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17章 名将小对决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17章 名将小对决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“冲啊!杀啊!莫给咱们车鼻部丢脸!”

    “干死这帮石国人,抢光他们的钱啊!”

    “阿布元帅有令,后退者死!”

    “国主有令,煮熟了的鸭子不能飞了。谁特娘的再往后退,就真行军法了!王思礼能干的事儿,他都能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拓折城内,石国车鼻部众和识匿国的人打起了激烈到的巷战。双方的喊杀之声,顺着风四五里外的王忠嗣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此时王忠嗣面前的,已经不是阻止他前进的普通识匿军士,而是五位识匿国主了。

    这几位国主也真下本钱,尽管此时已经秋意渐浓,却光着帮子,每个人都背着一根大木棒子。

    王忠嗣嚼着一根草棍儿,颇为玩味地道:“几位国主这是怎么了?这天儿也没多热啊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天儿热。”多郎诺非恭恭敬敬地道:“你们汉人不是有个成语么,叫负荆请罪。我们哥儿几个,这是向您请罪呢。打吧,您不解气的话,尽管打!谁让我们哥儿几个利令智昏,刚才自作主张了呢?”

    王忠嗣其实也不如何生气。

    当初发现石国是诈降之时,他也是吓了一跳。如果车鼻特勒在拓折城内突然发动,他也不确定,自己能不能及时发现贼子的奸谋,做出正确的应对。幸亏这帮子识匿土匪极其贪财,才让车鼻特勒的诈降之计毫无施展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了,被识匿人摆了一道,必要的敲打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王忠嗣微微一笑,道:“哦?几位现在不利令智昏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昏了,不昏了,现在我们才算明白自己是几斤几两。”多郎诺非满脸赔笑,道:“我们最初攻城的时候,进展的可顺利了。可那车鼻部的军队,越打越有章法。占了上风。现在拓折城一半是我们占着,一半是车鼻部占着,正需要王将军出马啊!”

    “哦,我说几位国主怎么这么拉得下脸呢?敢情是攻不下石国,向我求援来了。换言之,你们是对石国的泼天财富折腰,可不是对我王忠嗣折腰哈!这不还是利令智昏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多郎诺非说中了小心思,面色讪讪地道:“我们哥几个就这么点出息,让王将军见笑了。不过……我们的负荆请罪可是真的,咱说到做到,日后定唯王将军马首之瞻,绝无下次。”

    “空口白牙的这么一说可不成,你们……若果真再有下次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就任由王将军军法从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们说的。”王忠嗣拿出文房四宝,刷刷点点,写了一份文契,道:“空口无凭,五位国主立字为证吧。”

    几位识匿国主面面相觑,眼珠乱转,道:“我……我们几个不认字儿啊!”

    “那本将军也不懂打仗,几位国主另请高明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!别介啊!我们签,我们签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泼天大的财富面前,多郎诺非等人终于妥协,事实上,他们还真的认识汉字。这年头,汉语就是国际通用语言,这些人若是完全不懂汉字,恐怕连绑票都干不好。

    但王忠嗣还是不依不饶,道:“你们将这份文契的内容,晓谕全军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们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多郎诺非当然知道晓谕全军意味着什么,至少他们再不听号令,王忠嗣或者说是唐军,就有了杀他们的大义。

    现在王忠嗣没什么亲军,是奈何不了他们。但是,以后呢?今日之事,就成了系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根绳索。

    当然,话又说回来了,这绳索可是金的啊!想到石国的泼天财富,几位国主主动把这金子做的绳索戴了上去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一阵阵喊声在识匿国军队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王忠嗣将军全权指挥全军!”

    “五位国主宣誓,愿意受王将军之命行事。今生今世,永不背叛。”但有违令,甘受军法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听王忠嗣将军的命令,就打烂他的狗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阵阵呐喊声,不仅仅是识匿人听说了,阿布也听说了。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道:“原本这帮子识匿人,还真给了本帅不少惊喜。没想到这帮蛮子,被唐军调~教了一番,竟然有如此战力。不过现在看来……他们还真是黔驴技穷了。”

    他旁边站立的,正是石国王子车鼻平山。如今车鼻特勒已经被石匿人砍了脑袋,阿布正是靠着车鼻平山,才对车鼻部的众军士如臂指使。

    车鼻平山道:“元帅的意思是,咱们胜利在望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阿布道:“你想想,这王忠嗣今年才十六岁,能有多大的能耐?再说了,据我所知,此人从未上过战阵。就是比那纸上谈兵的赵括都大大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现在这拓折城内的战斗,就相当于秦赵的长平之战。您就是武安君白起,唐军以王忠嗣换帅,就是以赵括代廉颇。”

    “虽不中亦不远矣。用不了多久,本帅就能指挥大军,把唐军赶出城外。到了那时候,你就是新的石国之主!”

    “谢王上栽培!”车鼻平山跪倒在地,道:“我车鼻部定当生生世世,效忠大食,效忠元帅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阿布站起身来,抖擞精神,调兵遣将,想要以少胜多,取得拓折城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然而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    没错,王忠嗣是没上过战阵,以往只是纸上谈兵。但是,他不仅仅是惊才绝艳,堪与卫青、霍去病、李靖等人相提并论的天才军事家,更是占据绝对优势兵力的一方。

    现在车鼻部大军是三千人左右。

    但唐军诸部是一千五千人,没错,就是一万五千人。除了一万、识匿人之外,就是五千投降的石国军队。

    车鼻部死死抱了大食的粗腿,却不代表着其他诸部也是这么想的啊!如今其他各部的贵人都落入了唐军的掌握之中,这些非车鼻部的军队不投降干啥?

    多朗诺非觉得这些石国人不可靠,没动用他们。但在王忠嗣眼里,这些人却未必就比识匿人不可靠。

    他连番调动大军,凭借着人数的优势,步步为营,小步前进,不断地压缩着车鼻部的空间。

    虽然他经验不足,吃了几个亏,但都能及时止损,没造成多大的损失。更关键的时,随着时间的发展,王忠嗣迅速成长起来,和阿布打了个有生有色。甚至还设下了几个小陷阱,回敬了阿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擦!大唐的奇才何其多也,这……这也太不公平了吧?”

    王宫之内,阿布双目圆睁,忍不住暴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车鼻平山劝道:“大帅不必心忧,唐军人多,我军人少。就算败了,也于元帅的英名无损。”

    “嗨,你懂什么啊?”

    阿布心说,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这王忠嗣用兵,好以堂堂之阵迎敌,攻守之间破绽技少。到了关键时刻,王忠嗣又能迭出奇招,如羚羊挂角一般,无迹可寻。假以时日的话,就算兵力相当,我的胜算也不过是五五之数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为了避免动摇军心,阿布不会把这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眼珠一转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道:“多余的话,本帅就不多说了。走……咱们快走!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恒罗斯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