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79章 嗣业惹大祸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79章 嗣业惹大祸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现在也没啥好办法,最后一咬牙一跺脚道:“走,咱们先去交河城。”

    当初的高昌国总共有三座大城:高昌、交河和田地,交河距离高昌只有几十里地,尽管如今破败不堪,却是唯一可选的落脚地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田思礼应了一声,起身安排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把店饭帐结清了,大家离了客栈,往高昌北城门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事情搞成这样子,主要是麴武望办的这事儿太不地道了。尽管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,却绝没怪李嗣业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李嗣业虽然在小事上大大咧咧,在大事上却是个要脸面的人,自己的心里过意不去。此时的他咬牙切齿,大脑袋乱晃,一肚子邪火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赶巧了,这时候整好有一支队伍,赶着二十多辆大车,从高昌城北门进来。粗略算去,能有两三百号人。

    高昌城的道路不宽,崔耕这一行是五百人,也赶着几十辆大车,其中暗藏兵器,早已把整条道路堵得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必须有一方让路了。而且因为人数太多,让起道路来得大费周折。

    李嗣业当然不想让路,他心里郁闷,将手中的大木棒一横,道:“好狗不挡路,识相地,给俺闪开!要不然,俺认得你,俺手中的大棒子却不认得你!”

    他横,那支队伍的人却比他更横!

    很快对面的队伍中,就冲出了一个管事模样的人,冷笑道:“大个子,够狂的啊!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不?说出来吓死你!还敢让我们让路,真是吃了熊心,吞了豹子胆了!”

    你是谁,也不可能是越王的人啊?!大唐天子的亲军我都得罪了,除了越王的人,我怕个鸟啊!

    李嗣业稍微一转念,就明白这伙子人无论如何都奈何不得自己,骂道:“我管你是谁呢?去尼玛的,找死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大木棒一抡,冲着那马脑袋就砸了过来!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那匹白马连哀鸣声都没来得及发出,就被砸了个万朵桃花开,马尸跌倒在地。,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马上的管事自然被摔了下来,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的他,已经感觉不到肉体的疼痛了。这小子直吓得脸色煞白,全身都哆嗦。

    杀鸡儆猴,斩马儆人!

    那管事从没感觉死亡竟是离自己如此之近,惊呼道:“大个子,你想干什么?难不成,你真敢当街杀人?”

    李嗣业从马上直跃而下,大嘴一咧道:“不信的话,你尽可以试试!” 山洼小富农

    然后,面色一寒,道:“少特么废话,不想死的话,给老子闪开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等着!”

    那管事不敢硬抗,爬起来,往队伍后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又随着一个年轻公子走了出来。这小伙长得真不赖,猿臂蜂腰,齿白唇红,皮肤白皙,算是标准的美男子一名。

    李嗣业嘴一撇,道:“敢情是搬救兵去了啊!哼,小白脸子,没好心眼子。说吧,今儿这道路,你到底是让还是不让?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请了!”那年轻公子微微一躬身,不卑不亢地道:“这道路是大家走的,真的对上了,谁让路也是有规矩的:民让官,官小的让官大的。光棍让势力,没功名让给有功名的……用不着打打杀杀的。我问一下,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李嗣业还真被他问住了,他总不能说我们是反贼吧?当即,他眼珠一转,道:“哼,比身份你可比不了老子!老子姓麴,知道这高昌城的坐地户麴武望吗?那是我……我的哥哥!嘿嘿,到了我们麴家的地盘,是龙你得给我盘着,是虎你得给我卧着!”

    “麴家的人?”那年轻公子疑惑道:“麴武望有你这么年轻的兄弟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在这高昌城里,能有谁敢冒麴家的名号?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。”那年轻公子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久闻麴家在高昌城横行霸道,久有不臣之志。看你的所为,当真是不假啊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小子,知道厉害,就给老子滚开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李嗣业大棒子一抡,往那年轻公子的脑袋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,李嗣业不是杀人的魔王,心里再不痛快,也没因为争路杀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刚才他是杀马儆猴,这次用起这根大木棒来也是要把那那年轻公子吓退。

    但是,李嗣业对自己控制木棒的本事有信心,但是那年轻公子对他可没信心啊!

    “呜”

    那木棒挂定风声,往那年轻公子的头上袭来。

    “啊?你真敢?”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直被吓了和亡魂皆冒,赶紧往旁边急窜。怎么那么巧,那年轻公子整好踩在一个瓜皮上,立足不稳……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他的速度太快,一下子身子悬空,后脑着地。

    后脑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,那年轻公子“啊”了一声,就动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您怎么啦?” 穿越民国之奋斗

    那管事赶紧上前观瞧,但见那年轻公子双目紧闭,面色惨白,仿佛一个死人相仿。

    再一探那公子的鼻息,顿时扯着脖子喊道:“不好啦!公子被麴的人打死啦!”

    “啊?公子被打死了?”

    “麴家好狠的心啊!”

    “跑啊!快跑吧!跑得晚了就没命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人上来,把那公子的尸身搬到大车上,迅速后队变前队,外城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诶,那小白脸儿不是我打死的啊!我就是吓唬吓唬他!”

    “你们跑什么跑?这也太胆小了吧?我还能把你们都杀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小白脸自己背时,关我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嗣业挠了挠脑袋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崔耕却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,道:“快!快追!这伙子人太奇怪了,恐怕此事别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郭子仪一马当先冲了出去,其他人等紧随其后,冲出了高昌城门。

    崔耕一行尽是精锐,没费什么力气,出城不到十里,就把那伙子人团团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饶命,好汉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上指下派,我们也是没办法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,下有待哺的婴儿,还请好汉开恩,饶了我这条狗命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纷纷把头磕得如同鸡碎米,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崔耕更纳闷了,随手一点,把那个管事叫了出来,道:“我来问你,那死了的年轻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?你们因何如此前倨后恭,惧怕我等?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真不知道?”那管事模样的人满脸地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李嗣业大脸一沉,道:“少特么的废话,叫你说啥你就说啥,到底还想不想活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那管事娓娓道来,崔耕等人的面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最后,王思礼一扯崔耕的袖子,道:“完了!完了!算咱们倒霉,出了这档子事儿。如今咱们在大唐已经无立锥之地,恐怕也只能去投吐蕃了!”

    李嗣业也正反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,道:“李大棒子啊,李大棒子,你的手怎么那么欠呢?这回你可是捅了大篓子喽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