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41章 原是儿媳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41章 原是儿媳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还真被李林甫给问住了,仔细想想,李白是诗仙,可不是不会犯错的大圣人。

    难不成,此事真的别有隐情,把自己给牵连了?

    崔耕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李林甫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文契,道:“越王请看,这是我儿和那女子签的文契。她已是我儿的奴婢,却私自逃跑,我儿带人抓她,有何不对?倒是那李白,阻挠我儿抓人,乃是大大的有碍国法。您帮着李白,就是帮凶!”

    “胡……胡说!”

    人群中,忽然有个女子站了出来,其人身着淡粉衣裙,长及曳地,细腰以云带约束,面容艳丽无比,用炭黑色描上了柳叶眉,更衬托出皮肤的白皙细腻,当真是绝色美女一名。最关键的是,有一身书卷气,如同空谷幽兰一般,不类凡俗。

    那女子杏眼圆瞪道:“这份文契,根本就不是我签的!”

    李林甫脸上青气一闪,沉声,道:“不是你签的,却是你父母签的,如何做不得准?嗯?你不听父母之命,私自逃走,你还有道理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,我……我没不听父母之命……”那女子原本生气的表情在李林甫提及父母之时已经眼圈儿含泪,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李林甫阴恻恻地道:“要不然,就是你父母和你同谋,诈我的钱财!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……是你逼他们的,你逼他们的!”

    “我逼他们的?你有何证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女子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李林甫道:“那就是没有喽?既然没有,你就是我李家的奴婢。来人!带走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几个豪奴过来,就要把那女子拖走。

    那女子情急之下对着崔耕哭喊,道:“这还有天理吗?越王救我!越王救我啊!崔青天,崔青天啊!”

    李林甫却沉声道:“越王千岁是不会干犯国法的,不知老夫说得对也不对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到现在,已经对此事的来龙去脉有了个大概了解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从情理上,那美貌女子是正义的一方,但是,从法律上讲,现在李林甫才是正义的一方。

    那女子的父母很可能是被李林甫胁迫,才签了文契,但问题是,没证据啊?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难道眼睁睁得看着,这女子葬身火坑?

    崔耕终是心中不忍,大手一挥,道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把那文契,再拿来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李林甫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?怎么还看?难不成还能看出花来?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接过文契,仔细端详,想看看这份文契有什么漏洞。但是,很显然,这份文契定的非常严密,立约人、承保人、日期、所卖女子性名,体态形貌……一样不缺。

    嗯?姓名?

    崔耕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李林甫见崔耕拿着文契仔细研究,忍不住揶揄道:“越王千岁,不管你是想拖延时间也好,还是查找漏洞也罢,全部不可能实现。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崔耕没理他,而是看向了那女子道;“你叫宗煜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天下叫煜的并不多,宗也不是什么大姓,你又长得如此绝色……你是宗楚客的孙女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越王千岁,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,哼,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。你只知道,我是你最强大的靠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拿过那份文契看了一眼,道:“立约人……李?哼哼,李!”

    言毕,他快步往前,又来到李的面前。将塞着他嘴的麻布取了下来,道:“这是你签的,没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错不了了,本王没冤枉你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崔耕甩开了膀子,冲着李的脸上连连扇去,毫不惜力,左右开弓。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李吃疼之下,鬼哭狼嚎,一道道血迹,顺着腮边滑落。

    “崔耕,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林甫牙呲欲裂,却没办法命人解救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越王千岁!麾下数十万精兵悍将,他打你没事儿,你动他一根手指头,绝对吃不了兜着走,李隆基都护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不是不讲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不是仗势欺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凭什么称崔青天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李林甫郁闷无比,觉得自己才是良善的百姓,却碰到了一个无赖。

    最终,他实在没办法了,猛地一跺脚,怒声道:“成,越王,你狠!我服了,这女子,我不要了,还不成吗?你放过我儿子吧!”

    “哼,不要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崔耕也打累了,气喘吁吁地停了手,道:“你以为,这事儿是你占理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李林甫没好气儿地道:“您拳头大,谁能和您讲道理啊,您占理,您占理!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服?我今儿个就让你死个明白。”崔耕一指宗煜,道: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宗煜啊,罪臣宗楚客的孙女。宗楚客有谋反之罪,怎么?他的孙女,有什么动不得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动不得!你知不知道,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?”

    “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我崔耕的儿媳妇!岭南道世子崔瑜的儿媳妇,好啊,李林甫,你敢拿她当奴婢!你这老小子咋不上天呢?”崔耕一手怒指着李林甫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林甫面色惨淡,道“真的假的?越王千岁,这么大的事儿,您可不能蒙我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能拿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吗?当初我为崔瑜和宗煜定亲,那是在先皇中宗皇帝见证下进行的,这还能做的了假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李林甫仔细回想,似乎……好像……是有这么个传闻,顿时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其实崔耕这么说,也有些不厚道。

    不错,当初中宗李显,为了化解他和宗楚客之间的矛盾,是让宗楚客的孙女宗煜和崔耕的儿子定亲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仅仅是有个意向而已,没举行任何仪式,甚至宗煜嫁崔耕哪个儿子,都比较含糊。

    唐隆政变,宗楚客被杀,崔耕也就渐渐把这事儿忘了、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妨碍,他借机生事,给李林甫一个狠的。另外,宗煜这小姑娘的确不错,他刚才的怒气也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李林甫当时官微职小,可不知其中的内情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自己见了宗楚客的孙女宗煜后,惊为天人,逼着宗煜的父母,写了这份文契。

    而且,宗煜和崔瑜的订婚,自己脑中似乎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当初自己威逼宗煜父母的时候,他们怎么没提这事儿呢?

    是了,这是崔耕和宗楚客之间的约定,可能宗楚客还没来得及交代这事儿就死了,他们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也许是他们觉得宗家败落了,高攀不上越王,也就不自取其辱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吧,崔耕拿这事儿闹起来,绝对是我倒霉。谁让人家的实力,远在我之上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林甫顿时满脸堆笑,道:“那什么,误会,都是误会啊!下官不知越王和宗家还有这层关系,才弄出了这档子事儿。俗话说,不知者不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不知者不罪?”崔耕冷哼道:“我就不信了,宗煜父母是自愿的,要不然,咱们好好调查调查?”

    刚才,崔耕和宗煜是陌生人,李林甫可以直接把人带走。崔耕要调查,那也只能事后调查,到了那时候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宗煜却是崔耕的儿媳妇,李林甫无论如何都带不走,这就是事前调查。

    那哪经得起查啊!

    李林甫心思电转,觉得自己毫无胜算,索性非常光棍地道:“好吧,下官认栽!不知在下做些什么,才能平息您的怒火呢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