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14章 新罗与扶桑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14章 新罗与扶桑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斩钉截铁地道:“扶桑人!也可能,金大玉本身就是扶桑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怎么可能?”金重庆道:“金宪英就是扶桑人,他派金大玉来泉州,那不是相当于,派死士勾~引您去打他吗?”

    “哪里,话不能这么说。金大玉为新罗使者,表面上是传达金宪英的意思,实际上却另有打算。同样地,金宪英为扶桑人,他本身的利益,却未必和扶桑一致。”

    金重庆挠了挠脑袋,道:“您说慢点儿,怎么您越说,我越糊涂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事儿其实也简单,总结成一句话,就是……屁股决定脑袋。”

    崔耕越说越快,脑海里的思路也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不错,金宪英是扶桑人。但他现在的名号,却是新罗的兵部令,其势力在朝中盘根错节,只差一步,就为新罗王了。

    而扶桑人对金宪英的要求是什么呢?将新罗并入扶桑。

    金宪英虽然是扶桑人的种,但母亲乃是新罗人,本身又是在新罗长大,对扶桑能有什么感情?

    当扶桑人帮着他夺权的时候,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。但涉及到王位……别说是祖国了,就是父母兄弟都可以杀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换言之,但凡有一点可能,金宪英都不会放着大好的新罗国王不当,去当扶桑的大臣。

    而扶桑,既掌握着他身世的秘密,又在新罗有部分军队,当然不肯妥协。

    就这样,双方矛盾渐生,却又都不想撕破脸,都在等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崔耕揭穿金宪英的身份,金重庆请求大唐护送金承庆继位的时候,这个契机就来了。

    扶桑人对金宪英的压迫开始增大,金宪英也犹豫不决,这才有了水军攻伐岭南道之事。

    但当崔耕平定了契丹之乱后,金宪英却又选择了观望说是一回事,做是一回事。崔耕连李娑固的后代都没有斩尽杀绝。更何况,没有什么仇怨的自己呢?

    如果能用对越王称臣,换取越王支持自己为新罗王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但是,扶桑人可不想出现这个最坏的情况,于是乎,杀了林氏族人,嫁祸金宪英。

    金宪英本来想用金大玉为使解释此事,没想到,金大玉是扶桑的人,明面上来岭南道求和,实际上却要故意激怒崔耕。岭南道与新罗的战端一起,金宪英就必须下定决心,投靠扶桑了。

    崔耕觉得金大玉的语气不对,才让金重庆出马,以至于有了今日之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重庆听完了崔耕的分析,既觉得非常有道理,又有些担忧,道:“这么说……金宪英有投靠越王之意?您……您可不能过河拆桥啊?咱们俩虽然没什么交情,但是三弟他跟您的关系可不赖。再说了,您可是在天下诸国使者面前,答应了小王的,可不能食言而肥啊!”

    所谓三弟,当然是指金乔觉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别说了。”崔耕眉头微皱,道:“放心,本王不会对新罗的事置之不理的,到底如何解决,且容本王细思之。你暂且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是,小王告退。”

    形势逼人强,金重庆只得退出了大厅。其身形佝偻,连连咳嗽,好像命不久矣,看起来实在可怜。

    林知祥却对他没有半点同情,咬了咬牙,道:“新罗不是那么好打的,若金宪英诚心归顺,小老儿……小老儿愿意放下杀子之仇。”

    崔耕摇了摇头,道:“不,以本王看来,这新罗非打不可!”

    “啊?可……可是……您连南诏都不愿意打,怎么回愿意打新罗?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南诏不是不打,只是还没到打的时候。新罗同样要打,只是本王以为,这新罗之战,可要比南诏之战急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崔耕伸出了四根手指,道:“其一,就像金重庆说的,本王已经在天下人面前,声明了金宪英是扶桑野种,并且答应保金承庆复位,焉能食言而肥?其二,林家之仇,非报不可。其三,新罗占我大唐数郡土地,能不收回来吗?至于其四么……这是咱们的根基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根基所在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崔耕介绍道:“本王虽然控制着剑南道,但剑南道交通闭塞,自成一体,人力和物力,难为我所用。安南都护府更不用提,还需岭南道支援。本王所能动用的实力,无非岭南道一地。而岭南道地广人稀,本王所能赖以和朝廷抗衡者,不过是海贸而已。请问林老爷子,咱们与扶桑、新罗的贸易,在整个贸易中占了几成呢?”

    “大约……一半吧!”

    从总价值上来讲,其实岭南道和新罗、扶桑的贸易,并没有一半那么多。南洋诸岛盛产香料,大食有汗血宝马、大马士革刀,珍珠宝石,林邑、真腊等国盛产沉香、黄金,都是能赚大钱的。相对而言,新罗、扶桑就没那么大利润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两国距离岭南道最近,可以输入的大宗货物最多。从军事角度来看,这两国的价值又占岭南道海贸价值的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所以,林知祥含糊得说了个一半左右、

    崔耕道:“还是的啊!这些年,金宪英和扶桑斗而不破,迫于扶桑的压力,一直对我岭南道的海贸动手,至于扶桑更不必提,本王已经忍无可忍。现在我岭南道和扶桑、新罗的海贸几乎断绝……扶桑的海路太过遥远,本王没有什么把握。新罗与我水陆皆可通,不打他,本王还留着过年啊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……咱们不能联合新罗的金宪英,对付扶桑吗?呃……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林知祥话刚出口,就马上闭嘴。

    崔耕若是不管金重庆的死活,帮着扶桑野种金宪英打扶桑,那他的脸面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这事儿只能暗地里干,而且,这也正是金宪英希望的。

    只要岭南道不大举出兵,这新罗就是他说了算。打退了扶桑之后,金宪英成为了新罗的大英雄,他那点黑历史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候,新罗还会对崔耕俯首帖耳?嘿嘿,唐高宗的教训就在眼前啊!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崔耕就是彻底不要脸了,派大军进入新罗,和扶桑开战。

    战后新罗就对崔耕感恩戴德?那怎么可能,恐怕在新罗人的眼里,扶桑人和唐人没什么差别,还是得做过一场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怎么样?老爷子想明白了吧?咱们这次要么不打,要么就给新罗个狠的,借机震慑扶桑,甚至是给攻打扶桑练练手!攻打新罗,势在必行!”

    林之祥仔细谋划道:“就算要打,新罗乃是大国,直接攻打,没那么容易。咱们是不是先与金宪英虚与委蛇,骗他和扶桑人决裂。然后,再来个额蚌相争,渔翁得利?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我岭南道连年用兵,府库枯竭,海贸必须尽快恢复。想挑拨新罗和扶桑彻底决裂,哪有那么容易?时间不等人啊!再说了,金重庆还能活多久?没了他,咱们占的大义,最少得损失一半。另外,金宪英又不傻,不到万不得已,怎么会跟扶桑开战。恐怕他现在最想做的,是左右逢源。”

    “我军粮饷枯竭,那就更不能用兵了。您……”

    林知祥想说,您数次出使,将他国搅了个天翻地覆,这次何不故技重施?

    不过,话刚到嘴边,就马上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无它,崔耕去过新罗,而且是以圣僧的名义多次出现于大庭广众之下,新罗人认识他的太多了,此行太过危险。

    但话说回来,新罗固然不敢和岭南道硬肛。岭南道跟新罗硬肛,、粮饷不足,只能求速胜。即便考虑上金重庆这个因素,也很难实现。即便胜了,恐怕也是惨胜,到时候李隆基又趁机使坏怎么办?

    打新罗不大好,不打新罗又错失了机会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林知祥眉头紧皱,道:“小老儿总觉得,总觉得,呃……”

    蹬!蹬!蹬!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,忽然间,一阵急剧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宋根海在门外,道:“启禀王上,府门外有一位自称故人的人求见。藏首露尾,不肯报出真正身份,您到底见是不见?”

    崔耕眉头微皱,道:“故人?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宋根海领着一个黑纱遮面的黑袍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人直到见到崔耕,才将这身行头撤下,露出了本来面目,道:“越王千岁,多日不见,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崔耕面色骤然一变,喃喃道:“怎么是你?咱们俩……不熟啊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心里咯噔一下子,暗暗寻思:恐怕攻打新罗之事,得因为此人……拖后了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