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43章 长安一双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43章 长安一双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事儿虽然不是崔耕的本意,但表面上还真是崔耕理亏,顿时一缩脖子,深感头疼。

    李白在一旁自告奋勇,道:“好个泼辣的小娘皮儿。王爷勿忧,我来对付她!”

    “你?”崔耕心中一动,连忙点头道:“快去快去,记住,好言相劝,别把人家惹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白领命而去,崔耕有些心虚地借着窗户缝观瞧。

    但见李白大步流星地往外走,“啪”地一声,就和李腾空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长没长着眼睛啊……”李腾空的长相是相当不错,而且眉宇间有一股英气,但脾气相当火辣,张口就要开骂。

    然而,李白不等李腾空开口,飞速地退后了几步,故作惊讶道: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!天下竟有如此美女!该不会是九天仙女,下了凡尘吧?”

    美女怎么能骂人呢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腾空的骂声戛然而止,两道红霞迅速爬上了脸庞,道;“瞎说,人家……人家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!”

    李白一连不赞同的道:“有的,我没说谎,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小娘子。”

    趁着小姑娘迷迷糊糊得时候,他继续成热打铁道:“我叫李白,敢问小娘子贵姓芳名。”

    “奴……奴叫李腾空。啊……你就是他们说得那个李白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腾空直感到脑海中一片空白,脸像是火烧的一样。连忙羞涩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她暗暗寻思,这就是越王给我说得婆家?此人俊美绝伦,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嘴里虽在夸赞自己,却没有半点不恭之色。帅气,好看,嘴巴又甜,最主要的是一看就不是那种轻浮之人。不过,可惜了同姓不婚。兴许……兴许人家越王是一时疏忽了,也是一片好心呢。那……那我该怎么办?大吵大闹,岂不是冤枉了好人?

    她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猛地一跺脚,转身往回跑。

    李白望着佳人的背影,叹道:“这个小娘子,有点意思哈!”

    崔耕来到了他的身旁,道:“怎么样?这小娘子对你有意思呢,要不要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“考虑啥啊?不是同姓不婚吗?”

    “同姓不婚也没什么!不成亲不就成了?”崔耕意味深长地道:“兴许哪天,小娘子一时想不开,或者是一时想开了,出家为道了呢?”

    “出……出家为道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府,月堂。

    所谓月堂,就是李林甫家中,一个形如偃月的厅堂。李林甫商议密事,一般都是在这个厅堂之内。

    现在这月堂还名声不显,但在历史记载中,却不知有多少阴谋,是在这月堂内诞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李摸着自己肿大的双颊,呲牙咧嘴地道:“爹,爹您可地给我报仇啊!那越王崔耕,他……他也太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李林甫眉头紧皱,没好气儿地道“你以为我不想吗?但问题是,崔耕是谁?麾下数十万精兵,连陛下都惹不起。咱们啊,就更惹不起了。” 极品书童在校园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!”李眼珠一转,道:“就算不杀了他,让他吃点苦头,您总做的到吧?至于他的报复……不让他知道是咱们干的,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李林甫想了一会儿,依旧没什么思路,随口朝着李问道:“你有什么妙计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一个想法。”李在李林甫的错愕中继续道:“那崔耕最为爱惜羽毛,咱们要做的,就是打击他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人称崔青天吗?找个他破不了的案,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李林甫太了解自己这个儿子了,听完了,当即面色骤变。

    他低声警告道:“你小子老实点儿,你是想制作案子吧?告诉你,莫被人家抓了把柄,到了那时候,我都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刑部、大理寺、御史台、京兆尹衙门,长安县、万年县,这么多衙门能查案。以崔耕的宰相之尊,一般的案子,也落不到他的手里啊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尽然。”李下意识地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,道:“一般的案子,他可以不管,但是,有一桩案子,他必须要管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案子?”这下子,李林甫还真的提起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您知道玉真公主李持盈吧?陛下的亲妹妹。她生了个孩子叫张亨,爱若珍宝,您说……若是这张亨丢了,算不算泼天的大案子?崔耕能不查吗”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啊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李林甫对这个儿子,都有些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道;“你有把握得手,还不被崔耕抓住把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那张亨贪玩儿,每个月都会有一日,被乳母带着,去东市闲逛,没几个护卫。在东市上出了岔子,人海茫茫,他去哪找啊?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    李林甫有些奇怪道;“有道理倒是有道理。但是……你之前怎么知道的?你调查张亨啥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嗨,事到如今,我也就不瞒您了。我想着,玉真公主最得陛下宠爱了。我若是得了她的宠爱,咱们家不就兴旺发达了吗?”

    李林甫听完了,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道“好孩子,有前途!这事儿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稍微下了下,叮嘱道;“记住,事成之后,杀人灭口。对了,把那孩子想办法藏在宇文融的家里,真出了事儿,就让这老儿顶缸!”

    “是,您就请好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日后,长安越王府。

    李白冲着崔耕微微一躬身,道:“要是没什么其他事儿的话,下官告退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崔耕劝诫道;“你又要去找那李腾空?你可得小心点,在宰相后宅偷香窃玉,被人家抓着了,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李白毫不在乎地道:“没事儿,这种事就是瞒上不瞒下。只要钱使足了,万无一失。” 良辰薄梦清风眠

    “行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李白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越王府外,传来了阵阵人喊马嘶之声。

    宋根海快步而入,道:“越王千岁,不好啦,您快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李白也没法溜号了。

    崔耕带着几个心腹一起,出了府门,但见了了不得了,门外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为首几个人,有大理寺正卿童理,御史大夫段威,京兆尹刘书节,尤其引人注目的,还有玉真公主李持盈。此时的公主,双目红肿,都哭成了个泪人相仿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紧,道:“这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?引得几个贵客亲自登门?”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丢了!”李持盈一开口,就又痛哭出声,无法说话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大理寺卿段威赶紧解释,道:“今儿个是非越王千岁您出马不可了,长安城内,连出了两个了不得的大案!”

    此时崔耕的脑袋已经嗡嗡作响,却还是不得不强行稳住精神,道:“到底出什么事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,就是玉真公主的孩子张亨,在今日逛东市的时候,被贼人劫走了。如今是活不见人,死……啊,活不见人。”他本来想说死不见尸的,但被李持盈狠狠瞪了一眼,又赶紧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什么李持盈的孩子啊?那同样是崔耕的孩子!

    崔耕迫不及待地道:“那就赶紧找孩子啊,还愣着干啥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,还有第二个案子,我得跟您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李林甫相爷家的公子李,被人杀死在相府中。”

    在崔耕的心目中,张亨的一根汗毛,就能顶上半捆李了。他有些不耐烦地道:“李不是什么好玩意儿,死了就死了。还是赶紧找张亨要紧。”

    但是,大理寺正卿童理有心拍李林甫的马屁。当然了,他也不敢硬顶崔耕。

    童理眼珠一转,道“越王千岁,卑职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两个案子,您知道,长安乃天子脚下,首善之地,一向不会出这么恶劣的案子。但是今日,却一连出了两个案子,他奇怪了。;您想,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?”

    “似乎……有些道理。”崔耕还真被他说动了。

    童理趁热打铁,道:“还有,人海茫茫,找一个小孩哪那么容易?如今长安的官兵都撒出去了,多咱们不多,少咱们不少。不如,咱们先去查李林甫相爷家的案子,那里才是最需要人手。若是能拔起萝卜带出泥,那不就事半功倍了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童理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理,说得自己都信了。

    崔耕更是眼前大亮,道:“行,就这么办。咱们先去李林甫家,查李的案子,头前带路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崔耕一行,直往李林甫的府邸而来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