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403章 庙堂风云起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403章 庙堂风云起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五日后,崔耕的营寨内一片缟素,哭声震天。很显然,一代人杰,有“崔青天”之称的越王崔耕,就此与世长辞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八百里加急的驿马就太慢了。“扑簌簌”十数只信鸽冲天而起,将这个消息传遍了天下势力。

    洛阳,皇宫,烟波殿。

    哈哈哈

    李隆基的笑声从来没有这么爽朗过,道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!多行不义必自毙!想不到啊,那崔耕竟然也有今天!此事应广告天下,普天同庆。”

    宋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儿,暗忖道:什么啊?人家崔耕是多行不义必自毙?明明是被你和契丹联手害死的好不好?联合外族对付本族,说得好像有什么光彩似的!

    然而,事关“政治正确”,宋总不能把这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宋不愿意看李隆基那副得意的模样,进言道:“崔耕虽死,但是契丹还在!难不成,咱们真的把幽州、营州等州,割让给契丹?”

    李隆基道:“当然不是。契丹撮尔小国,竟敢冒犯天威,待朕腾出手来,定将幽、营等州全部收复!我还要将那李娑固抓来洛阳,给朕跳舞!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!”宋道:“幽云各州落于契丹之手,百姓苦不堪言。他们望朝廷之兵马,有如婴儿盼父母,大旱望云霓。如今越王已去,朝廷没了后顾之忧。还请陛下尽起大军,攻伐契丹!一次不成就两次,两次不成就三次,早日解百姓于倒悬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李隆基面色有些尴尬,道:“此事恐怕……那个……要从长计议!”

    “从……从长计议?”宋大惑不解,道:“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,那不是明摆着的吗?还从长计议个啥?”

    咳咳

    正在这时,新进得势的宰相李林甫,突然轻咳一声,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宋相,你年纪也不小了,怎么那么不晓事?”

    “啥?我……我不晓事?”宋又惊又气,万没想到,这个称号会有朝一日,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林甫振振有词,道:“你就是不晓事!崔耕一死,那就完了吗?哪的事儿啊?他在岭南道的儿子,能有十几个。随便找出一个来,就能继承王位。崔耕的手下,谋士如云,猛将如雨。安禄山、郭子仪、张守、封常清、哥舒翰……这些人,哪个是好相与的?没有这些人,崔耕能够半月平契丹?可以说,即便崔耕死了,岭南道照旧是朝廷的心腹大患!” 英雄联盟之异界王者

    宋道:“可……可是……崔耕一死,这岭南道的实力,至少减了五成啊!”

    李林甫恶狠狠地道:“你也知道,崔耕一死,岭南道的实力得降五成啊!没错,正是如此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咱们才要趁他病要他的命,兵发岭南道!”

    “那契丹……”

    “崔耕仍有五万大军在幽州境内,所以,此时朝廷非但不能削弱契丹,还得借助其兵力,攻伐崔耕遗留的大军。如果有必要的话,就算再割几个州府给契丹,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再割几个州府给契丹,又有何妨?再割几个州府给契丹,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宋念叨了几句,偷眼望去,却见御座上的李隆基频频颔首,似乎颇为同意李林甫的主张

    霎时间,他直感到血往上涌,一口气没上来,好悬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宋心中暗想,我错了,我一直以来,完全错了!我原本以为,君君臣臣父父子子,这大唐的万里江山,必须掌握在李氏族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崔耕就算受了再大的委屈,君要臣死,不死即为不忠,不忠即为乱臣贼子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看来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!

    那李隆基、李林甫,只管自己的权位,何尝管半点百姓的死活?

    轻轻地一句“再割几个州府给契丹,又有何妨?”,不知有多少百姓要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?

    这样的朝廷,这样的宰相,乃至于……这样的皇帝……要他何用啊?

    我宋高处庙堂,与之为伍,简直羞辱了“人”字儿这一撇一捺!

    圣人云:邦有道,谷。邦无道,耻也!宋啊,宋,现在到了检验你是不是圣人门徒的时候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苦笑一声,道:“李相高见,高见啊!真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要不是听您的点播,险些误了国家大事。既如此……我宋还有何面目,高居相位,尸位素餐呢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宋一伸手,将头顶的乌纱摘了下来,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陛下有林相辅佐就够了,微臣……乞骸骨。” 道长妖娆[修真]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走?”李隆基咬着细密的银牙,道:“宋,你什么意思?难道是不赞同朕的攘外必先安内之计?”

    “攘外必先安内?哈哈,陛下这话总结的好!”宋脖子一梗,道:“不错,我姓宋的,不赞同!除非您收回成命,否则,请放宋于江湖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隆基勃然大怒,豁然而起,往四下里望去,却见除了宋、李林甫之外,其余三位都下意识地回避了的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:看来张说、姚崇乃至张九龄,都不赞同朕的处置,却不敢硬抗!

    哼,一帮子目光短浅之辈,又岂能明白朕的苦心?

    看来,唯有李林甫才是朕的真宰相啊!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?待朕平了岭南道,威临天下,重现“天可汗”的威名,再看看他们是有多么羞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摆了摆手,道:“宋爱卿若要求去,朕也不拦着。稍后,你写个条陈上来,朕自会允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原本以为,自己辞相这件事儿,李隆基就算在生气,也得看在以往的情分上,稍微给自己个面子,走正常流程呢自己上表,李隆基挽留,如是三次,方才允准自己的辞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,人家直接允了。这样辞职的宰相,是非常不名誉的,意味着该宰相是因罪去位!

    宋打理心情,再次跪倒,道:“好,微臣告退。不过,在临辞行之前,微臣想最后上一条谏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讲!”

    “西晋时期,八王之乱,各王借助胡人的力量,争夺皇位,最终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个砚台凌空飞起,重重的砸在了宋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聪明人,哪能不知道宋想讲什么啊?五*胡*乱*华的故事呗。换言之,把李隆基比做了借助胡人力量的昏君!

    李隆基也真对得起他,当即一个砚台丢了出去,怒喝道:“滚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