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44章 贼子露狰狞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44章 贼子露狰狞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卢藏用在历史上有一个非常好的评价:“藏用善蓍龟九宫术,工草隶、大小篆、八分,善琴、弈,思精远,士贵其多能。”

    总而言之,在杂学之道上,貌似没有什么他不会的。

    崔耕顿时眼前一亮,道:“如此说来,你能根据这大车的印记,找着那贼人的老巢?这简直比……那个强多啦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,比狗强多啦,又觉得此言不妥,赶紧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卢藏用谦逊道:“也不一定能成功,只是有成功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可能,咱们就试呗。”

    崔耕如今是薛兼训面前的红人儿,衙役们争相巴结。没费什么劲,就把那毛老四从大牢里提出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,崔耕、卢藏用、杨玄琰、李白、剧士开一起,押着毛老四,出了越州城东城门。

    出城十里,毛老四在一个山冈处停了下来,道:“您看看,那大车就是把我放在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仔细观瞧,能见到浅浅的车辙印记,但顺着这印记往前走。功夫不大,又了无踪影了。

    卢藏用拿了一个罗盘出来,左右摆弄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就指着一个方向道:“朝这边走”。果然没走几十步,又有了新的车辙。

    崔耕满脸的惊奇之色,道:“听说你会蓍龟九宫术,莫非这就是蓍龟九宫术的一种?这玩意儿真管用?”

    卢藏用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不过么……这玩意儿也不太灵,也就是比瞎蒙略强一些。要想成功的找着车辙印,运气、细心、蓍龟九宫术、推算环境、算计人心……等等,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剧士开可没心思听这些话,急切地说道:“莫说那么多,反正我们现学也学不会,你就快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众人走走停停,几次走到岔路上,直到未时,才又走了十来里路。

    卢藏用要继续往前走,毛老四却不干了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连连摆手,道:“你……你们莫害我,即便薛青的姐姐死了,我那也是误杀,罪不至死。但再往里面走,我可就死定了。不走,我坚决不往里走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怎么再往里面走,就死定了?”

    卢藏用眉头微皱,道:“你听他瞎说,这里四周空旷之极,能有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“你们外乡人,不知道我们越州的事儿。”毛老四解释道:“这附近就是越州的秘瓷窑,秘瓷窑懂么?里面烧出了的瓷器,是天下最精美的瓷器,只有皇帝才有资格享用。秘瓷窑方圆十里内,都被设为了禁区,但有发现无故闯入者……咔嚓!”

    毛老四做了个砍脑袋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利害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咱们可不能自己找死啊。”说完毛老四忍不住缩了缩头,一脸害怕的望着四周,生怕里面有人出来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偷香的时候没见着你害怕,咱们现在不是还在禁区之外吗,你害怕个啥?”剧士开不屑的望着毛老四,轻蔑地说道。

    杨玄琰则一脸凝重地道:“大家不可掉以轻心,我也感觉这里够危险的,要不……咱们从薛刺史那要一道手令,改日再来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不是?”毛老四摇头道:“越瓷官窑是归内侍省管的,别看在越州境内,薛刺史却是说了完全不算。你们啊……就死了那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沉吟了半晌,还是不甘心放弃。

    他暗暗琢磨,有句话叫夜长梦多,今日放弃了,来日人家魔母教转移了咋办?自己总不能为了找宋,一直在这里耗着啊。

    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!

    崔耕看向毛老四道:“那秘瓷窑总得有窑工吧?咱们能不能冒充秘瓷窑的窑工呢?”

    “冒充不了,这些窑工都是父死子替,互相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例外?”

    “例外……倒是有一个,但你们学不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眼前一亮,道:“怎么回事儿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学不了,那个人就是打虎英雄姚会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毛老四就把姚会的经历,简单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听完了,发现还真学不了。

    话说一个月之前,越州来了个叫姚会的大个子,一没留神,随身带的钱包被偷了。

    破屋更糟连夜雨,这一着急一上火,他还生了一场重病,眼看着就没气儿了。

    店里伙计,不能让他死在店里啊,那多晦气,就注备把他抬到乱葬岗上。

    半路上,忽然有一只老虎冲了出来,那伙计撒腿就跑,把姚会扔在那了。

    老虎就想闻闻,这大个子到底是死的,还是活的啊。

    这一闻可坏事儿了。

    姚会还没死呢,被老虎的胡须一扎,猛地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老虎被他一吓,往后面一跃,整好掉落了山崖,摔死了。

    等伙计找了人来打老虎,却发现这姚会还没死呢。往山崖下面一看,老虎倒是死了。这老虎得算是姚会打死的啊。

    越州老虎为患,对打虎开出的赏格非常高,于是乎,人们就抬着老虎和姚会,去衙门领赏。

    有了赏钱,就可以给姚会治病了,这家伙又好起来了。因为他的故事太离奇,很多人来看姚会。

    赶巧了,本地有个德高望重的老财主,是姚会的远亲。

    认了亲之后,托那个老财主的门路,又加上他名声在外,算是个特例,姚会去当秘瓷窑的窑工了。

    这咋学啊?

    崔耕沉吟权衡了半晌,看向卢藏用,道:“你确定,那贼人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卢藏用字斟句酌地道:“实不相瞒,我并不确定,我只能说,他们的车辙印,通过那个方向。不过……想那魔母教藏得甚深,也只有这等地方,才能成为他们的藏身之处吧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啊!”

    崔耕一咬牙一狠心,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这样吧?咱们都惊醒着些,就往那越州秘瓷窑一行。记住,咱们的目的不是把魔母教怎么样,而是救出宋相爷。大家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崔耕决心已下,众人凛然从命。

    毛老四不想进去,杨玄琰找了根绳子,把他捆得结结实实的,同时扯下他身上的一块布料塞住他的嘴巴,防止在他们走后发出声音从而暴露他们,做好这一切后,就把他扔在了附近的一个隐秘之地。

    大家跟着卢藏用往里走,越走越是偏僻。

    杨玄琰忽然停住了脚步,冷笑道:“等等!姓卢的,你确信,那大车是从这过去的?这特娘的人都不好走,大车能过去?”

    还有句话他没说出来,自己感觉危险越来越近,这地方决不可久留!

    经杨玄琰一提醒,崔耕等人也意识到了不对,纷纷道:“卢藏用,你到底想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?当然是带大家见宋相爷了。你们看……他不是就在那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大家顺着卢藏用手指的方向望去,果然见后面,宋被五花大绑,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众多甲士出现在了大家四周,粗略估计,能有两三百号.

    “不好,咱们中计了!卢藏用是奸细!”

    杨玄琰尖叫一声,就要结果了卢藏用的性命。

    可那还有机会啊,这孙子趁着大家一愣神的功夫,早已连滚带爬,往远方跑去。

    崔耕心里一凉,暗暗寻思,两百对四个,有甲对无甲,有弓对无弓,这没个打啊!

    他索性直接亮明身份,道:“吾乃大唐越王崔耕,真杀了我,李隆基担待得起吗?我不知你们是归谁指挥,最好还是问明了李隆基,别功没立成,还给自己全家招祸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李隆基担待得起担待不起,跟我们有个屁的关系啊?我们又不归他管。”

    话语间,在崔耕身前不远处的岩石上,显出了三个人熟悉的身形。

    左边是卢藏用,中间的是黑五郎,右边的是梅五娘。

    黑五郎哈哈笑道:“你以为我们是秘瓷窑的卫队?是也不是。唐军的卫队早就我们鹊巢鸠占了,今天就是为了杀你而来!崔耕,你今天……死定了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