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68章 两样腌臜物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68章 两样腌臜物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原本想着,自己身处一群武夫之中,说自己擅长治疗刀枪棒伤,非常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那王思礼总不能先把一个打伤,再让自己治吧?这事儿也就敷衍过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人家竟然真有现成的病人。

    王思礼把崔耕等人,让进王宅之内安顿下来。然后,亲自引领崔耕,来到了一个颇为素雅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但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,双目紧闭,面色惨白,趴在床上。也不知是睡着了,还是昏迷了。

    有一妇人坐在床边,愁容满面。眼见王思礼带着人进来,也不打招呼,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思礼轻轻地将那那少年郎身上的被子拉开,但见那少年的臀部溃烂流脓,甚至有一股恶臭传来。

    崔耕惊讶道:“这……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犬子。”王思礼轻叹一声,道:“我先天不足,身体不好,虽然妻妾成群,却仅有这么一个子女,叫王平安。他今年才十五岁,前些日子不听我的劝告,出家门游玩,遭了那狗官的算计,打了个半死,给我送回来。某遍请名医,都束手无策,眼睁着就要绝后啊!崔先生,请务必施展回春妙手,救他一救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能治咱们儿子的病?”

    那妇人终于动容,“噗通”一声,跪倒在地,道:“还请先生救救犬子,要多少钱我们都给,哪怕要我这条命都没问题!”

    崔耕赶紧错开一步,道:“夫人快快请起,某定当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您真有法子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么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有啥法子啊?无非是司马当马医而已,道:“首先当然是把腐肉去下,然后换上些去腐生肌之药。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一摸那王平安的额头,道:“这孩子高烧不止,得赶紧退烧。你们听没听说过“崔药?””

    所谓“崔药”,就是崔耕“发明”的阿司匹林,世人感其恩德,以“崔药”称之。

    不过,王思礼听完了,顿时满脸地失望之色,道:“看来崔先生也没什么好法子。实不相瞒,之前我们不是没去过腐肉,但是旧的去了,新的又生。至于那“崔药”,我们更是早就试验过了,完全没啥用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可麻烦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州距离长安不算远,算不得偏僻之地,“崔药”的制作方法传到此地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原来崔耕曾经给陈元光治箭伤,就是用得类似的法子。陈元光本身身体健硕,用这个法子很快就转危为安了。

    但这少年体弱,就完全没用,崔耕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那妇人见状,马上就变了脸色,道:“我当是什么名医呢?原来也是个混吃蒙喝之辈啊。当家的,你以后招子得放亮一点,莫什么阿猫阿狗,都往家里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怎么说话的?”王思礼还是讲理的,道:“俗话说,药医不死病,佛度有缘人。就是再高的医术,也不能包治病。这位先生和其他医生的处置一样,也怪不得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药医不死病?你敢咒咱们儿子死,我……我跟你拼啦!”

    那妇人心里不痛快,把王思礼当成了撒气桶,劈头盖脸地向着王思礼打来!

    王思礼好像是个妻管严,不仅不敢跑,连躲都不敢躲,只得用胳膊护住头脸,不住地求饶道:“夫人息怒,夫人息怒啊!我不是那个意思!我确实不是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那妇人道:“现在你可知错了?”

    “知错了,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把这庸医赶走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礼没办法,苦笑道:“崔先生,您也看着了。实在对不住,我这个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冷笑一声,道:“怎么?王家住果然要赶崔某走?”

    那妇人迁怒道:“您这庸医,不走留着在这丢人现眼吗?你知不知道,什么叫羞耻二字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某确实不知什么叫羞耻二字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却知道,你这儿子一脚踏进了棺材里,只有一线生机。除了我,没人能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‘什……什么?除了你?”

    那妇人当时就脸上强堆了一层笑意,:“您刚才不是说……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崔耕没好气儿儿地道:“我是说,麻烦大了,又不是说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样啊!瞧我这张嘴,刚才是在胡吣个什么呢?”

    那妇人也真是够狠,抡起巴掌来,对着自己的脸上,左右开弓,扇了几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这到底该怎么治呢?您要是不解气,我……我就接着打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咱先说好了,就算用我这个法子,能不能救令公子,也是五五之数。到时候,真活不过来,那可不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那妇人又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王思礼却赶紧,道:“崔先生尽管施治,不管成与不成,王某人都有一份重礼献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崔耕此行的目的,可不单单是帮王思礼,主持正义。主要还是想将这名难得的人才,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如果能救了他独子的性命,施恩于他,那当然再好不过了。当即,崔耕心思电转,努力查找后世记载中的杀菌之策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还真想出了几个土法子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本人这个法子,不需什么名贵的药材,却需要两样腌之物,就是不知贵府能不能凑得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腌之物?但不知是那两样腌之物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第一样,就是腐烂马肉上,绿头苍蝇生出的肥蛆。第二样,就是裁缝铺子里,生了绿毛的糨糊。找得着这两样东西,令公子生还有望,找不着这两样东西,就是神仙来了也没辙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的医学并不发达,乃至于抱着公鸡防瘟疫,喝符水治疗精神病,还是朝廷正规推荐的法子。

    所以,崔耕提的的这两样物事虽然奇怪,但王氏夫妇并没有什么怀疑之色。相反地,他们对崔耕的信任,更增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本来么,这已经是必死之病了。从阎王爷手里抢人命,能不用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?

    只是,王平安的病情紧急,这两样东西,还真不好凑出来。

    过了半日,王思礼愁眉苦脸地道:“那生了绿毛的糨糊,倒是在一家裁缝店里找着了。但是,那马肉上绿头苍蝇的蛆虫,在下遍寻不着。这现制也来不及啊,缺了这一样,成吗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