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503章 记载有玄机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503章 记载有玄机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在中军帐内还有些忐忑,但出了中军帐内,他的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但见阿弩越城上高高升起了白旗数面,城门也在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哗楞楞

    随着一阵马褂銮铃声响,李嗣业疾驰而至,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他跪倒在地,颇为兴奋地道:“王上,您给的那些铜钱真好使啊,俺这一叫,就有神灵相助。那阿弩越人见了,马上就竖起了白旗。嘿嘿,怪不得您让末将午时前破城呢,有神灵相助,哪用得着一个时辰啊?喊上一嗓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你喊一嗓子,就有神灵相助?”崔耕眉头微皱,道:“你到底怎么喊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您下达攻城的命令后,俺就喊:尔等阿弩越人竟敢抗拒大唐天兵,实乃丧心病狂,逆天而行。我这就杀进城去,将尔等杀个干干净净啊……哇呀呀!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啊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您肯定听见了吧?就是山崩地裂的一声响,把阿弩越人吓得屁滚交流,竖起了白旗。诶,您说俺这一嗓子,是不是可以和喝断了当阳桥的张飞媲美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嗣业兴高采烈,崔耕却总觉得有些不靠谱。

    就算李嗣业恰巧赶上了一声巨响,阿弩越人就那么胆子小,一听这声音就吓得投降了?没道理啊。

    他一边随口敷衍着李嗣业,一边注意着阿弩越城的动静。

    此时城门已然大开,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人,微微躬着身子,从城门处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身材相貌跟汉人差不多,只是眼珠有些发蓝而已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这群人已到崔耕等人的近前,道:“敢问哪位是越王千岁?阿弩越酋长斯罗诺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就是崔耕。”

    “参见越王千岁。”在斯罗诺的带领下,阿弩越人匍匐在地,道:“我等一时糊涂抗拒天兵,如今已经翻然悔悟,还请越王千岁恕罪啊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崔耕亲手将斯罗诺搀起,道:“我们汉人有句话,叫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。贵部能弃暗投明,本王心中甚是欢喜,往事可以既往不咎。” 网游之血神逆天

    “谢越王千岁。”阿弩越人再次下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弩越人敢降,崔耕却不敢深信,更不敢轻身入城。他一边命郭子仪带两千人入城抢占军事要地,一边将这些阿弩越贵人引进中军账内,摆下好酒好菜款待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崔耕不经意地问道:“斯罗诺酋长,尔等归降我军,本王当然是欢迎之至。只是……我想不明白啊。诸位因何转变的如此之快呢?”

    “越王您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知,本王只是听说发生了一声巨响。”

    斯罗诺轻叹一声,道:“实不相瞒,那声巨响,乃是我们阿弩越城以北的雪崩所至。这场雪崩太过巨大,已经改变了地形。我军对吐蕃人已经无险可守,不投降您,难道等着被吐蕃人灭族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”。

    崔耕点了点头,暗暗寻思,阿弩越城不仅面对冰川的这面非常险要,面对小勃律境内那面的地形,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要不然也不能在吐蕃和小勃律国的数次攻打中,坚持下来了。

    双方虽然暂时停战,那不过是无可奈何之计,早就结下了血海深仇。如今地形一变,阿弩越人可不得赶紧抱自己的大腿吗?

    至于说……为何阿弩越人为何之前要对抗自己?废话,虽然阿弩越人保持了独~立,但他们本身的实力要远弱于吐蕃和小勃律。虽然吐蕃和小勃律固然不想跟阿弩越人死磕。但同样地,阿弩越人也不想给他们口实啊。既然之前阿弩越人之前不看好自己的实力,当然得站在他们那边,对抗自己。

    李嗣业却哈哈笑道:“敢情是这么回事儿啊?你说,怎么就那么巧,俺这一嗓子之后,雪山就迅速崩塌了呢?是不是跟神灵有关?”

    斯罗诺恭谨地道:“恐怕正是如此,这也是我等迅速投降贵军的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说明,越王给俺的铜钱果真管用?”李嗣业笑嘻嘻地道:“越王千岁,俺立了如此大的功劳,要不您就把这铜钱赏赐给我吧?” 一水天地间

    “给你,给你。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不认为,这事儿跟铜钱有关。

    硬要说的话,这事儿应该的确跟李嗣业那一声大喝有关。众所周知,真应了景儿,一个微小的声音,都可能引起一场巨大的雪崩。所以,在雪山上严禁喧哗。

    而阿弩越城以西的雪山,就是到了这个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这是有作证的,为何在历史记载中,高仙芝到了阿弩越城下,阿弩越人就主动投降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为何不投小勃律或者吐蕃呢?

    恐怕是因为在高仙芝的大军到达前不久,雪山崩塌,让阿弩越城无险可守,急于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,高仙芝提前得到了这个消息,才下决心兵进小勃律。要知道,跟自己被逼无奈不同,高仙芝是主动进攻的。若没有一定的把握,让阿弩越人投降,他此行就不是军事冒险,而是主动自杀了。

    解开了一直困扰在心中的谜团,崔耕心中一阵振奋。

    他高兴地将酒杯高举,道:“阿弩越城一下,我军最艰难的一段行军,已然结束。接下来,就是小勃律的首都孽多城,以及那该死的藤桥了。来,诸君一起共饮此杯。咱们马上……兵发孽多城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斯罗诺赶紧劝道:“越王千岁,您这么冒冒失失的过去,可就全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要到达连接吐蕃的藤桥,就必须先攻克孽多城。那么长时间,人家吐蕃人早就派来援军了啊!所以,必须想方设法先斩断藤桥,再攻打孽多城,这个次序不能乱。”

    薛裕道: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崔耕暗暗寻思,高仙芝破小勃律,没有直接猛攻孽多城,而是宣称要借道去攻打大勃律,骗了小勃律君臣,才取得了砍断藤桥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……有阿布通风报信,人家小博律人会信自己的话吗?

    他看向薛裕道:“你们拔汗那人的内应,现在怎么样了?能否……先帮本王把藤桥斩断呢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