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27章 决战恒罗斯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27章 决战恒罗斯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安禄山统带的步兵,已经冲入了恒罗斯城内。可还没走多远呢,就见前方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所有民居尽皆铲平,整整齐齐地大食骑兵,盔明甲梁,精神抖擞,排成了整齐地队列。

    粗略估算,这些骑兵的数量在两万人左右。最难得的是,这么多人,包括马匹在内,一阵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大食的精锐部队,阿布最后的本钱。

    “我擦!中计了!”

    安禄山表面上大大咧咧,实际上却是极为阴险狡猾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机灵,掉头就跑。一边跑还一边喊着:“快,快上城墙,咱们打不过人家!”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识趣儿!”

    那大食骑兵统领哈库德冷笑一声,带着手下的骑兵隆隆出动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不想攻击安禄山的部队,而是这个机会太宝贵了,杀这些步兵太过浪费。

    很快地,这支精锐骑兵从恒罗斯城内冲出,向着崔耕的方向杀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食军营中无数支响箭飞出,全军得了军令,迅速压上。

    攻守之间转换的太快,唐军阵脚大乱,连连后退。最要命的是,此时唐军胜券在握,崔耕中军阵形单薄,给了这两万骑兵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“驾!驾!驾!”

    吆喝声声,这两万大食精骑,离着崔耕已然不远。

    即便崔耕此时也是心头剧震,喃喃道:“阿布不愧是大食名将,竟让本王陷入如此危局。顶的住这两万骑兵,大食底牌尽失,我军大获全胜。但若是顶不住……我军休矣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豁然而起,道:“李嗣业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陌刀队成立了快一年了,却从未真正以陌刀建功。现在敌人有两万精骑攻来,你们陌刀队,敢不敢出刀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李嗣业脖子一梗,傲然道:“您看他们是两万精骑,我看他们是两万土鸡瓦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王的安危就寄托在李将军的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陌刀队定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李嗣业领命而去,功夫不大,一千名陌刀军的勇士,在崔耕身前三百二十步,排成了整齐的军阵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若是陌刀队阵破,崔耕想跑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主帅距离如此之近,陌刀队当时是斗志昂扬,士气如虹。

    李嗣业高声唱道:“万众一心兮,群山可撼。 惟忠与义兮,气冲斗牛。 主将亲我兮,胜如父母。 干犯军法兮,身不自由。 号令明兮,赏罚信。 赴水火兮,敢迟留! 上报越王兮,下救黔首。陌刀无敌兮,杀尽贼寇。 杀尽贼寇兮,觅个封侯!”

    此乃明朝戚继光所做《正气》歌,被崔耕略作改动,成了陌刀队军歌。此时唱起来,大有鼓舞士气之效用。

    “觅封侯,觅……觅个尼玛啊!”

    一首正气歌刚刚唱完,大食骑兵已经疾驰而至。为首一人身材壮硕,脸上一道刀疤从左到右,面相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这两万精骑的统领哈库德,他嘴里骂着,手中一摆长矛,借着马力,向着李嗣业分心便刺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到近前呢,只听到一声怪叫,道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寒光一闪,劲风扑面!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哈库德这才注意到,这大个子的陌刀比自己的兵刃长多啦。还没刺着人家,自己就得玩儿完。

    此时再想招架已经来不及了,他赶紧把马匹王旁边一带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又是寒光一闪,劲风扑面。

    却原来是李嗣业旁边唐军的陌刀到了,二人配合默契之极,不给哈库德喘~息之机。在外人看来。简直是哈库德找死。主动往这二位的身上撞一样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颗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哈库德还算幸运的,起码只是掉了脑袋。后面的骑兵可没那么幸运了,此时已经来不及勒马,来到了李嗣业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在这吧!”

    李嗣业咆哮一声,陌刀直落而下。从上而下,连人带马,将其一斩两断。

    不光是李嗣业,陌刀队乃是精锐中的精锐,配合默契,力大招沉,功夫不大,已经连斩三百大食骑兵。

    但这些骑兵毕竟也是阿布的最后的底牌,前赴后继,死战不退。

    从高处看去,整支大食骑兵就像是狂怒的海洋,波浪滔天。而大唐的陌刀队就如一块顽石,任尔风吹浪打,我自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救援中军的唐军纷纷向这两万大食兵的侧翼发动了攻击,局势竟然有逐渐转为僵持的趋势。

    阿布见了,不由得一嘬牙花子,道:“久闻大唐陌刀队,乃大唐以步克骑,威临诸国的利器,今日一见,果然不凡啊!”

    卓木望着阿布,焦急的说道:“您快动用第三计吧,晚了就来不及了,连咱们这两万人都得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时候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阿布微微一使眼色,功夫不大,三堆狼烟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崔耕本阵中顿时有人得了暗号,集合全部兵马,向着崔耕的中军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一边跑着,人家一边还喊呢。

    “护驾!护驾!”

    “越王危险,各部速来护驾!”

    “葛逻禄部纵然战至最后一兵一卒,也得保越王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冲,快点冲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疾如星火,快似流星,眨眼间,就距离崔耕相距不远了。

    卓木看向阿布道:“莫非……这葛逻禄部,就是您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然也!”阿布得意道:“这些人名为救援,实为偷袭,他们趁乱杀了崔耕之后,唐军必然大乱。最关键的是,这些人就是一群杂牌军,被崔耕勉强统合。崔耕死后,人们就会想了:葛逻禄能反,其他人呢?谁又比葛逻禄更可靠?疑心一起,唐军分崩离析,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卓木也是一脸喜气的问道:“如此说来……那葛逻禄早就与您有联系?”

    “何止啊,他们就是奉我之命,投降的崔耕。哼,崔耕麾下人才济济,能给这群丧家之犬什么?我许他们的可是千里之地,立国之基,他们该选哪边那还用问吗?”

    “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,大帅此举,定然建功!”

    “借太子殿下吉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说说笑笑,静待葛逻禄部得手。

    可正在葛逻禄部马上就要冲到崔耕附近之时,陡然间有五千精骑冲出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正是张守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阵冷笑道:“谋剌叶护何来之吃也?某奉越王之命,已经等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谋剌刺加眼睛一缩,强自镇定道:“你说什么?某怎么听不懂呢?越王危在旦夕,我们葛逻禄部来救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装啦。”张守从袖兜中掏出来一封书信,扔给谋剌刺加,一脸不屑地说道:“你看看……这是什么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