生到底想说什么?你可得差不多点儿,老夫当冤大头,那也是有限度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冤大头?恐怕冯老爷子是把崔某人当成冤大头了吧!”崔耕针锋相对道:“你到底怎么算计的,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“哦?崔先生以为,老夫是如何算计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做金创药生意的,当然明白,僚人虽然需要金创药,但并不需要那么多,聘礼之说实属荒谬。您一万贯钱的金创药都够用十来年了,再需要的话,继续买不就行了?又何必只买配方呢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崔耕盯着冯仁智的眼睛,道:“答案只有一个,有一件大事发生,您所需要的金创药,一万贯钱的量,远远不够。换言之,岭南冯氏……终于要造反了!这时候,您出一万贯钱买我的秘方,那不是拿我当冤大头吗?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崔元!”

    冯仁智轻拍着几案道:“见微知著到如此程度,真堪称当世人杰了!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造反这么大的事儿,稍一泄露,就难逃抄家灭族之难。你就不怕老夫为了保住秘密,杀人灭口吗?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肩,道:“怕,我当然怕。所以,崔某人在临来之前,已经那排一个心腹,离了冯家镇。若是三日后,崔某人不和他联系,他就要报官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心腹并不存在,但事关重大,冯仁智并不敢赌。

    他努力地笑了一声,道:“原来崔先生在临来之前,就开始怀疑老夫了。那行吧,崔先生既有非常之智,就值得老夫尊重。你说说,老夫到底出什么价钱,你才肯将这秘方拱手相让呢?二十万贯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二十万贯。”崔耕眉毛一挑,道:“只要冯老爷子愿意答应崔某人一个条件,这金创药的秘方,我就愿意……拱手相送!”

    “嗯?到底是什么条件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