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42章 收下卢藏用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42章 收下卢藏用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薛兼训新收了崔耕,自觉多了个强力属下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道:“崔先生,不如咱们一起去看看,那个男人到底如何倾国倾城,引得那宝林寺的和尚们连男女之别都不顾了吧?”

    崔耕无可无不可地道:“东翁请!”

    二人在军士的引领之下,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密室前。

    这间密室的陈设甚佳,不仅家具都是用上好的红木制成,就是被褥也都是崭新的锦缎做的。

    有一身着白衣的男子坐在床上,满面羞惭之色

    薛兼训先进来,口中“啧啧”连声,道:“我当多么好看的一个男子呢,其实也就一般。嗯,不对,长得倒是也还可以,就是年纪大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从薛兼训的身后闪出来,望向那名白衣男子。

    “啊?是你?”二人几乎同时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崔耕紧走几步向前,抱着那白衣男子,语带哽咽之声道:“崔愿哥哥,崔愿哥哥,我终于找着你啦。你好好看看我,我是你兄弟崔云啊,”

    “弟弟,想不到咱们二人今生还能重逢!”那白衣男子也抱着崔耕,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良久,薛兼训才劝道:“二位久别重逢,应该高兴才是,还是莫再哭了吧。”

    那白衣男子跪倒在地,给薛兼训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多谢恩人搭救,要不然……后果不堪设想,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。对了,你是怎么落到那伙和尚的手里的?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道:“说来惭愧,某是住客栈的时候,被人迷晕,运到此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绑架你的人,有没有说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群和尚,可他们自称是什么魔母教的。”

    薛兼训猛地一拍几案,道:“果然是那群贼秃所为!他们全自杀了,真是便宜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全自杀了?不可能吧?”白衣男子道:“小人听那些和尚说,这魔母教有几千之众,怎么可能全部自杀?”

    薛兼训不以为然地道:“嗨,你听他们瞎吹。在本官的眼皮子底下,怎么可能出现上千的盗匪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崔耕劝道:“纵是没有几千,几百总是有的吧。在下也以为,魔母教恐怕不仅仅是宝林寺里的这些妖僧。”

    薛兼训心中一动,道:“那咱们就再好好的查访一番,务必把这魔母教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在薛兼训的想法里,崔云和崔愿兄弟相认后,二人可能就回老家了。

    刚才崔云答应为自己幕僚的事儿,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如果崔云坚持继续调查魔母教,那他就继续留在自己手下效力。所以,不管魔母教有没有完全覆灭,自己就当魔母教还有漏网之鱼就行了。

    在崔耕的想法里,自己是得找个理由,继续留在越州。道理很简单,这卢藏用是找着了,但宋还没着落呢。

    没错,刚才那个密室中的白衣男子,就是卢藏用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夜,众人回到越州刺史府。

    崔耕和卢藏用是“兄弟”,被安排到了一个独~立的小院。

    眼见着四下无人,卢藏用忽然躬身拜倒,道:“微臣卢藏用参见越王千岁千岁千千岁。往昔藏用一时糊涂,与越王殿下为敌。您能不计前嫌的来救我,藏用真的是太……太感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心说,我是为了救宋,才来越州的,才不是为了你这个卑鄙小人呢。你的失踪,只是给我指明了一个方向罢了。

    他心虽这样想着,但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其他神色,只是敷衍道:“起来吧。绑架你的,果真是魔母教的人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卢藏用道:“刚才微臣对那薛兼训说得都是实话,只是没提咱们之间的事儿而已。”

    崔耕轻敲着几案,道:“那倒是奇怪了……本王和那魔母教远日无冤,今日无仇,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微臣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对你说过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说。他们将微臣抓来之后,就一直关在那密室中。既不审问,也不折磨,除了称自己是魔母教的之外,没有说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宋被他们抓了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啥?宋相爷?”卢藏用连连摇头,道:“微臣完全不知啊。这些人好大胆子,连宋相爷也敢抓,实在是丧心病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藏用一问三不知,宝林寺的和尚们又都死了,崔耕也是一阵深感为难。

    最后,他问道:“现在你已经脱困,不知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如果越王千岁不嫌弃藏用愚鲁的话,还请准许藏用随侍左右。藏用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,但小手段还是很有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严格说起来,卢藏用和崔耕是敌非友,只是崔耕一直懒得和他计较罢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次剧士开去“请”卢藏用给崔耕治病,实际上也就是一场绑票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今日见面之时,卢藏用堪称非常配合了,刚才的言谈话语也非常恭谨。

    另外,刚才卢藏用说得没错。他擅长各种杂学,也能称得上人才。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终于点头道:“如果你诚心效忠本王,待立下了大功之后,本王定当不吝封赏。但假如你三心二意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让微臣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崔耕和卢藏用,就在越州刺史衙门,做起了薛兼训的幕僚。

    基本的案牍工作,卢藏用一个人就能处理好了。崔耕主要专注于查魔母教的事情,可惜一直没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这一日,越州刺史衙门的鸣冤鼓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薛兼训不敢怠慢,赶紧升堂问案。崔耕和卢藏用作为薛兼训的幕僚,也在一旁旁听。

    “威~~武~~”

    在衙役们的呐喊声中,有三个男子吵吵嚷嚷,走上了大堂。这三人一个是读书人模样,身着一袭青衫,眉清目秀。一脸伤痛之色。另外两人满脸横肉,目露凶光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薛兼训猛地一拍惊堂木,道:“尔等谁是原告,哪个是被告,到底有何冤情,要敲响本官的鸣冤鼓。”

    那眉清目秀的人跪倒在地,道:“启禀薛刺史,我是原告。小民名叫薛青,这二人一个叫董霸一个叫董魁,是两兄弟。他们杀死了我的姐姐,还请大人为我姐姐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就我们杀了你姐姐?”董霸瓮声瓮气地道:“你姐姐是死在你自己家里的,和我们兄弟俩何干?你小子莫血口喷人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