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55章 林闯终现身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55章 林闯终现身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最左边那个,贼眉鼠眼,瘦小枯干,满面带笑,正是刚才张璞所言的赵五郎。

    右边那个则是个满面虬髯大汉。身形高大,胡须扎里扎叉,都让人认不出本来面目了。

    赵五郎指着那虬髯大汉,介绍道:“诸位,知道这是谁么?此人就是咱们今日拍卖砚台的主人,胡大元。今日拍卖会上的这些端砚,都是他的,小的我就是个中间人。”

    有人不耐烦地道:“我们管这端砚的来路如何呢?更没兴趣认识这端砚的主。现在就是问你一句话,到底有没有货?”

    “有货,当然有货了!”

    那赵五郎轻拍了两下手,就有十名伙计模样的人鱼贯而入。每个伙计端着一个托盘,以红绸遮盖。

    将那红绸打开,但见可不得了了,每个托盘上,都有四方砚台。坚实、润滑、细腻、娇嫩,正是有“紫花夜半吐虹霓”之称的端砚。

    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!

    “果真有端砚啊!”

    “这回咱们可发达了,倒腾一块砚台,能顶一年的生意啊!”

    “莫高兴的太早,谁知道人家出什么价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豪商议论纷纷,尽皆露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然而,大家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,胡大元一使眼色,赵五郎就轻咳一声,道:“既然大家都看了货了,那我就说说这拍卖的规矩。第一条,当然是价高者得。第二条,却是这些砚台,不单卖。这些砚台要么全部买走,要么,您一枚也别想要,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?一枚砚台怎么也得价值千贯,四十枚,谁吃得下?”

    “即便不能一块快得卖,怎么也得分个三四批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卖这玩意儿是为了赚钱,这么一来,呃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五郎的话刚一出口,下面就炸了庙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,大家就都安静下来。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出不起价钱,别人也出不起啊!那岂不是说,我只要拼死一搏,就有可能以极低的价格,买上四十枚端砚?这种好事焉能错过?

    眼见着大家的声音逐渐低微,赵五郎双手下压,道:“胡先生之所以这么卖,是为了细水长流。要不然,大家纷纷出售手中的货物,太容易被官府查到了。只有一家,才容易保密,咱们这个生意,也才能长久地做下去。大家就算这次没买着,也不必着急嘛,还有下次嘛。呃……现在我宣布,拍卖正式开始!四十枚上好的端砚,一万贯起价!”

    “一万一千贯!” [红楼+清穿]长姐难为

    “两万贯!”

    “三万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上大家的热情都被点燃了,直到四万贯,才停止不动。

    不是这价格超出了大家的心里价位,而是手里实在没钱了。端州地处偏僻,顶尖富豪能拿出来四万贯钱,已经相当不易。

    至于这批端砚的价格,当在八万贯以上,而且上不封顶。

    对,端砚这玩意儿和玉一样,没个准数。“黄金无价玉无价”,端砚也是如此。正应了景儿,说它价值连乘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唐高宗年间,中书令许敬宗之女嫁给岭南豪族冯盎之子冯玳,得冯盎赠了一枚端砚,加上其他礼品,被视为当时最奢侈的嫁妆,惊动朝廷要派御史调查。

    武则天当政时,曾以刻有“明合璧,五星联珠”图纹的端砚赐给名相狄仁杰,以示荣宠。狄仁杰知道此宴的珍贵后,坚决推辞不要。

    若这四十枚端砚中,出现类似的奇珍的话,那可就不仅是发家致富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此时叫出四万贯价格的人,正是张璞。

    眼见无人竞价,他冲着四下连连拱手,道:“承让了啊,这次承让了啊,下次我姓张的就不跟大家争了,改天我请大家喝酒。”

    这就完了?

    崔耕怎么想也觉得,江韦极其背后的主使之人,得在这拍卖会上出点幺蛾子,没想到竟然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一想,却是明白过来。那贼人知道我的身份,这是给我买下所有端砚的机会啊!

    为了不被怀疑,他也只得高声道:“张兄,且慢!”

    张璞道:“崔老弟,莫非你想和老哥哥我争一争么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争,只是……价高者得么。”崔耕微微一笑,竖起了一根手指,道:“十万贯!我出十万贯!”

    赵五郎道:“很好,这位老客出十万贯,还有人加价的没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一阵沉默。废话,四万贯大家都拿出来费劲,何况是十万贯?看来这四十枚珍贵的端砚,要落入这来历不明的崔端之手!

    嗯?来历不明?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!

    “诶,我说赵五郎,咱们端州没崔端这号人物啊!” 明明就只喜欢你

    “就是,你召集端州的富商竞价端砚,却准许一个外人来拍卖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服!”

    “你赵五郎还想不想在端州混了?赶紧取消那什么崔端的购买资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群情激奋,崔耕竟成了众矢之的。赵五郎愁眉苦脸,似乎渐渐地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关键时,忽然间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个沉重的响声过后,会场的大门被人狠狠踹开,紧接着,一队队差人,手持锁链、戒尺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坐好了!”

    “轻举妄动者,以谋反论处!”

    “竟敢拍卖端砚,胆儿挺肥的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衙役的呐喊声声中,众豪商面色惨淡,体若筛糠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有一身着红色官袍的官员,从门外缓步而入。大家都认识,此人正是泉州刺史林闯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违犯越王的法令,私下买卖端砚。难道就不知道,这种钱,有命拿,没命花吗?”

    其实也没那么严重,最多不过是流放而已,林闯是故意吓吓这些人。说着话,他就去看那些端砚。

    尽管有所心理准备,这批端砚数量之多,做工之精,还是令林闯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翘,道:“这些端砚真不赖啊,本刺史都喜欢,值得一争!告诉本官,谁是这场拍卖会的最大赢家啊?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人们齐齐一指,就把崔耕卖了。

    废话,都是本地人,就他一个外乡人,不卖他卖谁?那张璞刚刚被崔耕截胡,心里不爽,更是高声道:“是他,他把这些端砚包圆了,您可得好好惩罚他!”

    “是你小子啊……啊?是你?!”

    出乎大家的预料之外,林闯扫了那人一眼,陡然间面色大变,跪倒在地。道:“微臣参见越王!不知越王千岁到来,有失远迎,万望恕罪!”

    啊?越王?

    这回不仅被抓了个现行,还踢到了铁板啊,在场的豪商们尽皆目瞪口呆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