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26章 阿布第二计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26章 阿布第二计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安禄山训斥道:“此火乃父王压箱子底儿的本事,能轻易公诸于众吗?你小子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苏无我一缩脖子,赶紧解释道:“崔禄山将军息怒,崔禄山将军息怒。小王绝无害刺探军情的意思啊!我就是好奇……好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也不准问,不但不准问,但凡看见点蛛丝马迹,都给我烂到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崔耕见气氛有些尴尬,微微一笑,打着圆场道:“苏国主也是无心之失,禄山也不必太过苛责。当然了,话糙理不糙,此火乃是我军最高的军事机密,任何人不得外泄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诸将齐齐答应。

    本来嘛,这天火一出,无可抵御,玉石俱焚,实在是军国重器,不保密怎么可能?

    至于此火到底是怎么来的,当今世上完全了解的只有两个人。一个是李泌,一个是崔耕。

    李泌负责主持此事,如何行事是听从崔耕的教导。

    而崔耕则是通过后世的记载。

    其实这话也不完全准确,这所谓的“天火”“地狱火”,已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几十年了,其正确名字是“希腊火”。

    五十多年前,大食王穆阿维叶一世对拜占庭帝国发动了陆地和海上的联合进攻,在陆战受阻后,集中海上力量,向君士坦丁堡发动总攻。

    拜占庭海军出动装有希腊火的小船,对载有攻城器械和士兵的阿拉伯军舰展开了火攻。最终,大食海军几乎全军覆没。拜占庭人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十年前,大食人再次派遣大军围困君士坦丁堡,拜占庭皇帝利奥三世立即命令舰队出战,用希腊火烧毁了二十艘阿拉伯战舰,大食人其余的军舰则均被俘获。从那此后,因惧怕希腊火的攻击,阿拉伯舰队再也不敢突入金角湾。

    可以说,完全靠着希腊火,拜占庭才躲过了数次亡国之威,绵延千年。

    这希腊火如此重要,拜占庭自然非常重视。希腊火的研制和生产都在皇宫深处进行。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七世曾谕其子说:“尔宜照料以上诸事,尤须关切管中喷出之海火。倘有人敢问此机密,如寻常有奏问于朕者,尔当严词拒之。”

    为了保密,希腊火的一切资料,都不准用文字来记录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是,不到灭国关头,哪怕大量的军队被歼灭,拜占庭都不会动用希腊火。

    所以外界对此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阿布当然听说过希腊火,但问题是,一来,他没有见过实物。二来,希腊火被大食人称为“海上之火”,以为这玩意儿是拜占庭人从海水中引来的邪恶火焰,根本不会把此物同陆战联想在一起。

    然而,实际上呢,希腊火在海上和陆上都能用。

    希腊火的本质,就是石油和硫磺、松香、生石灰、硝石的混合物,说穿了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此物之所以能立下如此大功,主要是发射原理太神奇了。大食人就想不明白,拜占庭人是怎样让这地狱火从管子里剧烈喷射而出呢?

    其实这是用上了虹吸原理。

    在一个被子上插一根管子,管子的开口处低于被子的水平面,被子里的水就会自动从管子里流出。

    如果落差足够大,就成了喷射了。

    所以崔耕要铸造高台,设下陷阱,只待敌人的精锐部队杀到自己的中军,就可以利用希腊火将敌军一举歼灭。这次阿布真够配合的,重甲骑兵、镰刀战车都来了,这些希腊火一点都没浪费。

    对于拜占庭来说呢,把宝贵的希腊火用在陆战上就完全不可行了。道理很简单,他们国小民弱,完全承担不起失败的代价。一旦希腊火的秘密泄露出去,拜占庭就要亡国了。

    只有用在海上,船上可以修建发射希腊火的装置,给希腊火提供了必要的机动性。就算一时不慎,为了保住希腊火的秘密,还可以凿船自沉嘛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吧,拜占庭数次用希腊火,全歼了大食舰队。崔耕今天用希腊火,将阿布手中最精锐的部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稍后,崔耕传下命令,诸将各领本部兵马,对大食人发动总攻。

    二十万对二十万大军的作战,若是不出什么奇谋妙计,分出胜负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简短截说,双方大战五日,唐军稍微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原本是大食人在恒罗斯城之前列阵,到了现在,大食军已经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少部分兵马防守恒罗斯城,大部分兵马在恒罗斯城两侧扎下了大营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现在恒罗斯城是关键。

    只要将此城攻破,大食人守卫不能相顾,必定大败亏输。最关键的是,大食人的补给,大都存于恒罗斯城内,此城一下,大食人的粮草供应不上,不退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恒罗斯城不是那么好打的。

    不仅有着精锐的大食兵坚守,城防也称得上坚固,比攻打大食的营盘难多啦。

    这一日天将近午,唐军数次试探性的进攻之后,崔耕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张守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“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唐营内推出来数十辆攻城车。这些车高达数丈,以牛皮蒙裹。

    士兵们在最下面推车,一般的弓箭、金汁等物从城上落下,就会落在牛皮上,难以伤害到这些士兵。

    就是滚木落下,这攻城车都能扛上几下。

    在后面大唐军士弓箭的掩护下,这数十辆攻城车迅速向着恒罗斯城墙挺近。

    等到了城下死角之时,还有十来辆幸存。

    按说这时候,就该是车下的大唐勇士们登上攻城车,对守城的敌军发起猛攻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,这十来辆攻城车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难不成这攻城车下的唐军都身受重伤了,无力出战?还是他们贪生怕死,不敢出战?

    就在守城的大食军士们一愣神的功夫,可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从攻城车下面跑出了两百多唐军士兵,这些人如同受了惊的兔子一般,迅速向着唐军营寨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紧跟着,轰隆隆!

    如山崩似海啸,一阵阵巨响传来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烟尘弥漫之中,恒罗斯的城墙陡然崩塌!

    城墙上的大食士兵一部分当场被震死,一部分~身受重伤,就算那既没死的,也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,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乱转。

    唐军上下,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“天可汗威武,一举破城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天雷之威啊!我军必胜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回大食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也是一阵阵扬眉吐气,高喝道:“安禄山!”

    “儿臣在!”

    “速带本部兵马,攻下恒罗斯城。但有阻拦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您就请好吧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带着两万步兵,向着恒罗斯城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阿布,脸上却毫无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他笑着看向身边的太子卓木道:“太子殿下,您看见了没有,这就叫骄兵必败,崔耕他小觑了天下英雄,这仗败的不冤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卓木挠了挠脑袋,大惑不解,问道:“元帅的意思是……这次败的是崔耕?可是分明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卓木说完,阿布就接话道:“分明是我军占了下风,而且恒罗斯城已然被攻破?”

    “是,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暂且不谈,本帅对恒罗斯城破,已经有所准备。崔耕用来破城的那玩意儿,我也知道。其名叫火药,用得好了,实乃破城利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当初崔耕在大马士革时,曾经用过一次。那时候崔耕所居之地,被亚斯尔带兵围困,曾经用此物炸开了院墙,为自己突然袭击制造机会。后来在小勃律,崔耕又用火药毁了连接吐蕃的藤桥。当时我是不明白,但在他手下吃了那么多次亏,我能不详加调查?这次的恒罗斯之战,我早就料到他会有次一招,早就做好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说,崔耕不该小觑了天下英雄。”卓木掰着手指,道:“元帅当初说,为了对付崔耕准备好了三条妙计。那镰刀战车算一个,那这个,就算第二个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阿布阴恻恻地道:“实不相瞒,我的第二条妙计,和第三条妙计,是一起发动的,保管崔耕死无葬身之地。这次咱们……赢定了。”

    卓木此时也是一脸兴奋,竖起了大拇指,道:“元帅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“哪里,是王子殿下洪福齐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互相吹捧,一阵得意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俩不知道的是,崔耕给阿布准备三大惊喜,也才使完了两个。

    第一个是希腊火,崔耕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第二个是火药,却被阿布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那第三个呢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