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43章 蹊跷连环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43章 蹊跷连环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原来是一桩人命案子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薛兼训又是一拍经堂木,道:“别着急,一个一个的说。薛青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从头到尾,详细将来,不可有丝毫遗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小的父母过世得早,我和姐姐相依为命。为了供养我读书,姐姐一直未曾嫁人,以给人缝补衣服为生。我觉得这么不是个事儿,就一咬牙一狠心,给自己定了一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扑哧~~

    衙役们不少人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薛兼训也是一阵莞尔,道:“亏你还是读书人呢,连话都不会说。成亲是好事儿啊,怎么还一咬牙一狠心,好像让你上刑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有所不知啊。小人的这个未婚妻,并非是什么大家闺秀,而是西街的李寡~妇。她年纪大我三岁,风评也不怎么好。只是有着织缣的绝活,家资还算丰厚。”

    “哦,敢情你是看上人家的钱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明鉴,姐姐是无论如何,不肯让我放弃读书的。我娶了李寡~妇后,就有钱读书了,姐姐也能安心出嫁。我承认自己居心不良,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到我成亲的日子了,昨天晚上,我和姐姐在院子里车乘凉,正好听到隔壁院子里有动静,原来是董霸和董魁在吃酒。他们一边吃酒一边说,那李寡~妇的陪嫁还真多,没想到全便宜咱们啦。待会儿把抢来的柜子打开,不知里面有多少金银财宝。我姐姐一听就急了,不用问,肯定是这俩粗坯输钱输红了眼,把李寡~妇家的钱财给抢了。那些钱都是李寡~妇的钱,李寡~妇马上就要嫁给我,也就是那些钱是我们家的。于是,姐姐一边让我在那监视这俩货,一边自己从后院翻墙而入,要把我们的钱偷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薛兼训很是好奇的打断道:“怎么不是你姐姐监视这俩兄弟,你去偷那个装钱的柜子?而是你监视他们,你姐姐去偷那个装钱的柜子?”

    薛青面色微红,一脸羞愧地道:“让大人见笑了,小的手无缚鸡之力。我姐姐却是终日劳作,有一身的力气,这活儿只能让我姐姐干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我估摸着差不多了,就去后院找姐姐。可是……可是,只见一个柜子空空当当,而我姐姐已经死在了那柜子前。您说说,我姐姐不是这俩粗坯杀的,又是谁杀的?”说完,两眼愤恨的瞪着那两人。

    薛兼训听完马上就发现了他言谈话语中的漏洞,道:“不对吧?你不是一直监视这两兄弟吗?他们哪来的时间,杀你姐姐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薛青见姐姐死了,一心为姐姐报仇,再加上姐姐走之前他听到的两人的话语,认定了这董霸和董魁是凶手。直到现在薛兼训提出的疑问,他才发现,自己可能真的冤枉人家了。

    对啊,自己去后院的时候,这二兄弟还在喝酒呢,根本就没作案时间啊!

    他赶紧连连叩头,道:“我姐姐纵然不是他们杀的,也一定和他们有关,还请大人为我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薛青你稍安勿躁。本官必定秉公办案,查明真凶。”

    然后,薛兼训又开始询问董氏兄弟。

    董氏兄弟倒是承认自己输了钱,一时糊涂,去了李寡~妇家抢劫。李寡~妇胆小,当时就被他们吓晕死过去了。他们只是劫财,也没想着对李寡~妇怎样,见她晕了过去就不再管她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二人在李寡~妇家搜寻了一番,最终将李寡~妇家一个上了青铜大锁的柜子搬回了家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现在那柜子是空的,以及为什么薛青的姐姐死了,他们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薛兼训听完了稍微考虑了一下,就看向崔耕和卢藏用道:“二位怎么看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无非是有两种可能:其一,有贼人恰好当时到了后院,将薛青的姐姐杀死,偷走了柜子里的财物。其二,那柜子里根本就没什么财物,而是有要薛青姐姐命的东西。比较起来,还是第二种可能性大一些,您直接提审李寡~妇,问她那箱子里是什么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崔先生分析的真是精辟入里。好,就依你之见,将那李寡~妇传来,审问一番吧。”

    薛兼训传下命令,功夫不大,李寡~妇就被带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此女虽为寡~妇,但年纪尚轻,眉目婉转,体态风流,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。

    薛兼训当即询问,那箱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李寡~妇见薛青在场,刚开始还有些扭捏,不肯招供。后来被衙役们一吓唬,才说了实话,是自己的老相好赵老六。

    李寡~妇当然希望嫁给读书人薛青,但老相好也舍不得啊。当夜晚间,赵老六找她欢好,刚脱了衣服,就听到外面有动静。

    李寡~妇怕是有人来捉奸,赶紧穿好衣服,让赵老六躲在柜子里面,并用一个大铜锁锁了起来。可是,没想到外面是来打劫的董霸和董奎。

    李寡~妇哪里见过这场面,当时吓得晕死过去,董氏兄弟还以为这上了铜锁的柜子里面有什么宝贝呢,抬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案件问到这里,真凶简直呼之欲出了赵老六。

    于是乎,薛兼训又命人去传赵老六。

    可赵老六来到大堂上之后,却抵死不认。他宣称,自己昨夜晚间,根本就没找过李寡~妇,至于说上了铜锁的柜子什么的,更是完全不知。

    薛兼训听了,顿时勃然大怒,猛地一拍惊堂木,道:“好硬的一张利嘴!本官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叫人心似铁假似铁,官法如炉真如炉,来人啊!给我打他二十板子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衙役们如狼似虎地闯上来,将赵老六拉下去,打了二十板子,堂下传来了一阵阵哭爹喊娘之声。

    然而,打完二十大板,把赵老六再拉上来之后,他还是抵死不认。

    薛兼训又命人打了他二十板子。

    简短截说,总共打了赵老六八十板子,人也打得快晕过去了,但他仍然一口咬定,自己昨晚没和李寡~妇相会。

    就在薛兼训继续准备动刑的时候,崔耕说了一声;“且慢!”

    薛兼训道:“哦?崔先生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高见谈不上,只是微臣以为,这赵老六的嘴如此之硬,是不是有冤枉了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有李寡~妇为人证,怎么可能冤枉了他?”

    “那却不然。”崔耕看向李寡~妇道:“你当夜晚间,的确看清楚了,是赵老六来,和你偷~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寡~妇低下头去,思索了一番,道:“黑灯瞎火的,哪看得清?但是那敲门的暗号没错,三下急的两下慢的再来五下急的,定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暗号?暗号对了,可不一定本人。”

    崔耕又看向赵老六道:“你仔细想想,这暗号有没有告诉过别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我跟别人说这事儿干啥?”赵老六趴在地上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好好想想,这可关系到你能不能活命。须知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啊!”

    赵老六挠着脑袋,道:“好好想想……好好想想……兴许还真有!”

    薛兼训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怎么还兴许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大人您明鉴哪。小的昨晚和毛老四喝酒,喝多了,保不齐顺嘴吹牛,就把我和李寡~妇的事儿说出来。但我醒了之后,昨晚到底说了什么,我完全不记了啊!”

    “毛老四?”

    薛兼训眼中精光一闪,道:“那就是说……有可能毛老四听你吹牛之后,想占李寡~妇的便宜,就去敲她的门。结果还没占成便宜呢,董氏兄弟就来了。来人!给本官去把毛老四抓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领命而去,只是直到一个时辰后方才回转。

    据这些衙役所言,毛老四家里没人,他常去的地方也找不到。总而言之,毛老四到底在哪,无人知晓,很可能已经畏罪潜逃。

    案情进展到这儿,就算进了死胡同了。

    薛兼训也只得将这个案子暂时挂了起来。

    崔耕的主要心思还是放在追查魔母教上,但也依旧毫无线索。

    可就在第五日头上,有个相熟的衙役,对崔耕道:“您还记得毛老四的案子吗?这小子被逮着啦!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逮着的?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他大摇大摆的进城,我们不抓他,还留着过年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崔耕微微一愣神,道:“这厮杀了人,还那么大的胆儿?”

    “哪啊?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杀人了。据说,当日那薛青的姐姐把柜子的门一打开,他就猛地往外窜了出来,赶紧逃走。也是个寸劲儿,那薛青的姐姐的脑袋整好撞在桌子上,一命呜呼了。但这毛老四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闯了那么大祸。”

    崔耕又问道:“那这厮这些日子躲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去哪儿。他说自己慌不择路,不知怎么,闯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家里,被人家抓起来了。今儿个人家把他放大车里一通乱转,最后把他放在城外一个地方,就走了。对了……”那衙役猛地一拍脑袋,道:“据这毛老四说,他听那个大户人家有人提到过什么魔母教。我寻思着,您不是正查这档子事儿吗?就赶紧给您报信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魔母教?”

    崔耕先是心中一喜,然后又耷拉下了脑袋,道:“这毛老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去过哪,光听说什么“鬼母教”,也没什么用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用?”

    卢藏用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,道:“人有鞋印,车有车辙,这事儿对别人没用,但对我……却未必没用哩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