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64章 劫富难济贫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64章 劫富难济贫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来者非是旁人,正是有“壁龙”之称的柴云瑞。

    其人年轻的时候,不仅武艺高强,而且在江湖上威望甚高。一声令下,解了武则天和李治的灾民之围。

    可惜因为情感之事,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临到老来,他又偶遇崔耕,不仅解开了心结,还和女皇陛下发生了一段风流韵事。只是后来,老爷子受不得拘束,开始浪迹江湖,跟崔耕就很少联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日,竟然主动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不用问,刚才他先让伙计通禀,再突然现身,就是为了展现“廉颇老矣,尚可吃饭”的风姿。

    那伙计背对着柴云瑞,却不知刚才这老头子是如何诡异的出现。

    伙计闻声扭头,道:“诶,您老怎么进来了,小的还没,还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没你的事儿了,去吧,去吧,这是赏你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一颗金豆子递了过去,那伙计顿时忘了柴云瑞的事儿了,欢天喜地地告退。

    崔耕这才将柴云瑞让进来,分宾主落座,开口问道:“是哪阵香风,把您老吹到这儿来了?这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。”

    “嗨,什么香风啊?”柴云瑞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,道:“臭风!臭不可闻之风!若是没这臭风,老夫也不会拉下这老脸,求到二郎你的头上来!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唉,此事说来话长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柴老头絮絮叨叨,将自己在盛陵城吃瘪的事情,详细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老爷子闲不住,满天下乱溜达,这一日到了瑞陵城,碰到一个少女卖身葬父。

    据那少女所言,自己和老爹因为括田令之故,失了家乡的产业,来瑞陵城投亲。结果亲戚没找到,老爹还死在了客栈里。

    柴云瑞看她可怜,就想周济于她,但是奈何,一摸兜没钱。

    没钱也好办,当夜晚间,柴云做了回梁上君子,偷了一个大户人家五十两金子,给了那小娘子二十两,还留下三十两自己花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,人老糊涂,他忘了把那金子的记号去掉了。

    结果,小娘子被那大户人家发现,也不报官,径自直接抓进了府内。

    这事儿就发生在今日上午。

    柴云瑞当时就急眼了,这女的跟男的不一样。偷东西么,罪不至死,男的被抓进去,顶多就是挨顿揍。他日后再想办法营救,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那小娘子颇有姿色,这一进去,被人家祸害了,可上哪说理去?

    每过一分钟,小娘子的危险都加重一分,柴云瑞真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但是,那大户人家不知什么来头,家中硬手颇多。柴云瑞本事虽高,也只能去偷东西。光天化日之下,把一个大姑娘救出来,他还真办不到。

    赶巧了,正在这关键时刻,柴云瑞看见崔耕等人入城了,这才赶紧找崔耕来求救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不禁哑然笑道:“我当您遇到什么为难召窄的事儿呢,原来是这点儿小事儿啊。这个简单,您不是自己昧下来三十两金子呢。把钱还给人家,再说几句好话,这事儿不就了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简单?”柴云瑞道:“你当老夫真舍不得这三十两金子啊,我都已经扔回他们家院子里了,可这些人还是没放人!”

    “那您有没有去把见人家,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,再说几句好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”柴云瑞气呼呼地道:“求你崔二郎也就罢了,求他们,我……老夫丢不起那个人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可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想想也是,柴云瑞可是困住过高宗皇帝,日过则天女皇的人,其祖上更是把太宗皇帝吓得夜不能寐,“壁龙”之名流传天下百余年。

    现在因为偷东西,去乖乖认错,的确不好过心理那一关。说白了,他们家不就是因为擅长偷东西,才得享偌大的名望的吗?这一认错,柴家多少辈子的英名就算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但是,话说回来,自己这一行人的身份,比柴云瑞更见不得光啊!在重重护卫中,把五十两金子偷走,这么大的案子,随便拉个人顶缸,人家也不能相信啊!

    这可咋办?

    崔耕毫无办法,命人把那伙计叫了回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颗金豆子递了过去,崔耕问道:“小二,我等初来乍到瑞陵城,想向你打听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城里的大户人家,那个……”说着话,崔耕看向柴云瑞。

    柴云瑞马上会意道:“王家!三和坊武威巷的王家!王家的宅子阔气得很啊,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啊?您问王家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那伙计闻听此言,面色骤变,道:“你们跟王家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也没什么关系。就是看那王家的宅子颇大,里面雕梁画栋精美异常,颇为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好奇,恐怕是惦记里面的金银财宝吧。”

    那伙计冷笑着,从袖兜中一伸手,将崔耕赏他的金豆子掏了出来,连这颗金豆子一起,往崔耕的手里塞去,道:“好奇?好奇就送人金子?您这好奇心可真够贵的。行了,别装啦,我看出来了,几位都不是什么善茬。这钱啊,我不能要,也不敢要,你们要打听消息,去找别人吧!”

    言毕,毫不拖泥带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诶,有话好说,小二你莫走啊!就算不想说,这金子还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起身拿着金子就往外追,没想到,那伙计出了门跑得比兔子还快,眨眼间就踪迹不见。

    “擦,这武威巷的王家真威风啊,伙计不敢说他们家的长短,给金子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崔耕一边嘟囔着,一边往回走。可正在这时,他旁边客栈的房门开了,有一个大汉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大汉的个头儿真是大,崔耕已经在唐人里算高个子了,他却足足比崔耕高了一头。手脚粗大,肩宽背厚,虽然只是非常结实,谈不上胖,但往那一站,给人的压迫性极强。最关键的是,他手里拿着一根粗大的木棒,有碗口粗细,比他的身高还长上几分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这一棒子下去,就算死不了,也得骨断筋折!谁遇见了,不得害怕?

    出于本能,崔耕的步子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那威猛大汉却伸出手来,道:“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拿来?”

    “金子啊。”

    崔耕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你这大个子,想仗着自己力气大,就抢人家钱财?你也不看看,这里是什么地方?瑞陵城内,遍地都是官府的衙役眼线,你也敢撒野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抢钱?我李大棒子是那种人吗?”那大汉哭笑不得地道:“你刚才不是想知道王家的底细吗?伙计不说,问我啊!我全知道,而且我不怕事儿,敢说!难道这金子,不该我拿吗?”

    “啊?你知道,还愿意说?”崔耕大喜,赶紧把两颗金豆子递了过去,道:“想必壮士是看那王家强抢民女,看不过去了,想主持正义?”

    孰料,那李大棒子满脸地惊讶之色,道;“啥?强抢民女?这王家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,还有兴致强抢民女?不能吧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