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50章 名砚可惊天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50章 名砚可惊天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这么问,当然有他自己的道理。

    端州盛产砚台,唐朝初年,成为整个大唐主要的砚台产地。由于连年开采,到了现在,产量已经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由于制砚水平的上升,端砚越发受到追捧,渐成供不应求之势。

    越是供不应求,也就越受追捧,甚至产生了许多光怪陆离的传说。

    比如说,某年的科举考试,因为是在冬天,天气骤冷,大多数考生的砚台都冻住了,难以书写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个人的砚台,却是非常正常。那考生下笔如有神,正常完成了考试,得中进士。

    后来人们一打听,人家用的这砚台是“端砚”,所以“冬不凝墨”。

    还有个说法更厉害,是说考试的时候,那水壶里的水,都成冰了,无法为考生研磨提供水。

    这时候就有个考生就对砚台吹了一口气,说道,你这端砚,不是人称宝砚吗?怎么这种情况下,就毫无办法了?

    结果,那口气喷在砚台上,就蒸汽升腾,勉强可以写字了。于是乎,他一边呵气,一边写字,最终完成了考试,金榜题名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呵气成墨”的典故。

    别管这两个典故是真的还是假的吧,总而言之,这两个典故一出,端砚更受追捧,价格更是打着跟头的往上翻。

    那么,这端砚是从哪来的呢?

    所谓砚台,其实就是用石头做的承载墨水的器具,端砚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能出产可做砚台奇石的地方,就是砚矿。既然是矿,那当然就是皇帝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,朝廷就下令,端砚矿只能朝廷开采。端州每年必须上交三十六方端砚为贡品。

    三十六方还真不多,但是奈何,这端砚的价格太高了,谁不想据为己有?

    所以,不断有朝廷官员,来端州“公干”,顺便带些“土特产”回去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还不给钱!

    开采端砚非常不容易,必须手工一点一点的开凿,产量又非常低微,端州百姓真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是给钱也不行啊。端州地广人稀,地处偏僻交通不便,很多时候,钱都没什么用。老百姓都去开采砚台了,大家吃什么,喝什么呢? 婆媳一锅煮

    所以,崔耕为岭南王后,传下了一道旨意。任何人不准到端州打秋风,除了上交朝廷的三十六枚砚台外,一枚端砚都不准多产。

    这样子。端州百姓的负担倒是减轻了。但问题是,端砚的价格,更是打着跟头猛往上翻!

    到了现在,一枚端砚的价格到了两千贯左右,还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崔耕依旧不敢开口子,怕的就是口子一开,就再也扎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是怕加重百姓们的负担,另外一个是端砚这种好东西,开采一点就少一点,还是留给后世子孙们吧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崔耕发现,自己完全做了无用功了。李林甫随随便便,就送出十枚上好的端砚,说明端州的私采端砚之事,非常严重!

    林闯到底是干什么吃的?

    李林甫见崔耕如此愤怒,赶紧解释道:“这可不赖本官,现在市面上端砚的价格是高,但只要有路子,并不是买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路子?”

    “买端砚都是下人干的,具体什么情况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李林甫大概也知道崔耕想查端砚走私的是事儿,道:“要不……我帮您查查?”

    崔耕摆了摆手,,道:“不必了,本王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端州出了这么大的娄子,崔耕就够丢人的了。再托别人去查,那还要不要脸面了?这事儿只能是他自己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李林甫分别之后,崔耕扮作贩卖药材的客商,与众人一起,往端州方向而来,继续他的微服私访之行。

    至于那突然消失的江韦,他不怎么担心。

    陶三妹的身份没什么特殊,和江韦更是偶遇。江韦跟端州有关系的可能着实不大,自己去端州微服私访的事儿,即便他知道了,也造不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他还真是想错了。

    端州城,崇义巷,一个小院中。

    有一虬髯大汉面沉似水,坐在一张椅子上。 凤鸣天下:妖后有点萌

    他的身后有两名美婢执扇,两名美婢捧壶,两名美婢托剑,两名美婢端酒,架子相当不小。

    江韦则跪倒在这虬髯大汉的面前,道:“属下无能,没能杀得了崔耕,请主上责罚!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没指望你!”那大汉哼了一声,道:“人家崔耕是什么人?岂是你一个江湖鼠辈,想杀就能杀的?当初你投奔本座,信誓旦旦,要做出个样子给我看。怎么样?现在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韦直羞得满面通红,道:“话虽如此,但我的确是差点就成功啊!”

    然后,他简要得将自己把崔耕捉来,差点一刀刺死的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崔耕和李林甫密谋,要通过绑架之事吓唬李隆基,这事儿是个秘密,李隆基不知道,江韦更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自己绑崔耕绑得甚是容易,差一点就得手了。

    那虬髯壮汉听完了,也甚是奇怪,道:“这也太容易了吧?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“此事在长安都嚷嚷动了,您若不信的话,尽管去派人打听。但有半句虚言,您砍了我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那虬髯壮汉喃喃道:“怎么回事儿?难道崔耕真是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!枉本座还把他当作一个大敌啊!不过,也不对……他这般无能,怎能威震天下,把朝廷逼到这般地步?这说不通啊!”

    江韦道:“兴许是时无英雄,遂使士子成名!”

    虬髯壮汉直觉此事没那么简单,缓缓摇头道:“不,更大的可能,是此事别有隐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别不信啊!”江韦急眼了,道:“崔耕为了查林三郎的案子,已经准备来咱们端州微服私访了!咱们趁此机会,再刺杀他一次,不就能试探出他的成色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崔耕来端州了?”那虬髯壮汉豁然而起,道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!他还邀请我一起来呢!”

    江韦赶紧将陶三妹邀请自己的话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虬髯壮汉豁然而起,道:“崔耕真的来端州微服私访了?哈哈!这可真是天堂有路尔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投!就算江韦杀不了你,本座还杀不了帮你吗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