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28章 二郎分双雄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28章 二郎分双雄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随着安思顺的娓娓道来,崔耕才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搞清楚。

    原来,按照室韦的风俗,若是小孩下葬,那母亲就将小孩装在一个布袋里,里面装上孩子的心爱的玩具,扔到一个僻静无人之地的树上挂着。

    然后,三天内,有路过之人见了,就把那小孩的布袋取下来,将小孩安葬于地下,并且取小孩的一样玩具回家。

    据说这样做,是因为小孩的魂魄一样喜欢自己的玩具,就会跟着取布袋的路人回家。他再生的孩子,就是这小孩的转世。有些无子的室韦人,就会到处问询,哪有新的小孩死了,自己去给那小孩重新安葬,好让自己生下后代。

    如果三天内没人发现这布袋呢?小孩的父母,自己就会将小孩安葬。并且唱着歌谣,将小孩的魂魄引回家。再生的一胎,就会认为是小孩的转世。

    本来巴雅尔夫妇对这个孩子珍爱异常,十分想孩子能转世回自己家,大家也明白他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,没人会去多管闲事,安葬这孩子。巴雅尔夫妇就带着几个人,在那守着,等着这三天期限一过,就安葬孩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,崔耕等人误打误撞,给截胡了。

    等崔耕要把小孩的所有玩具,都扔回坑内时,塔娜可着急了,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的孩子将永不超生,这才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知道崔耕不是室韦人,当初塔娜也没细说,只是含糊地让他选一样东西带走。

    不过,再听说崔耕还是个大龄剩男的时候,塔娜又着急了。崔耕没老婆,就没办法生孩子,自己的孩子如何转世呢?

    这才找了个美貌的族人,给崔耕做老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崔耕竟然把她的一片好心,当成了驴肝肺!现在塔娜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崔耕必须和那女子生出个孩子来,才能离开室韦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简直哭笑不得,道:“好么,我堂堂越王,竟然被人当成种马了。”

    安思顺并没有因为崔耕的打趣而松口气,反而一脸正紧的说道:“这事儿您可不能等闲视之,他们并没有开玩笑,说不让您走,那可就真的不让您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俩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随便啊,并且那巴雅尔说了,让杨玄琰快点带着武璇灵走,迟则生变!呃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安思顺面色微变,却原来,远远望见,诺骨手持一把长刀,向着这方急匆匆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外乡人,这美人是我抢来的,你特么的快还给我!”诺骨大声呼喝,向杨玄琰的方向冲来。

    不等杨玄琰反应,巴雅尔赶紧双手一拦,怒道:“诺骨,你想干什么?不是派你去联络其他部族了,你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,联络其他部族?”诺骨怒道:“不等我联系完,美人就已经被你送走了吧!好你个巴雅尔啊,竟敢跟我耍这个花招?!本来我给你面子,只要美人,没找你算账。到是你,反而蹬鼻子上脸了!来来来,不服的话,咱们就打上一架!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!”

    巴雅尔这个酋长也就那么回事儿,全凭威望处理族内事务,没什么绝对的权威。

    此时焉能被诺骨叫住阵,说完随手也抽出了自己的长刀。 天帝的绝世吸血鬼

    双方持刀在手,慢步移动,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,似乎随时可能发动惊天一击!

    一场大战马上就要开始!

    正在这时,却忽然有人喊了一声“且慢!”

    喊话的非是旁人,正是崔耕。紧跟着,安思顺也将他的话,翻译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已经听安思顺将诺骨和巴雅尔的话翻译了一遍,意识到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什么机会?当然是逃出室韦部的机会啊!

    很显然,昨天因为武旋玉的关系,巴雅尔和诺骨弄得很不愉快。巴雅尔脑瓜转的快一些,宣称你闯了这么大祸,突厥报复咱们怎么办?你赶紧去联络下室韦其他部族,让他们帮咱们的忙。

    诺骨的脑子转的比较慢,还真的信了。巴雅尔趁机将武旋玉这个烫手山芋,交给了杨玄琰,让他赶紧带人走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诺骨没傻到家,今儿个一早就赶回来了。这才发生了今日之事。

    从感情和道义上讲,不管武璇灵有没有和杨玄琰一见钟情,崔耕都想把她带离室韦部。

    如果诺骨和巴雅尔战上一场,别说出人命了,就是有人受了重伤,武璇灵的去留都得复杂化。毕竟,此时的室韦人,还处于原始社会末期,根本就没一个绝对的权威,很容易发生纠缠不清的情况。

    另外,从功利的角度讲,塔娜要求崔耕生了孩子再离开室韦,他是绝对不能答应的。

    那起码得一年左右吧?天下形势变换莫测,崔耕怎能离开中枢那么长的时间?

    如果能通过解决巴雅尔和诺骨之间的矛盾,树立一定的威望,说不定就把这事儿解决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崔耕匆忙改口说自己在外面有老婆,人家塔娜也不能信啊!

    所以,崔耕才让安思顺做翻译,出这个风头。

    诺骨见是崔耕出这个头,不屑道:“外乡人,你想说什么?我们云达诺罗部的事儿,还轮不着你插嘴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尽然。”崔耕道:“我葬了你们云达诺罗部的小孩儿,我的子嗣中,就有云达诺罗部的小孩转世。算起来,我也是半个云达诺罗部人,如何说云达诺罗部跟我完全无关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关于崔耕等三人的来历,诺骨也听说过,他没什么急智,顿时一阵语塞。

    崔耕趁热打铁,道:“关于武璇灵的事,我认为二位比武并不妥当。比如说你诺骨胜了吧?难道就真的把武璇灵留下来?突厥人来攻打怎么办?你一个人来抵挡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诺骨道:“我抢来的东西,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吧?传扬出去,我多没面子?”

    室韦人文化不发达,和崔耕的审美有些差异,虽然诺骨也觉得武旋玉长得不错,不过并不认为其堪称绝色。要把武璇灵让出来,主要还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。

    崔耕闻听此言,暗暗松了一口气,道:“怎么能是不明不白的没了呢?这样吧……” 江湖侠士情

    说着话,他从袖兜中,掏出来一锭金子,道:“我买啊,我拿这个钱,买你的美人。公平交易,童叟无欺,跟面子完全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一锭金子太少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崔耕没办法,又从袖兜内掏出来一锭金子,道“再加上这个呢?”

    “太少,还是太少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崔耕也没法子了,以他王爷之尊,哪有亲自花钱的地方?这两锭金子,还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的。

    现在总不能把那个小孩的遗物金元宝拿出来吧?那样的话,塔娜还不得找他拼命啊!

    崔耕看向安思顺和杨玄琰道:“你们身上带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安思顺道:“聚丰隆银号的钱票,他们这的人也不要啊!我这就不到十两金子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道:“我有十五两!”

    二人都把自己身上带的钱,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崔耕那两锭金子是十两左右,再加上这二位的二十五两,就是三十五两了,折合三百五十贯钱。

    在长安当然算不得什么,但在偏僻荒凉的室韦,就足以称得上一笔巨款了。

    巴雅尔道;“便宜你小子了,一个美人,就能换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孰料,那诺骨依旧摇头,道:“便宜?便宜个鬼啊!告诉你,太少!还是太少!”

    “诺骨!你别太过分!”巴雅尔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你到底想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要多少钱?他们也得能拿的出来啊!”诺骨哼了一声,道:“这么说吧,今儿个我不争钱财,就是为了争一口气!我就是看那家伙不顺眼,他不把身上所有的钱财交出来,就不算过关!”

    所谓“那家伙”,当然是指崔耕。

    言毕,诺古垫步拧腰,往崔耕的方向扑来,道:“你要强出头也成,把钱财都交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诺骨和巴雅尔的话,都得安思顺翻译了,崔耕才能听懂、

    现在诺骨突然发难,崔耕没有准备,当即躲闪不及!

    当然了,崔耕四体不勤,没有武功在身,有准备也没什么大用,主要是杨玄琰没有准备,来不及阻拦。安思顺光顾着翻译了,也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就这样,诺骨一招制敌。

    他先是扫荡了崔耕的袖兜,又往他的腰间摸去,道:“有什么好东西,。都拿来吧。哼,想当好人,我就让你倾家荡产!啊?你……你怎么会有这个?”

    陡然间,诺骨面色骤然一变,赶紧放来了崔耕,惶恐不安的说道:“您……您就是我室韦的智者!诺骨刚才所为,实在无礼,请智者受我一拜!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诺骨跪倒在地,一个头磕在地上,分外响亮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