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14章 昏招与妙计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14章 昏招与妙计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石国之主车鼻特勒凑趣儿道:“唐军必败?小王愚鲁,还请元帅解惑。”

    阿布伸出了三根手指,道:“这个简单,原因有三:其一,力分则弱。唐军为何不集中兵马,攻打一国,而是兵分六路呢?无它,崔耕昏迷不醒,他们内部无法统一意见,诸将才会自行其是。唐军内部矛盾重重,岂有不败之理?”

    “其二呢?”

    “其二,唐军没有后援,只有眼前这六七万人,死一个就少一个。如今这六万多人拧成一股绳,以众敌人寡,还能减少伤亡。但若是分开来,就每场都是大战恶战,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他们兵分六路,那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啊!还请元帅说说第三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原因,也是最主要的原因:我们若组成联军,各国难免各怀小心思,不肯出力。唐军若依托小勃律固守,还真不一定能拿下来。但现在不同,各国为保护本国的国土,必定会出尽死力。所以,唐军此举乃是亦短击长,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“元帅高明!”

    阿布道:“既然唐军出此昏招,本帅也用不着调兵遣将了。诸位回去谨守城池,本帅会根据情况派出援军。想必用不了多久,唐军这六万多人就会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当即,拓折城三十三国会盟无疾而终。阿布坐镇于此,随时准备根究战况调动各国兵马。

    本来嘛,按照兵法来说,敌人占据险要地形,大量兵马猬集在一块儿,是最不好打的。最好调动他们,让他们分散开来,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阿布还没动手呢,唐军就自己分开了,这岂不是想瞌睡遇到了枕头?

    所以,阿布的处置并无任何不当之处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,长安城内,李隆基终于走出了深宫,和五位宰相喝了个酩酊大醉,笑的像个纯真的孩子。

    吐蕃国内,小赞普宣布全国大庆三日,并且跟各大臣商量起攻打剑南道的可能。

    南诏的阁罗凤表面上不动声色,但当天的朝会之后,王宫内响起了一阵阵嘹亮的歌声。

    回纥人现在的可汗已经不是承宗,而是他的侄子伏地难。伏地难宣布祭祀回纥历代可汗,感谢他们的在天之灵保佑。 嫡女如歌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的亲友们听闻这个消息之后,则是一片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岭南道、剑南道各路官员,乃至军民百姓,纷纷前往附近的佛道寺院中,为越王祈福。

    世子崔瑜宣布,岭南道、剑南道、安南都护府,除十恶不赦之人外,尽皆释放,为父亲祈福。

    室韦国、黑水国、契丹、新罗等国,莫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吧,也都举行了为越王祈福的活动。

    邢州,南和县,宋台村。

    宋台村不大,却在南和县甚是有名,甚至历任刑州刺史到任,都会来这个小村庄一行。

    因为这村里出了个惊天动地的大人物,一代贤相宋。尽管如今他已被罢相,地方官吏依旧对他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废话,大唐的宰相一向跟走马灯似的转个不停。别看人家宋现在被罢官了,指不定哪天就会重新为相。

    但宋却对这些地方官员不怎么感冒,但有来访,不但不收礼物,而且一律不见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,这老爷子却要一反常态的要出远门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!备马,再注备二十两金子,三十升香油,老夫要去无量寺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您去无量寺干啥啊?”他儿子宋浑赶紧把他拦住了,道:“您不是最讨厌那帮子秃驴么?您还说什么佛陀神灵,不过是一堆泥胎木偶而已。世人跪拜他们,实在是愚不可及。您怎么,您怎么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宋白眼一翻,道:“为父现在改主意了不行么?怎么……你想看我的笑话?”

    “儿子不敢,只是……”宋浑小心翼翼地往四下里看了几眼,低声道:“我是您儿子,您想什么,我能不清楚?您是想……给越王去祈福吧?用句俗语来讲,您这是病急乱投医。”

    宋面色微红,哼了一声,道:“是又怎么样?不是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的话,那简单了。别说您去无量寺,给和尚们布施点金子和香油了。您就是把咱们家的家产全捐了,儿子我也绝无二话。我就是去要饭,也得让您老人家顺心如意。” 爆笑:无厘头神仙反转江湖

    “那我确实是给越王祈福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劝您一句,不能啊!朝堂上的事儿,您比我清楚。地方官尊敬您是不假,但对您也不是没有防备。您的一举一动,能逃过官府的眼线?您这一为越王祈福,恐怕就会给咱们家带来灭顶之灾啊。儿子死了倒是没什么,但我宋家的列祖列宗……恐怕也要受辱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些话,为父岂能不知?”宋轻叹一声,道:“但尽管如此,我还是得往无量寺一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宋微微昂头,道:“当今天下,能为天下万民着想的,不是他李隆基,而是崔耕崔二郎。如此好人,不应横死,我愿意犯险为他祈福!”

    言毕,宋毫不犹疑地踏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这些崔耕的敌人,都高兴的太早了。那些心向崔耕之人,也担心的太早了。

    没错,力分则弱,按说崔耕手下如此分兵,实乃兵家大忌。

    但是,话又说回来了,兵无常势,具体问题得具体分析。

    孙子兵法上说得清清楚楚,扎营之时,不可背靠河流,要不然你想跑都跑不了。但韩信却背水一战,以数千兵马克敌二十万,天下闻名。

    现在的唐军也是如此。力分了,但力量却没削弱多少。

    在历史记载中,高仙芝奇袭小勃律,威震西域诸国,手下有多少兵马呢?也就是一万来人。

    现在唐军的大将安禄山、郭子仪、张守、王忠嗣,哪个的本事在他之下啊?

    这些人集合在一起,一个人在武力上在厉害,顶天再顶天,那也不过是以一当百。指挥军队呢?他们都是最顶尖的军事家了,一个人和六个人指挥作战,着实差距不大。而且因为人数太多,决策缓慢,兴许还不如一个人指挥呢!

    如今每个人独当一面,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:金麟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便化龙!

    半个月后,一条条坏消息,飞入了阿布的耳中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