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29章 汝功高震主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29章 汝功高震主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阿布道:“不知太子有何建议,布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这次的恒罗斯之战,本太子看见了,元帅你的处置并无任何不当之处。但朝中那些贵人没看见啊,打了这么个大败仗,朝中贵人肯定得上表攻讦与您。父王当然也信我这个儿子的话,可是……他该如何对朝中大臣们交代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上表向王上请罪?”

    “不妥啊。”卓木道:“谁不知道您,是我大食擎天保驾的大功臣?若是上表请罪,父王罚了您,那不是刻薄寡恩么?所以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您上这份表章,是无关痛痒。甚至会有人说,您是有恃无恐,敷衍了事。”

    阿布皱眉道:“此言有理。那依照太子之见,我应该如何做呢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主动去巴格达请罪,以表诚意。明说了吧,呼罗珊是你的地盘,你不乐意,谁能拿你怎么着?但到了巴格达,可就没那么大的威风了。此举既显出你毫无拥兵自重之意,又任由王上处置。有了这个态度,父王就足以对那些人有个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布是极聪明的人,卓木的这番做作,岂能瞒得过他?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不用问,卓木的话,现在就代表了大食国王曼苏尔。我要是不从命,可就是抗旨不遵了。

    只是,国主让我去巴格达,果真是为了让我请罪吗?

    呃,莫胡思乱想了,国主和我虽然有些嫌隙,但我对国主一向恭敬,远不到要分生死的地步。他就是把我一撸到底又如何?我本奴隶,是阿拔斯家族才让我有了今日的富贵。就是把这些东西都还给阿拔斯一系,又有何不可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阿布点头道:“多谢太子殿下指点,我明日就启程赶往巴格达。至于这呼罗珊地区,就请太子殿下多多看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元帅放心,呼罗珊不会出什么乱子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阿布说得客气,也不是全无心眼儿。当天晚上,他将自己的心腹召集起来,宣布自己不在的时候,多听太子殿下的命令。当然了,太子年轻,难免有思虑不周之处。若下的命令太不靠谱,大家就听听辛巴德的意见。

    辛巴德乃是阿布的铁杆心腹,这暗含的意思,就是阿布不在,就以辛巴德为主了,人们纷纷点头答应。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快马加鞭,七日后,阿布抵达了巴格达。

    败军之将当然不可能劳动大食国主来迎接,一个普通的大食贵人,将阿布引入了城内。

    第二日,曼苏尔下旨,要阿布入宫觐见。

    阿布不敢怠慢,带着几个伴当,来到了王宫门外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黑洞洞的王宫门口,阿布忽然停下了脚步,一股不祥地预感涌上了阿布的心头。

    阿布的心腹洛连伽问道:“元帅,您是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其实也没什么心事。只是,忽然想起了越王崔耕给我讲的一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呢?”

    “话说不知在哪朝哪代,老皇帝为情所困,出家为僧。留下了七岁的幼子为帝,还有四个顾命大臣。其中一名顾命大臣叫鳌拜,杀法骁勇,年富力强,渐渐地权倾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这正是康熙除鳌拜的故事。

    当初崔耕和阿布还是盟友,崔耕知道阿布的悲惨命运,利用这个故事做出了警示。

    阿布当时没当一回事,此时回想起来,心中真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洛连伽听完了心头一凛,低声耳语道:“您的意思是……国主会像康熙帝鳌拜那样,对付您?”

    “当不至于如此。”阿布想了下,说道:“当初国主还做过我的副手,和我并肩作战过呢。鳌拜和康熙全无交情,又太过跋扈,才有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蹬蹬蹬~~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有个宦官走出了宫门之外,道:“阿布元帅还不快进来,王上正等得心急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阿布应了一声,赶紧随着那宦官见了皇宫。

    吱扭扭~~

    宫门关闭了,好像一个巨蟒刚刚吞下猎物,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洛连伽直感到心头一寒,猛然间一捂肚子,一脸痛苦的样子,急切的道:“我……我肚子疼,得上趟茅房。”

    然后,急匆匆地跑开了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宫门再次隆隆开启。

    那个老宦官站在宫门口大声宣布道:“阿布元帅在王宫遇刺,现在昏迷不醒。你们是阿布元帅的亲信之人,都进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刺杀?阿布元帅在王宫内遭到刺杀?”这几个人当时就窜儿了,道:“说这话,您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信?”那宦官理直气壮地道:“阿布元帅是不是在恒罗斯打了个打败仗啊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的啊。不知多少我大食勇士死在那场战争中。当然了,这胜败乃兵家之常事,怪不得阿布元帅。但是,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想。有些人觉得,此战乃是阿布元帅胡乱指挥之过。这些人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,谁拦得住啊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没什么可是的,你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宦官不耐烦了,一使眼色,顿时几十名甲士冲了出来,齐声道:“怎么?尔等想抗旨不遵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就速速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对视一眼,面若死灰,向王宫内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“王上,大事不好,出大漏子啦。”那个宦官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曼苏尔面前,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曼苏尔眉头微皱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阿布都死了,还能出什么乱子?难不成是阿卜杜拉赫曼打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那宦官满脸苦涩,道:“是阿布今日带来的随从,跑……跑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跑了一个?”曼苏尔豁然而起,道:“这回可麻烦大了,阿布一死,本王就命人速去呼罗珊夺权。阿布这随从一回去,通知了阿布那帮子党羽之后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!”

    “那随从在阿布入宫之后,就迅速溜走了。奴婢一时无能,还请皇上治罪。”

    曼苏尔长叹一声,摆摆手,语带无奈的说道:“嗨,现在治你的罪还有什么用?快,你快去恒罗斯城找崔耕,把和议尽快签下来。只要外面没什么乱子,呼罗珊的那帮子土包子,掀不起什么风浪来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,奴婢稍作准备,马上就走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