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59章 腹中各有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59章 腹中各有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广州刺史府,会客厅。

    宰德是个波斯人,今年五十多岁了,慈眉善目,未语先笑,在广州城内甚至有宰德大善人之称。

    他进了大厅,一见周利贞就大礼参拜,道:“小老儿参见周刺史,周刺史永享富贵,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虽然周利贞要敲竹杠,表现地却比往日里还要平易近人,朗声笑道:“哈哈,你这老货总是那么会说话,起来吧,都不是外人,坐,快坐!”

    “谢周刺史!”

    二人分宾主落座,自然有小丫鬟送上香茶。

    这年头没有端茶送客的规矩,周利贞笑眯眯地抿了一口茶汤,道:“不知宰德老弟今日来找老夫,到底所为何事啊?放心,咱们俩是什么关系啊?能帮的我一定帮,就是那不能帮的,我也一定帮你尽量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咱们俩的关系,那就是赤*裸*裸的金钱关系!

    心里面暗暗腹诽,老宰德的笑容却越发谦卑,道:“多谢周刺史,多谢周刺史!其实吧,也没什么事,就是小老儿听到了一些风声,这心里不咋稳当,还请周刺史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风声?什么风声?”

    “据说,我是说据说啊,越王在端州查了一个案子,牵扯到了小老儿的身上。其实,都是那贼人胡乱攀扯,小老儿是冤枉的啊。您能不能能不能……帮小老儿美言几句呢?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事儿?”周利贞故作惊讶之色,道:“越王明查秋毫,按说并不会任由好人受到冤枉。当然了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这事儿也说不定。如果宰德老弟果真受了冤枉,本刺史定当为你申冤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周刺史,多谢周刺史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宰德从袖兜中掏出一张一万贯的聚丰隆银票递了过去,道“一点心意,不成敬意,还请周刺史万勿推却!”

    “诶,老宰德,你这是什么?咱们兄弟,还用地着这个?”周利贞赶紧往外推!

    宰德见状,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一万贯钱,已经相当不少啦。换成金子能换一千两,周利贞一年贪污受贿,能拿多少钱?十万贯,顶天了!以这大贪官的性子,见到一万贯钱,哪有往外推的道理?恐怕……他不是不想收,而是不敢收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宰德赶紧又拿出了四万贯的钱票,道:“这是五万贯钱,还请周刺史买包茶喝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用不着!”周利贞连连摆手,道:“以咱们俩的交情,就算没钱,本刺史也会尽心为你周旋的!”

    宰德坚定地将钱包递了过去,道:“但是,您为小老儿说话,总得上下打点不是?这是为小老儿办事,总不能让您自己掏腰包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周利贞眼中尽是犹豫之色,但最终他还是摆了摆手,咬着牙,道:“就算需要上下打点,周某人也可以先垫上。到时候,我再管你要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老宰德忽地站直了身子,面色一寒,道:“周刺史何必诓我?到时候再管老夫要?恐怕那时,老夫已经成了刀下之鬼,您难道管鬼要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话是怎么说的?老弟你误会了不是?没那么严重!”

    “就是有那么严重!”宰德眉毛一挑,道:“事到如今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恐怕周刺史已经得了越王的命令,要铲除老夫了吧?你莫忘了,有多少把柄,在我的手里!越王明察秋毫,信不信,老夫能和你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周利贞的面色也冷了下来,道:“这又是何必呢?老宰德你既然已经听到了风声,赶紧扬帆出海不就完了吗?还来这逼本刺史干嘛?”

    “老夫倒是想逃,奈何善财难舍啊!这么一大片基业,处理起来要多少时日?再说了……闹出那么动静,你周刺史能不干预?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知多少钱,周刺史肯放老夫一条生路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问题。”周利贞气急败坏地道:“我与皇帝有杀母之仇,再得罪了越王,就是有钱,能有命花吗?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贯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贯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两百万贯。”

    言毕,宰德长身而起,道:“听不懂就算了,老夫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周利贞赶紧把他给拦住了,道:“老宰德,您真肯拿出两百万贯钱来给我?你……你有那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没有,但是,咱们俩只要互相配合,别说两百万贯钱了,就是一千万贯钱,也唾手可得!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周刺史附耳过来,咱们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周利贞听完了,面色阴晴不定,嘴唇颤动,嗫喏了几声,终于还是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老宰德循循善诱,道:“当今之世,大食和大唐两强并立,你既然在大唐待不下去了,可不就是得投大食吗?老夫向你保证,大食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,在大马士革各种享受绝不在长安以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语带威胁,道:“善财难舍,总而言之,老夫是不肯抛下偌大的家业,落荒而逃的。到底是卷了泼天财富,和老夫一起去大食安享富贵。还是和老夫同归于尽,您自个儿掂量吧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利贞沉思半晌,最终一咬牙一跺脚,道:“好,就这么办了!但是,老宰德,我信不过你,万一事成之后,你过河拆桥怎么办?你……你发个誓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何难?您听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宰德毫不犹疑地发下了誓言,心里却在想到,汉人就是愚蠢!哼哼,发誓?欺骗异教徒的事儿,那能叫骗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老宰德走后,崔耕从屏风后闪出,轻击了两下手后,道:“周刺史演的这场戏,真是堪称完美啊!你放心,以前无论你干了什么事,本王都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越王!”

    周利贞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苦笑道:“我这哪是演戏啊,微臣的汗水是真的!实不相瞒,要不是越王在此,我还真被这老狗拿捏住了。这波斯人往日里对本官一向恭敬,没想到关键时刻,竟如此咄咄逼人,果然不可轻信啊!”

    “诶!”崔耕猛地一拍脑袋,道:“你说……宰德这老小子,会对你全部实话实说吗?”

    “越王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分,哪有一个人分,来得爽利呢?他恐怕是打着过河拆桥的主意!既然如此,咱们就给他来个……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