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54章 真相更朦胧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54章 真相更朦胧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然而,江韦却不知自己已经被崔耕怀疑。此时此刻,他正鬼鬼祟祟地告诉崔耕一个天大的“秘密”。

    “好叫越王得知,属下找到林刺史贪污的线索了。括田令暂且不谈,这端州所产的砚台,原本都是官营,您下令每年仅能开采三十六枚端砚。然而实际上,官府所采的砚台,却数倍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崔耕还真的感兴趣起来,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林刺史既然贪污了端砚,他就得卖啊!属下听说,在端州仁义坊,过几日会有个秘密的拍卖会。拍卖会上全是新产的端砚,雕得精美绝伦。参与的豪客非富即贵,价高者得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新产的端砚?”

    崔耕是知道其中的厉害的。

    端砚从唐朝初年就开始开采,那时候,端砚的矿藏丰富,大量开采。端砚既不出名,也不昂贵。所以。那时侯的端砚,仅仅粗陋简单地雕刻,以实用为主,卖不出价钱。

    但是,到了后来,端砚的优良品质越来越受人追捧,端砚也越来越讲究雕刻了,价格更是打着跟头的往上翻。朝廷将端砚矿藏收归官有,制作端砚的工匠,也就吃起了公家饭。

    李林甫送给崔耕的砚台,不好说是哪里来的。但端州要是突然出现大量的,雕工精致的端砚,那就绝对和林闯脱不了干系了。

    江韦道:“错不了,所有端砚尽皆巧夺天工,绝对是新砚。您只要拿着这些砚台当证据,林刺史绝对百口莫辩。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那一事不烦二主,这进入拍卖会的事,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,属下一定办得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江韦领命而去,崔耕却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据李林甫所言,长安的端砚有稳定的来路,只要有钱,就可以买到。

    然而,据这身份神秘的江韦所言,端砚要拍卖所得。

    江韦必在说谎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李林甫要对自己耍手段,那只能在军国大事上,而且不会这种无关紧要之事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李林甫想欺骗自己,那也不可能亲口来骗万一计划失败,李林甫绝对承担不起失败的后果。以他的尿性,能是为国牺牲之人?

    那么,有没有可能,是这些端砚存在两条销赃渠道呢?

    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端州出产大量额外的端砚,那是肯定的。但这种事情安全第一,如果有卖往长安的路子,.又何必在本地发卖惹人怀疑?

    就算从功利的角度来讲,端州山高皇帝远的,能来什么豪客?要拍卖也得在长安吧? 季总裁的独宠新娘

    既然江韦是在说谎,那毫无疑问,他的目的,就是找个借口,让自己去那什么拍卖会了。

    恐怕,在这拍卖会上,这幕后黑手会现身,对自己不利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江韦既然以端砚拍卖会为诱饵,那些砚台总不会是假的,这林闯……乃至这端州官场……恐怕都不大可靠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提笔写了一封书信,交给一个侍卫,道:“你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江韦就把拍卖会的请帖送来了。宣称拍卖会会在五日后开始。不过,场地有限。崔耕若想带属下参加,只能带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两个人?”崔耕摇头道:“这场拍卖会,势必得带上江壮士你。那岂不是说,本王只能再带一个人了?”

    江韦道:“那地方龙蛇混杂,如果王爷不愿意冒险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崔耕连连摆手,道;“本王带着两个伴当闯室韦,连语言都不怎么相通,就能据地称王。这次去一个小小的拍卖会,又有什么不敢的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拍了拍江韦的肩膀,道:“本王的意思是……江壮士你好好做,这次若真能找着林闯的罪状,就是大功一件,本王定当不吝赏赐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上。”

    江韦偷眼看向崔耕的面庞,暗暗寻思,恐怕这就是擅泳者溺吧,崔耕啊,崔耕,你自恃英雄盖世,却绝想不到,在这阴~沟里翻了船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心里想的却是,本王不是对你有信心,而是对猛将辛承嗣的勇力有信心,对本王的大军有信心。我倒要看看,你能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日后,崔耕带着江韦和辛承嗣入端州城,来到了仁义巷。

    将请帖递上去,很快就到了会场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并不多,大约是五六十号,但个顶个的穿绸裹缎,气宇不凡。

    眼见崔耕进来,人们齐齐注目,一阵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

    “没见过啊,不像是本地人。”

    秦剑

    “这赵五郎是怎么搞的?如此秘密的场合,怎么让个外人进来?泄露了消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赵五那人办事儿一向牢靠,兴许是这位值得信任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听到这,又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按说,如果这拍卖会有端州刺史林闯的背景,这些人在端州城内,不至于如此胆小啊?

    “诶,这位兄台请了……”崔耕冲着一个中年胖子微微躬身,道:“在下崔端,是从北方来咱们端州做生意的。不敢请教您贵姓高名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免贵,在下姓张,叫张璞,在端州开几个绸缎庄,勉强混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张兄,我向您打听一下,咱这拍卖会,真有上好的端砚卖?

    张璞做嘬了一下牙花子,道:“这可说不好,按说,那赵五郎应该不敢骗人,尤其是一下子骗这么多有头有脸的。但是,话说回来,这可是上好的端砚啊,他从哪来得呢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不是说,这事跟林刺史有关吗?”

    “嗨,你听他吹牛。”张璞连连摇头,道:“林刺史出身泉州林家,能看上这三瓜俩枣的?再说了,林刺史和越王是什么关系?越王已有严令,限制端砚每年开采三十六枚,林刺史能故意跟越王过不去?简直是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辛承嗣冷笑着插话道:“不见得吧?林刺史若是看不是端砚的利润,岂能看得上括田令的利润?我可是听说,他的括田令,执行的相当不错呢!”

    孰料,那张璞满脸地惊讶之色,摇头道:“什么括田令?我没听说过啊!怎么咱们端州还施行括田令了?”

    “擦!这还能做得了假?那因为括田令刺杀越王的陶三妹,不就是端州小陶庄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啊!”张璞坚道:“那是下面的小吏借了括田令的名目胡作非为,林刺史知道后,已经将其查办了,那些田地也完全还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辛承嗣和张璞几乎鸡同鸭讲,崔耕听了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他暗暗寻思:张璞总不会是林闯找来,特意为林闯说话的吧?怎么听他的意思,林闯似乎洁白如莲花呢?

    如果他所言为真……这可跟自己的猜想大不相符!或者说……这端州的水,比自己想象中要深得多呢。

    “端州城的诸位贤达,请了!赵五郎这厢有理了!”

    正在崔耕胡思乱想之际,两名男子走到了会场前面站定,这场拍卖会正式开始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