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37章 崔耕立世子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37章 崔耕立世子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李林甫却笃定道:“俗话说得好,皇天不负苦心人,若咱们努力谋划,未必就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隆基终于正视起这个问题来,道:“到底怎么办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李林甫侃侃而谈,道;“其实天下万物,有一利必有一弊,有一弊,必有一利。原来咱们招崔耕来长安,他必不肯来。无它,您若不顾名声,下一道旨意,焉有他的命在?但是,现在不同。崔耕麾下猛将如云,精卒赛雨。他万一在长安有了什么不测之祸,陛下的安危……恐怕也就保证不了了。所以,到了现在,他未必不敢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赞叹了一声,正襟危坐,道:“林先生刚才讲的是,崔耕未必不敢来。但是,他为什么要冒险呢?朕若招他,总得有个难以辩驳的理由吧?”

    “理由当然是有的。”说到这里,李林甫稍微停顿了下,望了眼李隆基,见对方一脸紧张的在等待下文,才继续道:“而且,非常好找,只是……只是对陛下的脸面有所妨碍。”

    “嗨,朕都到这个地步了,还要什么脸面啊!呃……不是。朕的意思是说,为了江山社稷,朕牺牲些许脸面又有何妨?”“那就妥了,咱们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。不愁那崔耕,不来长安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此时却不知,一场针对自己的大阴谋在酝酿之中。

    他从新罗乘船回了泉州之后,先是好好休息了一段日子,然后,很快地意识到,泉州官场的气氛,有些很不对头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表面上看,大家跟以前差不多。但是,更加客气了,换言之……疏远了,一股无形的隔阂,产生在了岭南道的众高~官之间。

    甚至卢若兰、李裹儿对自己,都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某日,他终于忍不住了,将宋根海叫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根海啊,陈三和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啊,听说您安然无恙之后,这老小子能吃能睡,含饴弄孙,这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眉头微皱,道;“那就奇怪了,呃……有没有人怪罪他,把吴令光介绍给本王?”

    “之前您失踪的时候当然有,就是他自己都非常自责。不过,仔细想来,那扶桑贼子藏匿甚深,陈三和一个大草包发现不了非常正常。您安然无恙后,就没人提这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有没有人,觉得,给本王介绍人太危险了,容易受牵连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谁会有这么怪异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宋根海挠了挠脑袋,小心翼翼地道:“王爷您怎么了?您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,就看看大夫。心情憋闷的话,就四处转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他娘的没病!”崔耕豁然而起,怒视着宋根海道;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宋根海满脸委屈地道:“没病就没病吧,您发那么大的火干啥?我就是觉得吧,您问东问西的,挺奇怪的。您……您就说,您到底想知道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知道我想知道啥!”崔耕道:“好,我就直说了吧,我怎么感觉,我这次回来之后,很多人跟以前不一样了。官场上的气氛,也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嗨,您问这个啊,早说啊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尽管说得豪迈,还是下意识地往四下里看了几眼,然后又起身,鬼鬼祟祟地把门窗都关上了。

    屋内点起了灯。

    崔耕见宋根海这样偷偷摸摸的行径,深感莫名其妙,要知道自己只是来寻问事情,有那么见不得光吗?顿时心中有些不喜道;“你这么小心干什么?我就不信了,在这越王府里,还有人敢害我?”

    “您是不怕啊,但是我怕!万一您死到我前面去呢?”

    “嗯?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嗨,我就直说了吧。”宋根海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道:“在您失踪的那段日子里,岭南道为了立谁继承您的位子,斗得热闹急啦。这帮子人,都提前找好主子了,您回来后,能不尴尬吗?他们之前拉帮结伙的,彼此之间能没心结吗?甚至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宋根海把那神井的事情,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崔耕听了,终于色变,道:“这么严重?竟到了兄弟相残的程度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您也别生气,这未必是琪殿下的意思,呃,当然,也未必是安乐公主的意思……呸呸呸!瞧我这张嘴,我是说,这口井,可能就是那么巧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安慰我了。”崔耕心中千回百转,最终下定决心,道:“这种事儿没法深究,本王不会派人调查,此事就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做的对,这事儿就是得难得糊涂。不过……提醒您一句,这世子的位子,得赶紧定下来。要不然,以后真出了不忍言之事,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心中一动,饶有兴味地看着宋根海,道:“对了,光说别人了,没说你自己。当时,你又支持哪位王子呢?”

    宋根海连连摇头,道:“我?我哪个都没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您别不信啊。我要是不是哪个都没支持,能被他们排挤去桂州,和阁罗凤谈判?我是那块料子吗我?”宋根海并没有因为崔耕的不相信而生气,反而是一脸自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竟然已经到了党同伐异的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越发意识到了,选择继承人的急迫性。但是,手心手背都是肉,到底选哪个呢?

    还真是为难。

    另外,选他们又不可避免地要牵扯到他们母亲的因素。正妻和妾,毕竟在这个时代人们的道德观念中不一样!

    崔耕越想越觉得得快刀斩乱麻,要不然,这帮孩子成亲,还得考虑外戚,那就更剪不断理还乱了。

    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崔耕思量了半天,最后灵机一动,道“根海,你再把那神井是事儿,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问题上,宋根海不敢添油加醋,又老老实实地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点了点头,道:“行,就这么定了,取文房四宝来。”

    “您现在就写册封世子的诏书?”宋根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,毕竟这立世子可不是小事情。

    “哪啊,我要找人。”

    崔耕刷刷点点,笔走龙蛇,传下命令,令契丹史思明、新罗高仙芝,室韦安思顺,安南都护府哥舒翰,剑南道牛仙客,回泉州述职。

    宋根海好像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了点什么东西,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崔耕写完了之后交给他,道:“去传命令吧。注意,今日之事,不得对任何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吧,我绝对烂到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宋根海领命而去,各封疆大吏回泉州述职。这么多有势力的大人物,齐来泉州述职,崔耕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是杯酒释兵权?

    还是有什么重大的军事动作?

    一时间,天下各大势力的目光,都投向了泉州。就连李隆基和李林甫的那个秘密计划,因为崔耕的举动,都慢慢停止了发动。

    终于,这一日,崔耕将手下的各封疆大吏,重要文臣武将,以及妻妾子女,都叫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崔耕面色阴沉似水,沉声道:“今日本王把大家找来,就是想通知大家一件事。何人为本王世子,我心意已决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