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56章 绝杀二郎计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56章 绝杀二郎计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表面上看,崔耕此时威风凛凛。事实上,他却是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林闯的出现,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二人年少时结识,几十年来也曾同甘苦患难。没想到,今日却是在这种境况下相遇。

    这林闯到底是跟江韦完全无关,今日完全是凑巧而来呢?还是,他本身就是江韦计划的一部分?自己到底有没有冤枉他,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?

    崔耕心中千回百转,陡然间,长叹一声,道:“林闯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微臣……我……我知什么罪啊我?”林闯当时就急了,径自站起来,道:“越王,咱们俩认识近二十年了,我林闯什么人,你还不知道吗?我怎么就有罪了?你这次来端州,难道就是对我兴师问罪的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就是自认无罪了。”崔耕道:“我来问你,小陶村的扩地之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是端溪县主簿何冬,为了霸占乡民田地所为。我已经将其捉拿追案,并将田地还给了小陶村村民。”

    “那端砚大规模流出,你又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您这就不讲理了,端砚流出是不假,但我这不是带人来查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哼,查案?”崔耕指着四十个砚台,道:“这么多砚台流出,你能说不知情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可说呢……怎么就这么多砚台呢……”林闯当时就一阵语塞。

    采端砚就跟采玉石差不多,虽然说是有矿脉,但能制成砚台的石头依旧很少,密度很低。而且端砚远较一般的石头为脆,必须手工开凿。所以,这四十枚端砚原料的采集,起码得百八十人一年的工作量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就算不说端州刺史林闯知情,那也得说他严重失职了。

    崔耕继续道:“还有,这些砚台的雕刻,巧夺天工。没有官府的配合,他们哪里来得工匠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林闯初见这些砚台的时候,已经模模糊糊得意识到这个问题了,但是,又下意识得忽略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经崔耕一提醒,眼睛看向那十个托盘,林闯越发觉得碍眼。

    他暗暗琢磨,对啊,这些砚台的来历也太古怪了,而且显而易见的,跟官府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重生嫡女狠嚣张

    诶,不光是这砚台奇怪,托盘也奇怪啊,怎么这么厚实?还有那举着托盘的人也很奇怪,怎么……官府都来抓人了,他们作为平民百姓还如此镇定呢?

    会不会,这是一个局?

    “哎呀,不好!”

    林闯陡然间大叫一声,道:“崔耕,你快走!这伙人有问题!”

    刚才尽管他深感委屈,却还是称呼“越王千岁”。此时直呼“崔耕”,可见是真着急了!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,已经晚了!

    唰!唰!唰!

    十个托盘寒光闪烁,各自发出了一支弩箭。如此短的距离内,就是绝顶高手也躲闪不及,更何况是四肢不勤的崔耕?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崔耕也吓出了一身冷汗,暗叫了一声:我命休矣!

    可是紧跟着,他就感到一股大力传来,跌倒在地。却原来是林闯拼死将他撞倒。

    至于那十支弩箭?则完全插在了林闯的身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崔耕背后的江韦惨叫一声,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辛承嗣早就注意着这孙子呢,就在那弩箭发威的时候,,江韦抽出一柄匕首,冲着崔耕背后便刺,却被辛承嗣一刀枭首。

    当然,崔耕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江韦了,他焦急道:“三郎,三郎,你怎么了?你别吓我!你……你说句话啊!”

    那些弩箭有着剧毒,此时林闯已经脸色发黑,嘴角流出了两道血迹。

    他强自咧嘴笑道:“崔……崔二郎,我……我这算将功折罪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将功折罪啊?”崔耕眼眶含泪,道:“你……没没罪,是……是我害了你啊!要不是我轻身犯险,焉有今日之事?你是替我死的啊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已经全想明白了!贼子为什么不肯把四十枚端砚拆开来卖?不是为了让自己买下,而是那十个托盘,就是十把特殊的弩,要集中起来,对自己攒射!再加上江韦的背后偷袭,要不是辛承嗣早就盯着江韦,要不是林闯的舍身相救,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也未必。”林闯咬着牙,道:“贼子谋算颇深,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。不是今日,也得有明日……你只要明白……我……以往都是无心之过,我……我林闯……对得住你,就……就……心……心满……了。” 塔奴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,林闯没说完,就软塌塌地低下头去,双目紧闭。崔耕轻探他的鼻息,生息皆无!

    “三郎,你黄泉路上,慢点走啊,我马上就为你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原来还误会了林闯,想到林闯为了救自己而死,想到若不是自己钓鱼林闯就不会死,崔耕此时真是悔恨交加,百感交集!

    他虎目含泪,轻轻将林闯放下,站起身来,寒声道:“胡大元,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?你想杀本王?”

    “然也!”胡大元面上毫无惊慌之色,咧嘴笑道:“好个越王!不愧是名扬天下的越王崔耕啊,竟然躲过了某的绝杀之局,某家佩服!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想报仇?做你的春秋大梦吧!”

    崔耕冷笑道:“就靠你带的这些乌合之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咱们走着瞧!”说着话,那胡大元陡然间往门外冲去,屋内他的手下,连同赵五郎在内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崔耕的眼珠子都红了,道:“跑……怎么跑了?追!给本王追啊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现场除了辛承嗣之外,就是林闯带来的几十名衙役了。听了命令后,这些衙役赶紧追赶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辛承嗣麻着胆子劝阻道:“王爷还请稍安勿躁,这里是人家的地方,恐怕早有准备啊!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?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外面“哎呦”连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伙子衙役又跑了回来,道:“不好,贼子厉害,在外面准备了好多弓箭手!别说追了,咱们冲都冲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更厉害的还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胡大元在外面朗声笑道:“崔耕,我一直没有低估你!尽管前面布了一个绝杀之局,但还特意为另外准备了一个后招!我倒要看看,你这回怎么活?”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就有无数火箭,往院子里飞了过来。那院子里早就堆满了干草、松木等易燃之物,霎时间,冲天火起,烟尘滚滚!

    胡大元哈哈笑道:“有道是水火无情,你崔耕纵是再高的本事,今日也在劫难逃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